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4章 炼狱九幽1

第四十四章 炼狱九幽1

他同样的一袭紫衣,一头雪白的长发落下,带着某种摄人心魄的力量。

不知道谁喊出了声:“河淹大祭司!”

河淹,乃是三代之前的大祭司,不是已经死了吗?!

可是现在,他却明明白白的站在所有人面前,并且还说出了那样一番话。

一刹那所有的人都惊疑不定起来,两代大祭司的对阵,到底谁真谁假?

河淹站在孤城的面前,声如洪钟:“孤城,你还执迷不悟吗?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想要将整个东支拉入死地吗?”

孤城冷冷的看着他,眼底倒是说不出的轻蔑,那种模样仿佛根本懒得和眼前的这个人废话,即使他是东支国以前的大祭司。

即使是大祭司,也会因为血脉的不同而有着不同的能力,譬如以往的光渊和其他人,也譬如,孤城和现在的河淹。因为血脉,他们能够看到其他人看不出的东西。

孤城道:“将他给我拉下去。”

旁边的人面面相觑,迟疑了一下最终走上前来。

河淹冷冷瞪了一下那些侍卫,那些侍卫立马不敢再动,他指着孤城,对着那些百姓道:“东支的子民啊,你们难道还要被这个人蒙蔽吗?今日天将异相,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闷雷狠狠的落了下来,闪电滑过人的眼角,映照着他的一双眼睛,带着深重的不安和急切,和孤城那冷漠的灰色瞳孔形成鲜明的对比。

虽然周围没有声音,但是那种惊疑不定却在慢慢扩大,雨水将所有人的呼吸完全的掩盖,就像眼前的所有人都是夜色中的尸体一样。

河淹道:“祭祀?孤城,你那是对神的亵渎!这圣湖的周围你弄了什么东西难道我不知道?你那是要将魔鬼给放出来!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敢不敢拿出你的手看一看,那个象征着神的赐予的星痕印记,现在恐怕早就被你的血给磨得一点痕迹也没有了吧!大祭司要求无欲无求,你敢不敢承认,你对那个女人没有一点的动心?!还有,今晚,那些泯灭的香烛又是怎么回事?今晚,除了王血,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将那递往神灵道路的香火延续,因为,那已经完全的被你这个叛逆之子篡改了!东支的子民啊,待会儿当鲜血染红圣湖的时候,就再也来不及了!我们,必须杀了他!”

雨声沙沙的,刷刷的,紧锣密鼓的敲下来,众人在雨水中屏息,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孤城。

但是孤城太冷静了,冷静到了让人心惊的地步,就像在面对一个疯子。

河淹的胸膛微微的喘息,突然间一掌拍向那个晕迷的女子,怒道:“现在,就让我来结果了她!”

他的掌风是凌厉的,带着肆无忌惮和凶猛的杀意。

这一瞬间,孤城的脑海被凶猛的一击,在自己的理智还没来得及奔出来的刹那,他已经毫不犹豫的出手!

那是“齐薇”,明知是假,却再也没有任何的力气去见她受到半点的伤害!

可是在出手的刹那,他就知道,自己犯了错。

只要一出手,“河淹”的目的就会达成,惊疑将再也无法控制,那颗种子会在瞬间破土,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变为参天大树。

但是哪怕是错,也无法阻止自己。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袭白衣突然坠落,这漫天的大雨于黑夜,就在瞬间湮灭而来,孤城的手未到,那只手已经将河淹给拉了过去,他雪白的靴子在地面上轻轻一点,溅起一个微妙的水花,最后落到旁边的树枝上。

那人白衣如雪,银色面具,唇红如血,眼如虚夜,刹那惊起万般的风华。

除了楚遇还会是谁?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一只手极快的一拂,仿佛兰花瞬开,然后点上他的胸膛,就那么一点,这个隔代的即使,瞬间再也没有任何的力气动弹。

大雨滂沱,楚遇的手在他的脸上一撕,然后露出一张本不属于他的面庞,然后“砰”的一声将他甩在了地面。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人是假冒的河淹。

这下,只要他是假的,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够动摇孤城在他们心底的尊位。

一切仿佛尘埃落定。

楚遇的手一掠,一道墨绿色的光芒划破,然后一把割破了“齐薇”的脖子,那个少女的鲜血点点斑斑的落下,随着大雨洗刷,消失的彻彻底底。

楚遇用这样的方法告诉孤城,这个女人,只是假的。

孤城看着那具尸体,眼眸微微一垂,然后又抬起眼睛来,道:“开始!”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雷声再次迫不及待的砸了下来,童子的哭声夹在这声音里,带着莫名的渗骨。

