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4章 让你离开

第十四章 让你离开

她现在,真的好想将自己埋了啊。

她痛心疾首,第一次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来,她拼命的在脑海中想着,想要找些什么来补救,可是却发现一点用都没有。难道说刚才自己是在报复他?却没有料到对他来说这算是撩拨。

孤城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才道:“扶我去玄冰水池。”

“嘎?”绣夷呆了一下,然后看到他沉沉的眼色,迅速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好的。”

玄冰水池,看来就是那天自己误闯的那一个吧,绣夷将他扶起来,他的大半边身子都压在她的肩上,她开始被压得微微一晃,但是稳住了,便顺着将他拖到了那玄冰池的屋子里。

她将他放到地上,问道:“没什么事了吧。”

孤城冷冷的道:“帮我将衣服脱了。”

什么?!

绣夷的一张脸直抽,但是知道若是他能动,肯定是不愿意自己碰他的衣服,现在倒像是自己捡了个便宜。她知道他也是没办法,忍下自己的怒气,然后三两下极其粗鲁的将他的衣服什么的扒了下来扔到一边。

她心急火燎的,将自己的眼睛移往别处,然后扒下他的裤子,想也没想就将他给推了下去。

“扑通”一声砸了下去,她呆了一呆,暗想他没有力气不能动,不要就这么沉在水里溺死了吧。

但是她立马就知道自己这个念头是多余的了,孤城的身子到了玄冰池里,便自动的飘来正着,她心底里松了一口气,虽说刚才有些不道德,但是对于这个人来说,根本就没有“道德”两个字。

她转身,顿了顿,问道:“这里有没有吃的?”

孤城那边默了一会儿,方才道:“你去外面的第三间房间看看,那里有点吃的。”

幸好有吃的。

绣夷转身出门,然后自己去找吃的东西去了,翻了一会儿,才终于找到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一些糕点,她咬了咬,硬的很,也不知道放了多少天了,她犹豫了一会儿,这东西不会吃了有什么问题吧,算了,有问题了再说,肚子现在受不了了。

将冷硬的糕点吃完,好歹填了填肚子,她一个人转到那间屋子里,躺到**,一个人拿过大氅来盖着身子,然后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觉去了。

她是标准的乐天派,哪怕实在绝对的危险中,只要有一秒的时间是安全的,那么这一秒的时间内她都要好好的享受。她睡得很迷糊,恍恍惚惚中觉得有人在推自己,她一看,却发现孤城一脸温柔的看着她,手里托着精致的食物然后深情款款的喂给她吃。她吓得往后一退,“砰”的一声落到了地下。

绣夷猛地睁开了眼睛,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天,还好是梦,靠,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太惊悚了!想起他温柔的,深情款款的模样,她就觉得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简直比那个人拿刀搁在她脖子上还让她觉得恐怖。

她睁开眼,却不知道现在到了什么时刻,肚子又开始饿了起来,看来睡一觉的时间有些长。她将盒子里的糕点拿出来吃了几块,想想还是去看看那个面瘫活过来没有,早点活过来自己也好早点出去。

她往那边的玄冰水池走去,还没有到那个地方,却已经看到孤城向她走来,身子虽然有些摇摇晃晃,脸色也没有变好几分,但是好在能动了。

绣夷立马上前,问道:“我要出去。”

“不可以。”孤城道。

绣夷的脸黑了黑,这样干脆的拒绝也太不把人看在眼底了,她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三天以后。”

“三天?!”绣夷几乎快要暴走了,意思说还要和这个冷冰冰的面瘫独自相处三天,这还要不要人活了!但是心底里这个想法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她看了一眼孤城,发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但是究竟奇怪在哪儿她却不知道,但是她出于对这个人的忌惮,还是小心的往后面退了一步,灿烂的笑道:“恩恩,三天好啊,三天可以的。”

她现在真的很想揍他一顿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气,可是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武力值根本达不到。如果她知道现在孤城的身体只是个纸老虎,她抬起一脚都能将他踹倒的话,肯定会毫不吝啬的贡献出自己的腿。

孤城看着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而去。

绣夷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有些莫名,这个人回来就是专门给自己说这些话,太捉摸不定了吧。

她又悻悻然的坐下开始想事情。自己明明逃脱了,被那个什么七皇妃给抓了,当时她想抓了就抓了吧,反正只要逃出去了就好。但是后来睡了一觉起来又回到这里来了。那个人曾说她很有用,她现在充其量也就是别人手中的一个傀儡,除了顶着这个位置,还有什么用,也不知道他们将自己送回这里干什么。

她心中生出隐约的不安,就算被控制和威胁也要让她知道哪里被控制和威胁来的好,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倒是让人不舒服。

她站起来想要走走,却突然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她心中暗自警觉,却不由自主的往那个声音处行去。到了才发现那个声音竟然是从门那里传过来的,仿佛一阵阵拍打着过来。她皱了皱眉,难道是风?可是这里哪里来的这么大的风,竟然将铁门也拍打的如此的剧烈。

她心中生出好奇,然后慢慢的靠近,她的眼睛慢慢的下移,发现下面的门缝中隐约有什么闪烁。

她不由蹲下了身子,然后慢慢的将自己的手伸过去。

“住手!”

