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77章 剖谁之心

第七十七章 剖谁之心

凤之恒闯进来,他的话音刚落,那个神情诡异的女子突然间对着江蓠出手!

明月和彩云眼角一挑,正想奔过去,可是她们两个还来不及出手,蓝影一闪,凤之恒已经冲了过去!

那个少女的眼珠子依旧未曾转动,但是在凤之恒冲过去的时候,她僵硬的身子仿佛灵活的蛇一样,几乎拧成一个麻花,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江蓠,竟然避开了凤之恒对她伸出的手,从桌子下弯了过来!

宛如无骨。

她的身子一溜,瞬间从桌底滑了出来。

明月和彩云一把抽出手中的匕首,薄如蝉翼,在烛火下轻快的一闪,然后迎面而上。

江蓠的眼睛微微一眯,目光看向她露出的雪白的脖子,道:“明月,留着她的性命。”

凤之恒见这两个小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但是一出手便狠辣果敢,配合的天衣无缝,旁人根本难以插进去。如果不是江蓠说的话,恐怕现在那个女人都早就被劈成了几半。但是现在有了顾虑,而加上那女子的身体诡异的弯曲飘动,竟然成了僵持之局。

江蓠的目光转向地下那个男子,然后走了上前,微微俯下身子,然后顿了一下,伸手过去在他的脖子上一摸。

她的手刚刚触碰到那男子的肌肤,凤之恒的手已经极快的伸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道:“他的身上有毒!碰不得!”

江蓠还没有将自己的手抽出来,楚遇的身影已经从窗外灌了进来。

江蓠将自己的手从凤之恒的手掌中抽出来,然后解释道:“放心,我的手上涂抹了一种药物,只要不割破手指,毒是进入不了我的身子。”

凤之恒笑道:“情急之下,还望莫怪。”

江蓠摇了摇头,淡淡的道:“无事。”

楚遇的目光一闪,慢慢的来到明月和彩云的旁边,突然伸手。

那个本来弯曲的人影飞快的想要一闪,她快,楚遇的手更快,在她想要前行的路上等着,一根手指虚虚的在她的肩上一点,“砰”的一声,那个身影停顿下来,轰然倒地。

他转身来到江蓠的身边,问道:“如何?”

江蓠收回自己的手,道:“这人还没有死,但是却中了毒。”

她说着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把小匕首来,这个匕首还是楚遇给她的,有个很美的名字,唤作“赤霞”,刀刃泛着彩霞一般的颜色,实在是珍品。

江蓠转头对着清歌道:“清歌,准备一盆水来。”

“是。”

江蓠将匕首的刀刃轻轻的切入他的脖子,直直的端平自己的身子,对着楚遇道:“帮我将我发上的钗子取下来。”

楚遇微微俯下身子,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拈住她的发钗,然后轻轻一抽。

他抽的极其的缓慢,一边抽另一只手却顺着将她的发拢起来,不让它倾泻而下,直到手中握了那一把,方才将发钗递到江蓠的手中。

江蓠感受着他细心的动作,不由的心中跳了一下,在楚国,女子是不能在陌生的男子身边散发的,只有在自己的夫君面前才能,她虽然看起来循规蹈矩,但是对于此种却从来没去注意。

可是他却是满满的在意。

江蓠这会儿倒说不出心里的感觉,一把暖一把甜一把酸,一层层涌上来,一层层翻滚的压下去。

她极快的抬起眼睛,对上楚遇的双眸,然后又极快的低下眼去,当做什么都没有想到。

江蓠接过那发钗,这发钗是后来为了以防万一而特别制作的,银色的钗子尖端锐利,既可以当毫针使用又可以当防身的利器。而上面却镶着两颗白珍珠。但是这两颗白珍珠却不一样,它们是中空的,里面的一颗藏了毒药,而另一颗,却是灵药,无论是什么样的毒或者伤,都能暂时的起到封闭作用,使它不再发作,若是一般的毒药或者其他,只需要一点点就可以达到治愈的效果。

