病王医妃

第75章 醋意?杀意?1

第七十五章 醋意?杀意?1(二更)

瓷杯破碎的四分五裂,热汪汪的酒水溅开泼洒,沿着他僵硬的手指慢慢的滴落下来。

“嗒——”

“嗒——”

“嗒——”

本来清冷流动的空气突然粘成一团,放在桌子上的烛火被堂外的风一吹,却连闪都没有闪一下,笔直的火焰腾跃而上,在宽敞的大堂内冒出一缕青烟。

所有人都僵在了那里,仿佛觉得有一团黑云压了下来,稍有不慎就是摧毁一切的狂风暴雨。

楚遇微微的垂着双眼,但是剔羽般的长睫却微微的浮动,在那双眼下投下一排细密的阴影。

他的手僵着,那瘦弱的手腕突然拧出一股股青筋,仿佛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江蓠一下子抓住楚遇的手:“子修,怎么了?”

“子修”二字一出,仿佛凝固的空气突然被戳来一个小洞,然后“咔嚓”一声,刚才的窒息之感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楚遇反手握住江蓠的手,力气些微的大,但是眨眼就放松,手上的青筋慢慢的隐了下去,轻声道:“阿蓠,我没事。”

江蓠想去看他的脸色,然而面具之下却看不清楚什么,只有那薄而艳的唇微微的抿着,几乎凝成一道线。她伸手点在楚遇的手腕上,只感到一阵血气翻腾,然而这血气却被他狠狠的强行压下去。

江蓠一下子站了起来,将膝盖上的小暖炉递到明月的手中,低头对着楚遇道:“子修,咱们回屋子里吧。”

楚遇只是微笑:“阿蓠,不用。”

他的话音一落,突然抬起眼来,仿佛什么痕迹都没有一样转来,那蓝袍青年不经意间对上那双眼睛,心猛地一窜,杀意!

然而他想要再次确认,却只发现那烛火中一双深邃的眼眸,微微的沉着说不明的色彩,然而那种种的杀意却了无痕迹。

他心中不由暗想,大概是自己眼花,这人与自己无冤无仇,刚才还请自己下座,怎么可能就莫名的对他有了这般浓重的杀意。

而此时,江蓠还想说话,却被楚遇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在了她的唇上,堂内的火炉里突然爆发出“哔哩哔哩”的声响,那是火炉里的桐木片燃烧发出的。

江蓠的嘴唇被他这么一点,只能将口中的话淹没下去,蓝袍青年的目光落在楚遇那只略显苍白的手指和那张朱唇上,红与白,鲜艳与冷寂,竟然生出一种奇异的夺人心魄的瑰丽来。

他不由的将自己的目光移开。

但是在移开的同时他突然间反应了过来,身子突然往后一闪!

“兹——”的一声,大堂内的火炉烛火顿时熄灭的干干净净!

刹那之间,整个大堂陷入了黑暗之中。

于此同时,一道阴风突然窜了上来,直直的落到楚遇的桌子上!

楚遇的一只手一伸,将江蓠抱着按在自己的腿上,另外的手指却依然落在她的唇上,宽广的长袍无风自动,一飘,一切,一划,轻而易举的将那道阴风劈成无数块,然后化为五行。

他的脚往后一点,带着自己的座位往后一滑,轻轻的靠在角落里。

而此时,那些原本坐落在大堂内的那些贵族子弟,突然间无声的跃起,然后齐齐的往凤之恒的角落里落去!

如此鲜明的杀意!

黑暗中数道乌光跃起,从四面八方将凤之恒围堵,凤之恒却是微微一笑,手中提着的紫砂壶微微一转,兀自悠然的倒了一杯茶水,笑道:“在下真是想不到凤某的性命竟然如此吃香,引得大周的诸位大内高手前来,凤某真是何德何能啊。”

他一边说着,却一边喝着茶,仿佛不论什么时候,都是闲散的模样。

“姑娘!”清歌着急的喊了一声,却被明月一把抓住,然后让她暂且闭上了嘴。

江蓠心下稍安,然后看着那个凤之恒,暗道,原来这些人的目标是他。

她心念微动,张口便轻轻的道:“我们……”

她这么一动,却没有料到楚遇的手指还落在她的红唇上,刚刚一张,那微微使了几分力气的手指便顺着那张合的嘴唇往里面一落,突然陷入一片温热。

江蓠微微一呆,身子急忙往后一仰,但是她的这一仰,楚遇的手却紧紧的贴了上来。

江蓠的脑袋却是一片空白,若是刚才是无心之失,但是现在这样又是什么。

楚遇的手本来扶着她的腰,此时微微一扣,然后往下一落,陷入一个弧度中,江蓠突然觉得坐在他的腿上也不自在起来,微微的想要移动,却被猛地一按,楚遇慢慢的将自己的头低了下来,放在她的肩上,低低的,沙沙哑哑的道:“阿蓠,别动。”

