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6章 柳河风月

第十六章 柳河风月

楼西月这般的跳入水中,楚遇理都没理他,那茹娘弹琵琶的手微微一顿,但是接着流水一般的弹起来。

嘈嘈切切错杂弹。

江蓠执起茶杯,放入帷帽之下,喝了一口,而楚遇却含笑道:“茹娘可会弹琴?”

那茹娘摇头道:“不会。”

楚遇笑道:“借在下一用,如何?”

那茹娘这时候方才抬起自己的头看了楚遇一眼,道:“客要用,那是自然。”

而抬高了自己的声音,道:“小环,将琴取过来。”

立马就有丫环从旁边将琴给取了过来,楚遇伸手接过,抬起自己的手拨了拨,那声音十分厚重,即使几个音符,也是古韵悠然。

那茹娘从旁边递来帕子,道:“这琴许久未用,贵客还是擦拭一番的好。”

楚遇道:“不必。”

他将长琴横放到自己的膝边,突然间手指一拨,顿时音如明珠,弹跳而起,那茹娘的手也停了下来,然后落到楚遇那双手上,琴弦手,折梅指,指下翻飞的琴韵,竟然是悠然入骨的缠绵悱恻。

江蓠心中也微微惊讶,楚遇弹琴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琴韵根本不像是楚遇的风格,对于楚遇来说,或许那种大开大合的超逸才是心境,但是却能将女子擅长的韵味弹奏的如此登峰造极,倒是让江蓠刮目相看了。

这琴声顺着一湾水直直的流淌下去,连对面的茹娘都听得仿佛痴了一样,更遑论这外面的人了。

而楚遇的琴声还未落尾,外面已经有人的声音传了过来:“里面弹琴者是谁?请出来一见。”

这声音,似乎是陈之虞的。

但是三人都没有出声,陈之虞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在下只是想请姑娘来弹奏一曲。”

江蓠看着楚遇——你是想干什么?

楚遇在下面握住她的手,然后竟然对着茹娘道:“在下想请你帮一个忙,可否?”

那茹娘看了那把琴一眼,叹了一口气,道:“贵客请说。”

楚遇将琴放到对面的桌子上,顺手捞开了帘子,他微微的侧身,然后和江蓠一起隐藏在陈之虞视野的盲区,陈之虞道:“是姑娘?”

茹娘换换点了点头:“是。”

陈之虞道:“请上船为我们弹奏一曲可否?”

茹娘抱起了琴,道:“可以。”

她说着抱起了琴,然后站了起来,在出去的时候对着江蓠和楚遇微微一弯身子,然后便走了出去。

江蓠道:“刚才那曲子根本不是茹娘所奏,她能不能应付?”

楚遇含笑道:“阿蓠,你认为茹娘真的不会弹琴?”

江蓠看向他。

楚遇将她的帷帽摘了下来,道:“不会弹琴的人又怎会放琴?而且还是有名的檀宗琴?而且那琴上的指痕不知道多少。她的琴技,比我只高不低。”

江蓠道:“那我们……”

楚遇拿起带来的包袱,然后将包袱打开,里面却是两件水靠,他道:“今晚听墙角去。”

楚遇叫了那两个丫头进来,吩咐他们无须再来打扰他们,那两个丫头领命去了,两人这才换上水靠,画舫轻轻的荡着,慢慢的飘向远方,画舫到了长桥之下,楚遇将自己的手一伸,道:“握住我。”

江蓠的手轻轻的握住他,楚遇将她紧紧的握住,然后遁入水中。

波纹浅浅的荡漾开来,声音淹没在歌舞升平中,江蓠的身子浸入水中,便感受到一股冰凉,可是这感觉刚刚窜起来,楚遇那温暖的气脉已经顺着她的掌心传了过来。

江蓠心里暗叹,只能紧紧的反握他的手。

江蓠憋着气,然后往那艘大船船底行去,这艘楼船极大,有三层的高度,虽然这柳河很大很深,但是也只是刚刚将那艘大船带起来。

江蓠游到那船底,便觉得呼吸有些急迫了,但这大船周围都是小画舫,根本没有办法去换气。而且不时还有船杆戳入水中,灯火被割裂,远远近近像是一块打碎的镜子。

就在这个时候,楚遇一只手抓在船底,另一只手穿过江蓠的腰,然后搂着她贴近他,俯身渡气。

气息缓缓的传来,楚遇的声音从耳边擦过:“放轻松,闭眼,感受一下。”

