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黑压压的头颅,黑压压的胳膊,黑压压的箭矢,黑压压的天色。

所有的锋芒都对向他们。

而在这瞬间,那几十名暗卫迅速的聚拢在江蓠和楚遇的面前,他们迅速的解下自己的黑色的铠甲,微微一转,已经变成了强有力的盾牌,“叮”的一声合拢在一起,在两人的面前挡出一片安全之地。

远处传来一声长久的命令:“射——”

这一声气脉悠长,这皇宫如此之大,但是这声却远远近近的次次第而来,竟然随着这呼喊而越来越清楚,这样的功力,绝非一般人能有。

然而更重要的是,这个声音虽然粗,却是个女人,而女人要做到这一点,恐怕也只有龙求月才能做到。

“咻——”

万箭齐发的一瞬间,整个天空都被这瞬间叮破而来的黑影布满,那些箭矢一路破关斩将,在檐牙高啄间留下鲜明的痕迹,一声声“叮”的声音仿佛雨点一样的落下,密密麻麻。

江明琅被那个人提在手里,看着眼前的景象,吓得尖叫出声,而呆在院子里的众人一抬头,就可以瞥见整片天空都已经被完全的覆盖,唯有那种撕裂的风声带着,将整个空气都稀薄起来,那每一支箭,都仿佛要射到他们身上一样。

“叮!”

齐齐的一声,仿佛震得整个宫殿都抖了起来,从上空俯视而去,以楚遇和江蓠为中心的,密密麻麻的箭矢仿佛水藻一般的覆盖整片土地。

“推进!”

那一声嘹亮悠远的声音再次喊了起来,于是可以听见铁骑向前,呈扇形将他们紧紧的包裹住。

楚遇握住江蓠的手,瞟了一眼盾牌前面厚厚散落的箭矢,道:“以西北方为突破口前行!”

“是!”

箭矢如云,在瞬间逼了上来,扇形的范围再次缩小,虽然推进的范围很小,但是对于楚遇他们来说,每一步的差异都可能将他们断送在这里。

楚遇道:“护住王妃。”

他的话音一落,突然间拂袖而起,这一瞬间他成为所有人的目标,白衣招展中,那一记目光彻骨,无所畏惧。

“射!”

那一声声音再次断然喝出,从他跃起的刹那,她就可以知道这个人是整个队伍的中心,只要将他给解决了,一切都不是问题。

箭矢再次飞速的闪来,铺天盖地织成一道网,那般清晰的盖下来,宛如死路。

青锋剑如月光,一刹那横飞而起,这一剑渡过山水万程,终于在此刻渐染上点点的凌厉,初时是一抹月,然后变成一片光,这光一路蜿蜒,变成水,终成浩荡。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嗤——”的一声,是光影交错中划开的箭矢之声,摩擦着,最终在面对那一把剑的时候轰然坠落。然而这一道剑势未落,另一道剑势却再次起来,密不透风的在瞬间将所有的攻击挡下去。

江蓠伸手拿起自己的弓箭,在指尖将弓弦一捻,然后微微试了一个角度,对着远处那个女人射了出去。

这么远的距离,她其实没有一点的把握,但是不拼一下怎么心甘?

此时那个一身黑衣的女子,正全神贯注在楚遇的身上,她从来没有想过,一个这样年轻的男子,竟然有如此的力量,这几乎是违反规则的。

是的,规则。

她表面平静,然而内心却在不断的起伏,直到听到一声惊呼:“小心!”

小心?!

她猛地回过神,只看到一道光急速的飞来,她猛地往后一退,这一退几乎用尽她所有的功力,但是即便这样,那支箭却沿着自己的耳廓擦过,一丝鲜血沿着耳垂慢慢的滑下。

她的目光直直的往江蓠所在的地方看去,但是却只看到盾牌林立,将那支箭射出的地方包裹的滴水不漏。

江蓠知道这一击不中,想要再次出手那就是难如登天了,她心中可惜,却知道现在再次出手是极其不智的。

而此时,楚遇锋芒毕露,暗卫在瞬间已经借着整个羽林卫一窒之时,快速的做出了反应,然后瞬间往西北方破开!

刀光闪!鲜血瞬间杀出来,弓箭利于远程作战,一旦距离过近,就会失去所有的优势,而他们论近身格斗,根本不是楚遇的暗卫的对手,所以在一瞬间,便如潮水退开。

扇形的攻击队伍在瞬间撕裂开一个口子,然后人群开始挤进去,硬生生在那片队伍中切割开,然后袭往西北方向。

青霜剑在楚遇的手中一挽,又一波的箭矢再次来临,楚遇的身子往上一掠,仿佛一叶清羽般的一转,箭矢在他的脚底聚集,而楚遇的脚步却在此刻落下,然后在距离的箭矢之间轻轻一点,然后旋然而起!

这一借之力,却已经让他的身体如青燕般的飞往西北方向。

而在另一波箭矢来临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回归队伍,而此刻,众人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谁又能想象得到这样的箭的攻势都无法伤他一丝一毫呢?

那个女人再次大声喊道:“准备——”

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所有人就看见黑暗中一个白色的身影飞了出来,那些羽林卫急忙的将自己手中的弓箭一搭,然后准备迎上去!

然而,就当箭在弦上的时候,女人的声音却突然道:“慢!”