江蓠听到她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却觉得全身热了起来,她的身子微微一僵,然后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弱弱的声响:“嗯。”

楚遇的手指慢慢的从她的唇齿间退出来,却依然留在她的唇上,然后沿着那优美的轮廓慢慢的勾勒。

那边的凤之恒的目光微微一闪,黑暗中像他这样的高手,已经能够达到黑夜视物的境界了,他一边分手错开那些人的递来的刀光,目光却忍不住在江蓠和楚遇的位置一扫,却发现两人紧紧相依偎的姿势,这边便算是险象环生,而那边,夜笔寥寥,却依然可以填补出一片旖旎。自从这令人进门的时候他便禁不住被两位男女的风姿而吸引,下意识的觉得他们不是一般人,甚至在刚才小二问话的时候,他还注意着听了一下。从小二的问话中他知道两人是兄妹,但是现在两人的样子,哪里有半分兄妹的感觉?!

他的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的所有物被别人占领。

他急忙压下心中这种诡异的想法,然后一脚踢向攻来的人!

江蓠软软的身子贴着他,他的手放着的地方,贴到哪儿哪儿便是一抔暗火,似乎要将人燃烧起来。

江蓠靠得近,大概还是能模糊的看出一些大致的轮廓,她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忍不住再次将自己的身子往后一仰。

这一仰,楚遇的手指也没有再贴上来,她的心里忽然一松,然而下一秒才发现自己仰得有些厉害了,身子几乎稳不住,幸好楚遇的手一托,轻轻地勾在她的脖子上。

江蓠正好抬头,才发现无论这夜色是多么的黑,但是楚遇的眼睛却依然可以深邃闪烁,几乎让人承受不住的光亮,而此刻,那双眼眸里竟然还带着零碎的笑意,一直剪到人的心里去。

她的心跳了跳。

这人的眼睛实在是太好看了。

然而这心跳还未平稳,楚遇忽而一笑,然后将碰过江蓠嘴唇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唇上,轻轻的一含。

刚才还只是一抔暗火,而现在,却仿佛直直的起了一层明火,开始浩浩荡荡的杀过来,而自己却只能是溃不成军,等着他攻克而来。

如果有面镜子,那么她一定能看到自己已经红得快要滴血的脸,但是现在,她只能默默的低了眼,然后将自己的脸转开。

这时候她心中竟然在想,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学会自欺欺人了,仿佛躲开就能躲开所有的东西一样,心慌也罢,心乱也罢,或许还有更多。楚遇慢慢的一步步侵蚀而来,用他的温柔将她心中的屏障瓦解,她已经从一个人习惯了有他在身边,无论是什么场景,那些浅淡的相握都变得弥足珍贵。

她的眼睛看向他,不由微微的闪烁,这么久的时间他除了在曾经的马车内吻过她一次,就再也没有任何出格的动作,而现在,这样的旖旎飞艳,仿佛直直的戳进心里。

熄灭的火炉冒出袅袅青烟,凝成一个笔直的线条围绕着,凤之恒一把截下对面那人手中的刀剑,就势一劈,然后身子往后一掠,拿着刀柄反手一戳,点住那人的穴道,道:“抱歉,我不杀人。”

然而那些人却并不是吃素的,凤之恒手下松力,他们便更攻击得肆无忌惮起来。

楚遇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这样黑暗的空间里,明知道周围杀意,但是心里却一分一毫都不想分出去,只想看着她看到地老天荒去。他看着她,感受着那柔软的衣衫下那柔软的身体,是年轻的,带着令人遐想的温度和美丽,他几乎忍不住想要上前触摸,那从来未曾奢望过的东西。

江蓠的身子似乎要发抖,却只能忍受住,她的耳边听到门口边传来的刀剑相交之声,想起那个蓝袍青年对自己的好意,不由得想要偏头去看那人的状况现在如何,可是她的头刚刚一偏,却被楚遇的手扶住,然后将她的头转向自己。

“阿蓠……”楚遇轻轻的呼喊她,声音仿佛在压抑着什么,“不要看他。”

阿蓠,不要看他。

这六个字辗转在舌尖,吐出来也带着微微的战栗,她觉得自己被这样的声音蛊惑了,或者现在他叫她杀了他说不定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楚遇的双手顺着她的脸颊一拖,然后两只手捧起她的脸,目光紧紧的落在她的眼睛里:“阿蓠,看我。”

黑夜仿佛是最好的保护,明明周围都是人,甚至清歌和明月等人也站在旁边不远,但是她却觉得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的目光绞着她,然后慢慢的弯下腰,墨般的长发将所有的视线隔开,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纷纷扰扰不曾入眼。

他的唇贴了上去,轻轻叹息一声,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然后想要侵入。

而这个时候,一道阴影突然撞了过来。

------题外话------

不知道赶得上赶不上今日的二更。好了,明日更的晚些,具体时间晚上九点,过了九点就是十一点。

嗯哼,谢谢大月票~

zyzhb亲的1张月票

liupei8586 亲的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