江蓠瞪大眼睛看着他,楚遇看着她微微吃惊的样子倒是微微的一笑,眼底也浮起浓重的笑意,这傻姑娘,肯定是以为是什么了,他不由得深了下去,含住她的舌头,但是也只是浅尝而止,笑了一声,然后道:“听声音。”

江蓠顿时明白过来,脸这才后知后觉的热起来,她吸了一口气想要使自己平静下来,却反应过来这吸得是楚遇的气息。

楚遇笑了起来,这笑得时候气息便微微一错,那细微的水泡便从两人的嘴边冒了出来,像是一条鱼,他无奈的捂住江蓠的眼,轻笑道:“听。”

黑暗中,无数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延伸如她的耳朵,脚步声,划水声,唱曲声,杯酒声,衣襟摩擦过的声音,声声入耳,而在江蓠的脑海里,那些人的声音汇聚起来,然后成为一幅生动的画面,纤毫毕现。

她听到一阵急切的喘息声,还有呻吟声,这声音江蓠明白,顿时就想转开去,但是那声音却摆脱不了,她心中明白,自己能听到这些声音恐怕是依靠楚遇,可是楚遇这般听人床角干嘛?

就在她不明的时候,喘息声中有一道声音响了起来:“你倒是叫我好想。”

那声音还微微急迫,显然是刚刚云雨之后,而之后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总有一天我们会面对面的,嗯?”

那声音略显轻佻,江蓠的脸色倒是莫名的一僵。

皇甫惊尘……

这人的声音竟然是皇甫惊尘,在她的印象中如水墨一般清雅的人,竟然是这样?!她的心中微微一惊,有什么模糊的景象从脑海中冒出来,但是这景象极快,快的抓不住。

之后似乎又是**的声音,而此时声音也移开了去,响起脚步声,然后是一个人被劈晕的声音。

而此时楚遇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楼西月。”

——

楼西月湿淋淋的水里钻出来,爬上了船尾,一把劈晕一个侍卫,三下五除二的将他的衣服扒了,然后换到自己的身上,将他晕过去的身体往杂物仓一扔,然后往船楼走了过去。

楼船上的灯笼在风中吹得飘飘荡荡的,楼西月在这层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自己想要的消息,正准备转战,旁边却转出来一个中年男子,对着他道:“过来过来!怎么你还在这里!别的人都在忙着!去,将南边来的浆果送上去。”

楼西月急忙打了个哈哈,然后随着那中年男人往前走,看见两大篮子的浆果,便伸手一提,旁边的一个丫头道:“一个懒鬼!别人忙得底朝天的,你倒好,在外面吹冷风。”

楼西月靠过去,笑嘻嘻的道:“好姐姐饶了我呗。”

那丫头看着那张脸,倒是微微一呆,不由“扑哧”笑了起来,道:“算了算了,你是哪儿的,怎么从没看过你?”

楼西月笑嘻嘻的道:“隔壁李小子的大舅的二叔的妹妹的儿子今日生病了,让我来代替一晚上。”

这番弯弯绕绕,那丫头哪里肯废心思去想,自认为娇媚的横了一眼,道:“长得倒挺俊!”

楼西月心里呵呵一笑,老子倾到王都三千美女的时候你丫的还在哪里。

那丫头带着他走到第二层船楼,后面的那间小房里正在弄着食物,楼西月将浆果放下,然后顺手接过一个人的盘子,笑道:“我来我来。”

于是便随着端盘子的丫头侍卫往旁边走去。

楼西月跟在后面,小小的船道两边,倒是站满了侍卫,盘子扎得极稳,看来是有几分真功夫的,不过想起刚才在船头上见得那个纤纤身影,顿时心里仿佛被塞了一把火,直烧得肠穿肚烂。

船内的谈笑声传来,丝弦一声声的奏起,楼西月端着果盘进入,便看见花枝招展的美人翩翩起舞。

他的脚步微微一顿。

船舱内倒是莺歌燕舞的一群群,而正中,皇甫惊云正搂着一个美人谈笑风生。

那个美人。

楼西月当即忍了又忍,才忍住没将手中的盘子扣到皇甫惊云的脑袋上!