江蓠接住发钗,然后将手中的匕首慢慢的松开,有黑色的血液冒了出来,但是一出来却瞬间凝固住,而江蓠只有不断的切开新的动脉,才能保证他的毒血能够源源不断的放出来。

不一会儿,那人的脖子上便凝结了长长的一道疤痕,仿佛蜈蚣一样的覆在上面。

而江蓠的手突然一顿,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手中的钗子却飞快的一扎。

那些凝固的鲜血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搅动,过了一会儿,江蓠才将钗子取了出来,而此刻,那支钗子上竟然带着一只红色的虫子。

江蓠将虫子挑出来,然后放到清歌准备好的水里,道:“这是嗜血虫的母虫,不是这边的东西,应该在南疆那边带过来的。将这只虫子泡茶,等他醒了之后给他喝。解这种虫子最好的药就是这只虫子本身。”

明月在旁边听了,然后端了水盆出去。

江蓠将自己的钗子一扭,然后沿着他的伤痕慢慢的下来,一层银色的细粉洒在上面。

楚遇道:“彩云,拿白缎子来。”

“是。”

彩云递上白缎,楚遇将白缎分成细小的条状,然后递了一条给江蓠,江蓠将那人的脖子包扎起来,然后才转向他心口的五根大针,皱了皱眉眉头。

这男的心跳还在,但是却没有一点生气,也无怪乎刚才他被扔在地上的时候连江蓠一眼也看差了去。但是现在,明明将它体内的虫毒解了,照理说心脉会发生变化,但是为何现在却没有一点的改变?

凤之恒大约看出了她的疑惑,解释道:“这五根大针,在东支国那一带,被唤作天授之刑。是给犯了大罪的逃众受得刑罚,只有请东支国的解刑人才能保证这人完好无缺的活下来,否则少了任何一个步骤,都会导致筋脉逆流而死。”

楚遇听了,看了一眼凤之恒。

他碰到楚遇的目光,道:“我的一个朋友来自南疆,对这种秘闻了解的比较多。”

楚遇并不说话,只是转头吩咐道:“那支玉钗来,备温水。”

片刻之后清歌将这些东西送了上来,楚遇拿着玉钗将江蓠的发固定好,然后拉起江蓠的手,用棉帕子沾了水将她的手指一根根轻轻的擦拭干净。

做完了这些,他才和江蓠站起来,道:“如果凤公子想要这两个人,可以尽情的拿去。”

凤之恒的脸色微微一僵,但是瞬间便微笑道:“那在下便多谢公子了。”

楚遇微微颔首:“不用。”

凤之恒的目光看向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感觉只是一个普通的贵族子弟,即使现在也是这种感觉,但是在刚才的某一瞬间,他却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压制的力量从对方的身上散发出来,让他也感到心惊。

江蓠站了起来,然后看向那个女子,道:“她应该不是中了毒,而是中了蛊。”

楚遇点头,然后看向凤之恒,道:“这样的毒对于你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凤之恒依然温文尔雅的笑道:“还好。”

江蓠站起来,走到窗边,只看到黑夜里落着一重重的白雪,还有细微的香气弥漫上来。

她暗暗的想,刚才楚遇出去是干什么去了?

楚遇道:“如果没有事情,凤公子可不可以暂时离开?”

凤之恒这才反应过来,微笑道:“刚才叨扰了。”

说完提起那个女子和男人,走出了房间,转向了隔壁。

等到他一走,明月,彩云还有清歌迅速将屋子里打扫一翻,然后默默的退出去,关上了门。

江蓠站在窗边,楚遇靠了上来,从她的手里拿过那支钗子,从自己的怀里掏出锦帕,一边擦拭一边道:“今晚上大概是没有什么危险了。”

江蓠想了想,轻声道:“总算有一次不是针对我们的了,明明要做一个看客,却不料倒进了戏里。”

楚遇的目光微微一侧,眼睛深深的看向黑夜,仿佛要将这浓稠的夜色看穿一边,过了好一会儿,几乎算是江蓠都忘了他回答的时候,他方才道:“你相信么,有些看着戏,看得久了,约莫就入了魔。便是明知道那火海刀山,必定是一场淋漓之苦,却也甘之如饴。”

江蓠的耳中钻进这些字句,却突然生出一种巨大的苍凉,这样的执迷不悟,若是她,会不会甘愿?