但是即使这样,她身后却还有不少的人将自己的箭放了出去,她不得不将自己身上的披风一拉,然后豁然跃起,手中的长枪飞快的一打,不躲不闪,胳膊上受了一箭,才将那些射出去的箭完全的收回来。

而那个白影最终散开,众人这才看清楚,那个白色的衣服里包裹着的,是龙宝鸽。

刚才被抓住便被制住了穴道的南国公主。

他们这么一停顿,再次转向西北角的时候,楚遇他们一行人已经消失在眼角。

女人将自己胳膊上的箭矢抽出来,然后往地下一扔,骑着马迅速往龙宝鸽那里跑去,羽林卫自动分开,她骑马到龙宝鸽面前,却发现她的身体完全的僵直,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她,却没有任何的感情。

女人用长枪将龙宝鸽挑起来,冷嗤一声:“已经是个活死人了,也好。”

她说着用长枪将龙宝鸽挑扔到人群里,然后看着楚遇他们消失的方向,道:“既然不能活捉,便杀得干干净净!他们去的方向是延新殿,那是死路,准备火箭。”

“是!”

楚遇一行人此时已经退到了延新殿内,江明樱挣了挣,怒道:“放开我!放开……”

她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嘴里已经被塞了一个东西,那东西散发着恶臭,也不知道是什么,她几乎被熏得晕了过去,想干呕都呕不出来,几乎要将她逼疯。

她哪里知道,一进来别人就嫌她闹腾得紧,便随手抓了旁边的一块布塞到她的嘴里,而这里,却是冷宫,这些步,都不知道是那些冷宫后妃裹了多久的裹足布。

江蓠一进来,便去看楚遇,她记得跟着进来的时候看过周围,这完全是死角,此处已经是皇宫西北的尽头,只有这一处宫殿,别人一追来就会将目标锁定,根本没有缓存的时间。

而她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外面已经传来嘈嘈杂杂的脚步声,然后火光有瞬间的明灭,从菱花纸糊的空隙里露出来,而此时,楚遇一伸手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拉。

江蓠刚刚退开,一支火箭突然穿透纸糊的门户,然后直直的射来,这般的准头和感染力,所有的羽林卫中,恐怕就只有那个女人能有。

而那支箭却依然前行,竟然朝着江明樱射去,现在这个时候,谁还管她,她惊恐至极,飞快的对着旁边的人瞪大了眼求助,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动手。

而她的身子根本动都不能动弹,眼见那支箭向着自己的脑袋射来,当即在猛然之间只能将自己的脖子一缩,这样的一缩,那支箭就擦着她的头皮一过,她松了一口气,但是这口气刚刚起来,她便陡然间更加睁大了双眼!

火!

烧焦的气味瞬间冒了出来。

她的发!她的头发!

她乌黑的发沾了火,因为抹了太多的桂花油,火舌瞬间腾了起来,发丝也跟着撩了起来,头皮传来入骨的疼痛,头发枯黄的卷着掉落下来。

“唔……唔……唔……”

她声嘶力竭的吼着,然而却只能发出这样简单的声音,眼泪不由自主的滚落,她几乎快晕过去了,可是那剧烈的痛却让她清醒至极。

她不要这样!不要!

她的身子倒了下去,快要痛死过去的时候看到一只脚向她踩过来,她几乎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了,屈辱?剧痛?这一刻她恨不得自己死去。

那只脚“好心”的在她的头上一一踩,一蹭,终于将所有的痛苦都阻绝了。

但是她已经痛得晕了过去。

而此刻,“叮叮叮”的声音再次传来,箭矢钉上木门,火光瞬间沿着老旧的干木舔上来,一路纵横,“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来,刹那之间,整个宫殿都被火吞噬。

腐朽的老木摇摇欲坠。

江蓠看着楚遇对着那些暗卫抬了抬手,那些暗卫迅速的一闪,接着一人扛着一具尸体出来,整整七十三具,正好是楚遇这一队人马加上江明樱的队伍。

江蓠微微诧异的看着楚遇,然而楚遇却对着江蓠微微一笑,道:“先出去再说。”

房梁开始落下,火星子溅开,楚遇挥袖帮江蓠掩住,然后往里面行去,那些暗卫将底下的一块石板抬起来,露出一个洞来,楚遇带着江蓠走下去,燃烧的横木一块块落下来,瞬间淹没下去。

江蓠和楚遇穿过黑道,前面的暗卫举着火把引路,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到了头,前面的暗卫将旁边的一个机关一扭,然后,外面有熹微的光亮冒了出来,楚遇搂着江蓠的腰将她带了出去,然后身后的人也跟着迅速的出来。

江蓠这才打量起周围的一切,才发现这里是一个房间,那些暗卫在进来之后便悄悄的退开,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楚遇和江蓠二人。

江蓠此时才能静下来细细的看他,楚遇伸手将旁边的窗户轻轻打开,刚刚开出一个缝隙,便迅速的掩上。

江蓠本来有满肚子的话要问,但是看到他这个奇怪的动作,微微有些好奇,便要去看。

楚遇干咳了一下,还在想怎么措辞,然而江蓠的手已经轻轻一点,于是一扇小小的窗户便推开。

楚遇的手本来按住窗户,但是这里的窗户都设计的十分巧妙,大窗户里面嵌着小窗户,江蓠的手指刚好点在小窗户上,于是,那巴掌大的小窗户边轻轻的打开。

而江蓠也微微一呆,却没有发现对面的一架汉白玉石桥上,正有一男一女正在颠龙倒凤。

刚刚出了生死场,一下子便见到如此景象,倒是让人微微一呆。

本来江蓠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看到楚遇也是错愕的样子,想起刚才那般危险尚且从容,到了现在竟然有这样的表情,倒是让她感到微微的轻松。

她看着楚遇,问道:“这是什么地儿?”

楚遇已经恢复一贯从容,将那扇小窗户关上,道:“上林苑。”

------题外话------

我慢慢补字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