妈的!爷的女人也敢动!

那个美人正是苏柳,她此刻退去了冷艳,笑语盈盈的端着一杯酒正慢慢的递到皇甫惊尘的嘴边。

妈的!

楼西月的眼睛从她露出半截手臂的衣袖掠到她穿的太过清凉的身体,最后落到她歪坐着从纱裙之下露出的雪白的赤足下,眼角急剧的抽搐。

不过楼西月怒得时候固然是怒翻天,但是怒道了极致,反倒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他笑得那是春光明媚,手里端着果盘穿过舞姬,然后直直的走向皇甫惊云那桌。

他笑道:“大爷,东西来了。”

而皇甫惊云和苏柳抬起了头,苏柳的眼里顿时厉芒一闪,看着她这模样,楼西月倒笑得更欢快了,然后将手中的果盘往下一放:“荔枝来了。”

他将荔枝放到桌上,然后松手,但是刚刚松手,那果盘便瞬间一翻,然后“咕噜噜”的一倒,然后恰好倒在了皇甫惊云搂着苏柳的腰上。

楼西月立马脸色大惊,装作吓得惊慌失措的用手去抓苏柳的腰,将皇甫惊云的手从苏柳的腰上扒拉下来,急哭了一般:“大爷,对不起!姑娘,你去换一身衣服吧!小的不是故意的!”

苏柳捏着酒杯的手都快泛白了。

她也恨不得将酒杯摔到楼西月那张看似大惊失色,实际暗藏鬼胎的脸上!

又坏了她的事!

皇甫惊云皱了皱眉,道:“你去换身衣服吧。”

苏柳温柔的笑了笑:“是。”

她说着站了起来,然后走了出去,转入第三层,刚刚到了上面,楼西月便立马从后面追了上来,苏柳一拳挥了过去,压低的声音掩不住的怒意:“我真想杀了你!”

楼西月身子一偏,立马握住她的拳头,笑得特得意:“啧,怎么?”

他说着手一收,然后将她狠狠的一拽,一把搂住她的腰,然后狠狠的往自己的胸前一按:“告诉你,这里,只有爷能砰!”

她的衣衫本来便薄,这般将她往自己的身上一按,楼西月便觉得那优美欺负分分寸寸的挨着,软的到了心里,那长腿贴着他的腿,他当即便有了反应。

苏柳的柳眉顿时狠狠的一扬,然后脚一抬,在楼西月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使劲的一踢!

楼西月顿时大惊,飞快的往后一退,但是却还是迟了一步,急忙伸手捉住她的腿,可是那部位已经被扫了一脚。

他顿时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冷汗“刷刷刷”的冒了出来,他咬牙切齿的道:“你这是要废了我?!”

苏柳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抓起他,然后走到船尾,朝着一个没人的地方甩了下去,然后转身,往房间里走去。

若非他是楼西月,她一定将他给千刀万剐了。

苏柳嫌恶的看了看自己的腰,刚才那皇甫惊云的手搂上来的时候让她觉得恶心,可是她还得忍着,这点倒是还要感谢楼西月的,不过想起刚才他对自己的动作,她就觉得一股子怒气往上冒,她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衣服,准备换上一件新的,她脱下自己的衣服没料到抹胸也湿了,她便转过自己的身子想要去找抹胸。

她刚刚转身,顿时脸色一僵。

楼西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的后面,直直的盯着她,鼻孔里挂着两管鼻血。

她实在没有想到楼西月竟然恢复的这么迅速!

她此刻全身上下就只穿着抹胸,在这一瞬间,她也是呆了,根本没反应过来去拿自己的衣服去挡,少女仿佛茉莉花般的身子颤巍巍的,极尽柔和而有刚劲之美。

楼西月的鼻血轻轻的一声,“嗒”的一下落到船板上。

苏柳这才反应过来,又羞又怒,一张脸红白交替,她一把抓住旁边的衣服挡住自己的身子,一字字的道:“楼西月,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