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章 所谓炫富1

第二章 所谓炫富1(一更)

江明炎笑道:“原来是皇子殿下。这是楚国的祁王妃,我们是来接她回去的。”

皇甫惊尘点了点头,然后温软的道:“原来如此。在下本来想备上点薄酒,等着请江公子前去饮一回,看来要等着下次的机会了。”

江明炎抱歉的拱了拱手。

而这个时候,皇甫惊尘的目光落到旁边那匹马上,赞叹道:“如此神驹,竟能得一见,却不知也是祁王妃的?”

江蓠在里面听着,觉得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听了如此问,便道:“是的。是我的。”

江蓠的话音一落,外面沉默了半晌,片刻之后却突然传来一声有些失落的诧然:“江姑娘?!”

江蓠的心中一顿,忽而想起这声音是谁的了,她掀开自己的帘子,然后对着外面的那人微笑道:“凤公子。”

那人眉目虽然依然有种山水温和,但是头戴紫金冠,修整之下却隐藏着锋利的气势,绵里带针似的。

原来这皇甫惊尘就是凤之恒。

凤之恒的目光从她拉着帘子的手慢慢的移到那张素莲一般的脸上,心底里浮起些微的异样,他迅速的想起那些传言,有关于定安候嫡女的那些种种,还有那个病体微弱的楚国皇子。

原来,根本不是兄妹吗?其实早就已经发现异样了吧,然而却被什么撺掇着不去深想,到了此处,却不得不直接去面对。

旁边的江明樱看着皇甫惊尘,带着一些连自己都不明白的怒意:“你认识她?!”

皇甫惊尘温和的道:“是,在下曾和江姑娘有过几次见面,未曾想今日能够再次见面,实在是荣幸之至。如蒙不弃,改日必登门拜访。”

江氏兄妹自然没有料到皇甫惊尘竟然对江蓠如此的客气,而江蓠也只是淡淡的微笑道:“不必了。”

皇甫惊尘沉默了片刻,对着江蓠道:“那,好吧。江姑娘一路慢走。”

江蓠对着他微微颔首,然后将帘子放下。

江明樱惊怒不定的看着,最终将自己手中的马鞭狠狠的一抽,冷哼了一声。

而那厢,定安侯府内的一群人早就伸长了脖子瞅着,等着看看回来的江蓠倒是怎般姿态,虽说以前在侯府内谁都没拿睁眼看过她,但是毕竟也是个王妃,这样回来也算是衣锦还乡的意味。虽说记忆里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是好歹也是原来那夫人的女儿,若不是前一位生了她死了,恐怕现在这位龙碧华,死皮赖脸的贴上来定安候也瞧不上一眼,可惜啊可惜。

三姨娘穿着一件对襟秀红襦,对着旁边的四姨娘道:“刚才我去那幽竹园看了,这回里面的摆设精致着呢,夫人这回可算大方。半年没回来,倒受了这等待遇,说不定将三姑娘给送过去,也是好的。”

四姨娘将手中的团扇往自己的嘴边一压,使着颜色瞟了一眼对面的五姨娘,道:“三丫头倒是好的,不过她母亲不省事儿,再说了,一个丫头抬举出来生出的孩子,人家皇家看得上。江蓠那丫头虽说不成气候,但是到底还是有个身份。”

三姨娘笑了笑,从旁边的盘子里拿起瓜子丢进自己的嘴里,看着她手腕上的一串珠子,伸手去摸:“好东西啊,这玉剔透的。”

四姨娘将自己的手往后面一藏,道:“小心碎了,这东西是几年前侯爷赏的。”

三姨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四姨娘原来是想在那丫头面前示示威吗?

那四姨娘被三姨娘看得面色微红,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一个丫头跑了进来,道:“来了来了,人迎回来了。”

众人也不是没见过气派的人,皇宫贵族的仪仗哪儿不是当家常便饭来着。他们聚在这儿倒不是为了看这等气派,而是为了看笑话的,生活太平静了,生活在褶皱里的人,看着别人那一些破落处,从心底里就得了安慰。

他们站了起来,而此时,一群黑衣人倒走了进来。

一溜儿的黑,悄无声息的踏入,然后分列两边,然后江明樱和江明炎陪着一个素衣女子缓步踏了进来,那衣色虽然素,但是行走之间却仿佛碧波微荡,浅浅带起暗色的花纹,一看便非凡品。江明樱和江明炎本来出众,但是这刹那都好像被这素净女子给压了下去,而清歌扶着江蓠的手,那一通雪白的手腕上,有一串碧色的珠子,看不出什么材质,但是瑰丽的将众人的心都给滞了滞。

这气韵,一时间把众人都给震住了,

江蓠也不管这些人,转了转头,对着旁边的江明炎道:“我的住所是否还在幽竹园?”