孤城不知道什么时候疾奔了过来,绣夷呆了一下,手就停在那里,可是她却感到自己的手指突然狠狠的一痛,她“嘶”的一声痛吸了一口气,低头看去,却不知道有一团黑色的东西紧紧的缠绕过来,她吓了一大跳,这是什么!

那股黑色竟然托着她的手往外面拉去。

她拼命的想要收回来,可是稍微一动就有血肉撕裂的声音,实在是痛得很。

她正在纠结,自己的手却被一把抓住,孤城冰冷至极的手落到她的手腕上,他将自己还没有复原的伤口移过去,那团黑色仿佛像是触及到什么美味一样,迅速的移过来。

绣夷看着那团黑色尖锐的挤进他的伤口里,他面无表情地伸手拿出一把匕首,然后利落的往自己的伤口上一切,鲜血更加汹涌的涌了出来,那些黑色的影子蹦的更加的活跃,但是却慢慢的听了下来,最后消失殆尽。

绣夷看着他的伤口,觉得连自己都觉得痛起来,可是孤城却什么表情都没有。他抓过她的手指,然后往自己的嘴里一送,最后吸了一口,吐出一丁点黑色的血液。

孤城站了起来,然后往屋子里走去。

绣夷看着自己的手,心中却生出某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来,她想了想,还是决定跟上去,到了房间里,孤城坐下,绣夷站在旁边,眼睛看着他的手腕。

孤城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你想说什么?”

绣夷指了指他的伤口,问道:“你不包扎一下吗?”

孤城没有回答,只是将自己的手垂了下来,宽广的袖子瞬间遮盖住那伤口。

好吧,她的话多余了,这个人简直就是个不知道七情六欲和痛觉的小强,他要这么做关她什么事。她退到一边,坐到**去,但是心中却始终不舒服,他的伤口是因为自己而变得严重的,她觉得不能欠人情债。

她走了过去,然后坐到他的对面,一把抓住他的手,道:“其实本女王真的一点也不想管你,但是现在我良心上过不去。所以,现在你告诉我该怎样将你这个该死的伤口包扎起来。”

孤城想要将自己的手拉开,但是刚刚一动便被绣夷恶狠狠的使劲握住。

她的手穿着她的掌心,和他的手不同,女子的手软软的,仿佛稍微用力一点就碎了似的,她睁着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瞪着他,却不知道这样一点气势也没有。他的头上不知道何时渗透出了一点点冷汗,他虚虚的看着绣夷,声音冷冰冰干干的:“我大概要睡一会儿。”

“嗯?”绣夷完全不懂他的发散式思维。

她还在想他这句话的意思,对面的男人已经倒在了桌子上。

靠!又来这个,要不要这样!

绣夷心中不安,这人现在这么虚弱的样子让她完全不能接受,觉得还是那剽悍的画风比较适合他。

她看着他头上渗透出的汗水,然后将自己的手伸过去,在她的额头上一挨,猛地收了回来。

好烫!

这个人不会是发烧了吧。

发烧?绣夷觉得不可思议,她想了想,叹了一口气,然后将他给抬到了**去。

她突然想起曾经江蓠给过她的药粉,但是往身上一掏的时候才发现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药粉啊,衣服都换了,她只好从孤城的怀中掏出那把小刀来,然后将衣服撕成长条,她不知道怎么包扎,只能按着记忆中的缠绕好,最后看着那张冷肃的脸,心血**的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嘿嘿,简直太配这个面瘫了。

绣夷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

孤城这一番发烧发的极厉害,但是四肢冰凉,脸上依然没有丝毫的血色,到了最后,那唇也起了一层薄薄的碎皮,烧依然没有退下来。绣夷觉得在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于是撕下衣服,去玄冰池内浸透了之后拿过来给他擦脸,又拿起桌上的茶壶,去玄冰池内盛了水,她将壶嘴对准他的唇,可惜那个人却紧紧的咬住牙关,绣夷可不是好心肠的,冷笑了一声,然后直接掰开他的嘴,将冰水往他嘴里灌,虽然流出来不少,但是好歹倒进去一点。

她正毫不留情的“辣手摧花”,忽然手上一紧。

孤城的手抓住她的手腕,她忽然很想哭诉一下,怎么没回都是在**别人的时候被抓住啊,本女王真的很尽心尽力的照顾你啊大祭司。

她转头看着孤城,孤城灰色的眼睛亮的惊人,和平时那种虚无缥缈目中无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她笑了笑,想要解释自己其实是在给他喂水,只是采取的方法粗暴了一点,她还没有开口,孤城却已经闭上了眼睛。