楚遇轻轻的一笑,道:“人生如梦,如果有些东西真的是梦便好了。”

江蓠转头,看着他微微敞开的交领,上面用银白色的细线一针针的绣着流云,看似清软却厚重之极。

她不由伸手,轻轻的帮他理了理,道:“只要历经过的,我从来不会后悔。”

楚遇低头,看着她纤细的手指微微的浮动,宛如一朵朵素白的花轻快的飞,她低垂的眼睑上细密的睫羽,却是一种难以言诉的温柔。

他静静的看着她,却只是这样看着她就好。

正在这个时候,楚遇轻轻的捉住她的手,眼睛一闪,道:“想睡觉休息一会儿么?”

江蓠看着他,突然想起他说过的两人现在的身份,不由的抬起了自己的眼,道:“哥哥,你的屋子在旁边,妹妹想要睡觉了,明儿再说好吗?”

楚遇少见的一怔,一双眼睛深深的看向她,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浓。

江蓠被那双含笑的双眼看得气势越来越低,最后干咳了一声,转过自己的头,道:“我要休息了。”

她刚刚一转头,楚遇的手去微微的伸出,扶住她的脸,将她转向自己,嘴角漾开一丝笑意来:“如果阿蓠留我,我会留下来的。”

他的目光深深,带着莫名的光亮,仿佛春水之上飘动的一点点细碎花瓣,轻轻地,柔柔的,却打碎了一池的涟漪。

她觉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难,连心跳都急促起来,他话语里的意思是什么,江蓠多想一下都觉得颤动。

她觉得自己的手心冒着汗,很想开口应一声,但是心底里却还是有什么顾忌一样,不敢开口。

楚遇轻轻的叹息一声,松开自己的手,然后抓起她的手,将那紧握的手慢慢的松开,轻声道:“小心别伤了自己,你原来,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需要你好好的。阿蓠,你便是受一点伤也不行。”

她的身子突然一颤,而楚遇却从怀中掏出帕子,轻轻的抹干她湿湿的手心。

他微微一退,江蓠却不自觉地拉住他的衣袖。

楚遇看着她,却只看到她的脸慢慢的浮上薄红,轻轻的咬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说不出来的样子。

他握住江蓠的手,微笑道:“阿蓠,慢慢来,我等你。”

说着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道:“好好休息吧,我就在隔壁。”

说完微微一退,转身出了门。

江蓠看着他的身影,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楚遇扣上门,然后进入自己的房间,将门关上之后,却没有点灯,而是直接坐在了**。

当坐上床的时候,他才将自己的面具摘下来,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却已经是一脸的冷汗,他静静的闭上眼睛,那些细密的冷汗慢慢的凝聚,然后汇成一道小小的水流滴落下来。

等到脸上的冷汗完全的消失,他才睁开自己的眼睛,然后慢慢的解开自己的衣服。

他一边解的时候一边在想刚才对她说出的话,他知道,阿蓠在感情上就像是一只乌龟,稍微有些风吹草动便缩了回去,大概是害怕受到伤害。可是若是害怕,那些过去她换来的东西,却是那么的无畏。他知道她心中的犹豫,可是他却没有更多的时间了。他不能在等待机会一步步和她认识,然后再慢慢的酝酿感情,他只能将她捆绑在自己的身边再说,他慢慢的织网,却只是希望她能好好的在他的身边罢了。

只是今晚,他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他曾经想过只要她好便好,可是现在,是不是因为得到了一点回应便想奢求更多了呢?他是多么想有一天,在那些纷繁的命途一扫而空之后。可以拉着她的手一起去看山看水,他们会有儿女,然后子孙绕群,当白发苍苍,走向死亡的途中许下来生的誓言。

可是,来生?他又怎么会有来生?