江明炎这回道:“是。”

江蓠的目光在众人面前徐徐滑过,带着一丝浅笑,微微颔首,便不再理会众人,由清歌扶着前往幽竹园。

幽竹园地处偏僻,离主屋最远,但是好在清净,身后的众人见江蓠抬步走了,刚才那浅浅的一笑让众人惊诧的心给压了下来,心中暗道,想来虽然是有着王妃的名头,但是便是王妃,到了定安候府这里也算不得什么,看来还是有眼力界的,不拿架子压人。也是呢,压得了什么,当年那模样出来,再怎么着也不过镀了层金子而已,里面能有什么干货。

众人这样想着,便将刚才江蓠初来带给他们的震撼给抛开了去,跟在后面去瞧瞧。

江明樱一看这样,忍不住甩了手离开,江明炎喊之不及,便也随着她去了。

那边明月和彩云跟在后面,要到了幽竹园的时候,两人便从后面走出,对着江蓠道:“王妃,我等先去看看。”

江蓠微笑着点了点头。

明月和彩云两个走了进去,身后的众人等了一会儿,最后开始便闲得无事四处打量,悄悄的将自己的目光从江蓠的头发顶打量到她的脚底,女人打量女人,有时候比男人更细致,也更苛刻。

就在众人的心思四处飘散的时候,突然门内飞出来一些东西,“砰”的一声落到地上,五姨娘顿时一声尖叫。

众人盯了她一眼,然后将目光看向那扔出来的东西,却是一件上好的汝窑瓷器。

这是干什么?

大家面面相觑,可是紧接着,“啪”“砰”“咔嚓”的声音再次从门内飞了出来,胆梅瓶,方青瓷,白玉雕,到了最后,那两个丫头抱着一团东西出来,然后毫不犹豫的丢在地上。

是一色的蚕丝雪被。

江明炎即使再忍得,一张脸也不由抽搐了一下,然后微微提高了声音:“你这是什么意思?!”

将他们布置的东西全部扔了出来,这是存心让他们丢面子的?

旁边的五姨娘已经咿咿呀呀的道:“哎呀,这真是作孽啊!这都是按照大小姐的规格布置的啊,瞧这瓷器玉雕,都是皇上赐下的好东西!怎能这点眼力界都没有呢?真是作孽啊!”

她想要一件东西也不能得到,这回看着这些好东西被砸得干干净净,一颗心痛死了去。

而江蓠却依然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听见这些话是的,反而明月冷冷淡淡的道:“江公子,来的时候殿下吩咐过,王妃的身子比较挑,在楚国是用惯了好东西的,叫奴婢来看看,若是不中意的,就换了。这些东西太糟糕了,实在入不得奴婢的眼。”

江明炎心中怒火中烧,冷冷的道:“好东西都搬到王妃这儿,暂时没有存货。”

那意思再过明显不过,你们将东西摔了,这儿没别的东西,你们就将就着吧,别给脸不要脸!

明月依旧安安静静的道:“殿下便是害怕发生这种事。定安侯府虽然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有些东西却不一定能尽善尽美。所以叫奴婢们从南国带来了些东西,稍微凑合着用一下。”

说完这句话,她拍了拍手。

这样一个美貌的小丫头,生得这样一副好相貌,却开口奴婢闭口奴婢,那楚国的那个九皇子私养了这些丽人,不偷腥才怪!恐怕那身子弱的连腥都偷不了。

想到这儿众人看向江蓠的目光难免有些可怜同情。

不知道能拿出什么东西来“凑合”呢。

清歌的目光一瞟,看着那些人明目张胆的奚落目光,还有江明炎嘴角压下来的讽刺的笑意,不由得就想勃然争辩,可是却被江蓠轻轻抓了抓手,她抬头看着自家姑娘那嘴角似有似无的笑意,还有那双清凌凌的眸子,顿时将一口气压在了心底。

而此时,一群黑衣人抬着些箱子走了进来,那箱子都是镶金嵌玉的,刻着繁复的花纹,倒也是精致。而紧接着几个绿衣服的侍女走了过来。

他们都是楚国那儿带来的,到了这儿几乎没有将定安侯府当成别的地,自顾自的做着事情,将江明炎等人看成了死物。江明炎发作不得,只能黑着一张脸看着。

那些侍女走了上来,将那些箱子打开,瞬间一阵潋滟宝光袭来,灿然的几乎让人都睁不开眼。

然后,众人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侍女捧起一件又一件的东西进入屋子里。

这些东西,别说是定安侯府,便是整个南国,也找不出几件,几乎全是绝品,众人的脸色惊疑不定,白的白红的红,一瞬间像是被颜料给炒了一翻。

五姨娘抖着手,道:“不会偷来的吧。”

------题外话------

今晚十二点二更,明早上来看吧~

谢谢大家滴月票:

心上人。 投了1票

暖化他 投了1票

疯疯癫癫的钕人为你而癫 投了1票

谢谢疯疯癫癫的钕人为你而癫和anniel滴评价票

谢谢[hewelg8922滴5朵鲜花

暖化他滴250朵鲜花

对于250这个数字我真的有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