绣夷呆了一下,这个人刚才是梦游了?她想要将自己的手缩回来,可是刚刚一动,那只手却将她抓得更紧,她痛呼道:“轻一点,松开啊。好疼。”

那只手果然松了一下,但是依然没有松开,后来她只要稍微一动便被狠狠的抓住,仿佛要捏碎了她一样,她心中暗骂,本女王都这般的伺候你了,你还这么的不识好歹。不过后来她发现了,只要自己一说“痛”,手腕上的力道便会轻一分,后来她使了个小计,不住的说痛,孤城果然都要完全的松开了,她的“奸计得逞”,小心翼翼的向缩回来,却不料刚刚脱离“魔爪”,孤城的手就狠狠的抓上来,这回可是真痛啊,她急忙道:“好痛!松开啊”,可是这回那孤城却死也不松开。

绣夷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孽不可活,而孤城也是个“奸诈小人”。

她愤愤的看着自己捏了一个红印子的手腕,只能动都不敢动。

她看着他躺在**的样子,不由嘀咕道:“本女王也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怎么摊上了你这货。其实那是你们的事哎,为毛要把我牵扯进来。我就想快快乐乐自由自在的过我的生活,可是这里简直是个牢笼,你们却硬生生将我困在这里。你们真的很混蛋!”

这一回折腾了这么久,不由的趴在床边小小的瞌睡了一下,梦里觉得有人正在温柔的抚摸自己的头发,她不满的躲了躲,然后将自己的脸找了个地方埋起来,很好,终于躲开骚扰了。

她醒来的时候觉得触感有些不对,然后抬起自己的头,却见自己将自己的头埋到他的小腹上。绣夷极快的抬头,发现孤城还闭着眼睛,心中暗自庆幸,然后轻轻的将他的衣服理好。

现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挂在墙壁上的蜡烛都快燃烧尽了,那些烛泪在精致的烛台上凝成好看的形状,她觉得很有趣,不由的睁眼去打量。

黑暗中她又觉得有一双眼睛灼灼的盯着自己,绣夷急忙将眼珠子往孤城那儿看去,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睛依然很亮,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亮的眼睛,灰色的瞳孔被那忽闪的烛火一照,剔透美丽的仿佛星辰坠地。她也看呆了去,只觉得心神晃动,那样明亮的目光之下,却仿佛有太多太多她看不清楚和不明白的东西,她暗暗的心惊,几乎要被这样的眼神看怕。

“你……”绣夷想要说什么,但是终归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以为他已经行醒了,却发现他只是睁眼看自己而已,完全没有任何的灵识。

果然,他就这样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又再次晕了过去。

绣夷这才慢慢的吐出一口气,刚才他那样的看着自己,简直让她连大气都不敢出。

时间慢慢的滑过,绣夷的肚子也很饿了,因为知道还有三天才能出去,所以那盒子里的糕点她也要省着一点吃,但是现在实在是忍不了了,肚子发出了好几声“咕咕咕”响,她挣扎着从旁边拖来小盒子,然后捡了糕点一个人吃的满嘴都是。

她还在吃着东西,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微微一松,她诧异的看向孤城,他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目光,冷漠的让人看不清楚,他看着她,然后坐了起来,声音依稀如旧:“陪我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让你离开。”

“嘎?”绣夷正在吃着糕点的手顿时一僵,这一刹那脑海只有那四个字“让你离开”。

让你离开让你离开让你离开……

绣夷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好听的字眼了。

她一时之间心口的兴奋之意简直要爆炸出来,脑袋突然凑上去,完全没经过思考的捧起孤城的脸,然后“吧”的一声在他的脸上大方的亲了一口,最后欢喜的跳了起来!

孤城却似乎呆了一样,过了良久,方才摸了摸自己的脸,却摸掉干碎的糕点沫儿。

他的目光落到那些糕点沫上,深深沉沉。

——

孤城的身子在这次之后好的迅速,时间一到便将绣夷带了出去,他刚刚领着绣夷来到皇宫,却听见有大将匆匆来报,说是楚国那边的人已经开动了进攻,已经被逼退了五十里。

孤城站在那里听着,然后看向绣夷,道:“陛下,接下来,就是你的事了。”

------题外话------

这算是孤城和绣夷感情的一次小小突破和关系的容和,但是也差不多只能到这儿了。后面让我为孤城点一下蜡烛……

唔,下面依然谢谢支持我的妹纸们,谢谢你们的订阅还有其他。

前面一章补完了,记得看啊。

谢谢anniel的一颗钻石和评价票

谢谢恛的两颗钻石

谢谢lubalong的一张月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