刽子手拿起了自己的刀,最终抬了起来。

拿起来,落下去,穿透,取出来。

鲜血滴落,沿着刀身拉开模糊的血红,一点点从人们的眼角挤进去,雨那么大,流出的鲜血却清晰得很,白光闪过,可以清晰的看出哪些血蜿蜒成一条长龙,然后流入圣湖。

一个个的孩子倒下,一滴滴的鲜血滚入湖中。

云起只是看着他们,那些孩子和他的年纪差不多,但是他却已经忘记了如何去怜悯。

因为他从来没有被人怜悯过。

他的眼角被那些鲜血挤红,他的手,却不知道何时开始微微的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连自己都压抑不住的兴奋。

是的,兴奋。

就像是有什么力量在慢慢的冲出来,立马就要抓到掌心,比权利的欲望更慑人,他其实从来没有在意过权利,因为那些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如果能让时光倒退,他一定会以所有的代价去换回他的母亲。

对他而言,这世间,除了亲情再无其他。

孤城的手突然放到他的肩上,一瞬间,一股冰凉直直的灌入,他的身体忽然恢复冷静。

刚才,是怎么回事?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那样逃脱自己控制的强大的吸引力,那个模糊的声音在召唤着他,只要抬手,只要抬手,你所有的愿望都能达成。

所有?包括那已经逝去的人命?

孤城的手掌没有离开过他的肩膀,而他的目光,却沉沉的看着湖面,看着那样鲜红纯洁的血液慢慢的爬满整个湖面,宛如魔爪。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远处惊慌失措的传来:“大祭司,不好了!我们的鬼军,被吞噬了!”

——

什么最可怕?

江蓠的手里拉着缰绳,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指几乎将缰绳勒紧,身下的马仿佛也感受到了不安,扭动了一下身子,仿佛想要奔走,但是却害怕着。

这是江蓠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如此大规模的泥石流和山体崩塌,电闪雷鸣之中,那些景象狰狞的让人胆颤心惊,那些一千多名士兵全部都白着脸,回头看着他们刚刚走出的平地,已经在瞬间被滚滚的泥水淹没,江水以凶猛而不可阻挡的势头一寸寸涌上来,那样的汹涌,仿佛是黑色,连卷起的浪花都是黑的。

但是江蓠知道那不是错觉。

孤城的话言犹在耳,她举目一扫,只看到惊雷之下自己的士兵苍白着脸,仿佛看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一样。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情景几乎可以算是天崩地裂,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水,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

明明刚才他们经过的时候水流都还不那么汹涌,但是现在却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疯狂的涌上来,然后一寸寸侵袭下山体,于是,草被被掀飞,黄土露了出来,然后被雨水混合,然后如洪水一般的冲下来,树木被连根拔起,然后折断,倒下。

倒下的不仅仅是树木,还有挣扎的人命。

那些追赶他们的鬼军仿佛蝼蚁,被洪流席卷着,只留下无声的嘶吼。

他们惊恐的逃窜,这个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队伍,却最终在面临这样的死亡的时候发出不甘而惊恐的叫声,兵器在洪流中反戈,一具具尸体被泥石流淹没,然后滚滚没入江中。

谁都不知道下一秒是否就是自己。

江蓠不再多看,这样的死亡没有谁能逃脱,就算他们有救人之心,去了也不过是陪葬品。

江蓠的目光一扫,看了看山体的走势,幸亏她懂得一些东西,不管是划破还是泥石流,山势都对这些东西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现在首要的,就是要逃脱这样的困地,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说!

她的目光一扫,高声道:“从现在开始,用尽你们所有的力量加快速度,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从这边开使,沿着那边开始前行,不准靠近任何的河流!”

雷电闪过,女子的容颜清冷,目光沉静,竟然让他们惊慌失措的心顿时安静下来了不少。他们就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将所有的希望都押注在她的身上,这个他们要保护的人。

他们看着江蓠的手指指着的方向,只见群山绵延,然而行走的道路却不如这边的平坦,甚是艰难,然而此刻,他们却再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

江蓠的双腿一夹,然后自己先行,冲在了前面。

他们刚刚离开,只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席卷而来,回头一看,刚才他们站着的地方,已经被洪流盖了下来,没有一点的生机。

江蓠的目光一转,立马就看见这边有隐隐约约破碎的声响,她急忙道:“快走!”

------题外话------

啊呜~赶得上今天不?

中秋快乐,亲爱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