可是,便只是这世短短的路过,他却已经再也舍不得放手了。

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扔到一边,往日没有一丝痕迹的身体,却在此刻出现纵横的伤痕,在他的肩头处也隆起一个狰狞的起伏,而在那些伤痕之下,那分明的肌骨却渗透出一种诡异的红色,那是泛起的红筋。

他从旁边拿出一把匕首,和江蓠的“赤霞”为同一玄铁打造,名叫“蓝鳞”。蓝鳞的刀锋微微一闪,已经沿着那些红色的起伏的筋脉一路向前划出一道痕迹,但是却没有一点血流出来。

他的嘴角不由泛起一丝苦笑,都成了这个样子吗?就算挑着最痛的筋脉下手,都已经没有任何的反应了吗?他不知道种在身上的东西何时反噬,但是现在看来,至少能够瞒过她一些时候。

他现在甚至都不敢和她呆在一起,只是害怕她发现罢了。

他楚遇,竟然也会有害怕的东西,就像第一次看见她时的忐忑吗?

他微微垂着眼眸,将蓝鳞狠狠的挑入筋骨,看着那里最终冒出一点血,“叮”的一声将匕首甩在了旁边的桌子上,然后一头栽倒在了**。

——

第二日清晨,江蓠洗漱好了之后便转向隔壁,楚遇的房间还紧紧的关着,她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推开门,而是转身下了楼梯。

昨晚上的一番打斗弄得那些小二都人心惶惶的,那些假装成贵族子弟大周侍卫全部一字排开,江蓠一看便知道只是昏迷,料来那凤之恒也没有下狠手。不过无论如何,能惹得大周的侍卫追到这个地方的,显然也不会是平常人,但是江蓠却无心关心,这个人不过是路途中的匆匆一瞥罢了。

她的目光转向火炉,眼里却有一分疑惑,明明昨晚上燃着迷药,但是那放迷?...

药的人又是谁呢?昨晚她感觉得出应该会有一场惊险,但是现在看来,却发现暗地里还有股力量默默的隐退了,那股力量大概就是给那个少女种蛊和那个男子下毒的人,但是是因为楚遇吗?如果真的是楚遇,那么楚遇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她走出了客栈,雪已经小了不少了,料来今天中午就可以停了,下了雪的天空一片澄净,看起来辽阔的很。

江蓠看着放在屋檐下的马车,虽然遮蔽了点雪,但是露出来的部分依然厚厚的积了一层。

她正在看着,突然间一个披风盖上了她的身体。

她第一反应是楚遇,但是回头一看,却见凤之恒站在她的后面,温文的道:“姑娘,小心冻着了。”

江蓠微微一笑,然后将他的披风扯了下来,双手捧着还回:“我不冷。”

除了楚遇,她从来没有接受过别人的东西,当然,第一次和楚遇在花灯节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迷迷糊糊的被他将披风披上,完全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忽然又想起那晚上额头上的温软,当时以为是错觉,可是现在看来,却仿佛又不像是错觉了。如果那么早他就开始对自己有了心思,那么这些心思又是从何而来呢?

她的心里隐隐约约的不安着。

江蓠一个人陷入沉思,却没有发现凤之恒也在看她。

江蓠的手里托着披风,反应过来凤之恒并没有接回,然后将披风往她的怀里一塞,退开道:“小女受不起这样的礼物。”

说完匆匆转身,想了一下又迈向旁边的马车,准备去拿点东西。

凤之恒看着她的背影,眼里微光闪动,慢慢的转了身体。

有些事情,慢慢来。

江蓠一边走一边轻轻的拍着自己身上的雪粉,然后迈向马车。

她的手刚刚捞开马车的帘子,忽然不动。

马车内坐着一个身穿黑色纱衣的女子,正侧对着她。

天气明明很冷,但是这个女人却穿着薄纱,香肩半露,一痕如雪,一头柔软的长发轻轻的垂下来,她的面前摆着一面雕花铜镜,而现在,她优雅的坐在里面,手里拿着一把梳子,慢慢的梳着自己的云鬓。

江蓠的目光看向铜镜子,从里面反射出女子一张沉鱼落雁般的脸。

这张脸,在飞马牧场的那晚她曾经见过,那个抓了自己也救了自己的女人。

她慢慢的将自己的发一梳到底,然后慢慢的转过自己的脑袋来,对着她喊道:“大小姐。”

江蓠的心突然静了下来。

凤之恒已经离开,自己想要求救也没有办法,还不如静观其变。

江蓠微笑道:“现在总该告诉我的名字了吧。”

那女人转头看着江蓠,笑道:“大小姐如果不嫌弃,可以喊我霁月。”

江蓠想了想,干脆上了马车,然后从马车上取下一个茶壶,茶壶中的茶水早就凉了,甚至还结了一层细小的冰。

霁月从江蓠的手中取下茶壶,然后用手一捏,将旁边小几上的茶杯取出,然后将茶壶微微一偏。

茶壶的水倒出来,成为一个弧线,稳稳的落入茶杯中,冒起一丝丝的热气。

“大小姐请。”

她将茶水递到江蓠的面前。

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她以内力将冰水化开并且捂热,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江蓠依然淡淡的接过,然后对着她道:“上次马场一别之后,你还好?”

霁月转过自己的身子,然后半跪在她的对面,道:“承蒙大小姐关心,我很好。”

江蓠微微一笑,道:“明人不说暗话,你应该是二夫人派来的吧,为何要救我呢?”

上次紫玉她们死之后,南国应该会再次派人来,她猜想对面的女人应该就是张氏派来的。张氏的身份一直不简单,当初便是南国的皇帝想要封她为贵妃都被她一口拒绝,反而成了定安候的小妾,也实在让人大跌眼界。她也曾暗暗的想,不知道原来年轻时候的定安候江淮是如何的惊艳,竟然能够惹得像张氏这样的美人甘愿为妾。

霁月道:“我是霁月没错,但是在侯府中,我还有另外的一个身份,知道的人,都喊我是婧姑姑。”

江蓠心中讶然,霁月她确实不知道,但是婧姑姑的名字她还是有所耳闻的。定安候年老昏庸,在南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侯府中所有的事情,几乎都落在了这个女人身上,暗地里掌控着许许多多定安候府的势力,心狠手辣,令人谈之色变。

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也是那张氏的爪牙。

霁月仿佛猜到了她心中所想,摇头道:“姑娘,张氏算什么,她派来的人,已经在路上被你的子修给解决的一干二净了。”

江蓠没有想到楚遇已经帮她下了手,她看向她,问道:“那么你是谁的人?”

“我么?”霁月笑了笑,“我说我是你母亲的人你信不信?”

江蓠心中淡淡一哂,她的灵魂来到那婴儿的躯壳的时候已经是成年人了,而这具身体的母亲她从来没有见过,对于她来说,无论外界将她的母亲传得如何的动人还是如何的丑陋都和她没有关系。感情基础都不在,又谈什么孺慕之情?

她微笑道:“你便算是我母亲的人,那又如何?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霁月端正了自己的身子,笑道:“大小姐,你和楚遇还没有圆房不是吗?”

江蓠没有说话。

霁月笑了起来:“大小姐何必害羞?我看人看了多少年,是不是完璧之身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江蓠握着手中的茶杯:“你想说什么?”

霁月脸上的笑意一淡,然后将自己的身体凑了上来,道:“大小姐,你的心还在吗?”

江蓠心中一乱。

霁月却不等她回答,肃了自己的脸色,对着她道:“大小姐,千万不要被他对你的好给蒙骗了。你认为他是什么好人?他对你那么好,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江蓠忍了忍,最终忍不住道:“什么?”

霁月冷冷一笑:“不过,一场带着冰火干戈的交易罢了。”

------题外话------

上午实在写不到一万字了,今天还有二更~

谢谢kumoli1张月票

谢谢亲爱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