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章 生死茫茫

第一章 生死茫茫

补上~最近用手机发文我也是醉了~谢谢~

哎,谢谢liu907098滴6张月票和评价票,还有暖暖的1张月票,hewelg8922滴两张月票~

文中引用的诗是《诗经》中的《葛生》~

------题外话------

风间琉璃抹了抹自己的嘴唇,脸上带着恶意的上上下下看了她一眼,笑了起来:“将你自己洗好了到我的**,陪我几天。如果我心情好了,或许会告诉你。”

江蓠颤抖起来,道:“什么条件?要我的命我也答应你。”

风间琉璃眉间的朱砂鲜红如血:“不过,我有个条件。”

江蓠猛地睁大了眼睛。

风间琉璃看着她抬起头,嫌弃的看了她一眼,道:“他或许并没有完全的死去,你想不想知道怎么办?”

江蓠抬起头来。

风间琉璃道:“如果我告诉你一个有关楚遇的秘密,你要不要听?”

江蓠动都没有动。

阳光突然间扑了进来,然后她似乎闻到一股香气,然后,一个妖娆轻蔑,甚至带着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真丑。”

“吱呀——”一声。

我到底不知道些什么?你告诉我啊!

到底,是多久?

子修,子修……有人说这世间最浓厚的感情都抵不过时间,可是你告诉我,你要我怎么去忘记你?我要让你怎么去忘记我?

她紧紧的抱着那些画,仿佛抱住心中唯一的希望。

子修,你到底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你要我活着,可是你还有多少东西默默的咽下?

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伸手捧起一叠画,然后紧紧的贴到自己的心口。

都是她,只有她。

书架上全是画,她几乎不敢想象,这到底有多少幅画。

江蓠站起来,突然拼命的将旁边的书架给扫开。

这是她还在现代时候的画面,从她婴儿的时候开始,一二岁,三四岁,她现代的旅程几乎都在那里,每一笔都去捕捉她,一幅幅数下来竟然还有两三百幅。

她的脑袋嗡嗡的,这些画面她几乎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但是此刻被触碰,却突然从脑袋里闪烁出来。

但是,分明不是!

这一幅幅画,都是她,却满满的是用素描的笔法画的,她当年画画的时候爱用笔在画角画一个圈,现在这些一幅幅画,那些圈打得一模一样,几乎让她是她自己所画。

一幅幅画在眼前摆开,她的手抖得甚至连那薄薄的一张纸也托不起来。

一幅,两幅,三幅……

她的手突然间剧烈的颤抖起来,然后飞快的拨开。

她的手拨开一片折子,然后抚摸上一幅画。

江蓠将这些东西放下,慢慢的蹲下身去捡那些东西,她的目光漫无目的的扫过,突然一顿。

她的手缓慢的抚摸过,早以为干涸的眼泪却突然落了下来,她的手一碰,压在书案旁边的东西突然间层层叠叠的落下来,洒了一地。

江蓠轻轻的触碰那些纸张,这些她熟悉的字,这些她陌生的字,她的眼中只有那些字迹,根本没有注意到上面的内容,对于她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楼西月点了点头,然后退出去将门轻轻的扣上。

江蓠点了点头,道:“你出去吧。”

楼西月推开门,指了指那桌上放着的纸张,道:“就在那里。”

这短短两天时间,她仿佛突然间瘦了许多。

楼西月点了点头,看着江蓠那散乱的发,她那根本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和嘴唇,欲言又止。

江蓠道:“带我去。”

楼西月道:“在那间废弃的书房里。”

江蓠问道:“东西在哪儿?”

楼西月张开口,道:“殿下还给我写了一些东西。”

江蓠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她站在楼西月身边,问道:“他还对你说过什么?”

江蓠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楼西月就在那外面站了两天。

——

他真的一点事也没有,他什么事也没有。

楼西月扯了扯嘴角,道:“我没事。”

而这个时候,一个高瘦的身影在他的面前站定,苏柳喊了一声:“楼西月。”

楼西月站在外面,抬头看了看天空,狠狠抹了一下眼,脸如死灰。

楼西月终于默默地捡了剑,然后呆了一会儿,方才走了出去。

楼西月还是没动,江蓠拿起剑扔了过去,道:“出去。”

江蓠头也不回的道:“你放心,我不会死,我答应了他要好好的活下去,我便会好好的活下去的。”

楼西月站着不动。

楼西月就站在身后,直到最后,他才听到及冷淡的声音:“你先出去。”

我舍不得,舍不得让你一个人走。

没了你,你要我怎么好好的活着?!

你要我好好的活着,你要我好好的活着,你就是这么让我好好的活着的吗?!

你早就知道这么一天了是吗?当日在东支的那一场棋局,是你早就预谋的吗?

“子修!子修!”

这一刹那,泪水突然汹涌的涌了出来,憋了这么多天,她终于痛哭出声,滚烫的泪水落在他的手心里。

江蓠拿起他的手,将他蜷缩的手指展开,一个白水晶棋子在他的手心里躺着。

曾经的他,哪怕是她微微的一个眼神,他都可以感受得到,但是现在,她这么唤他,但是他却再也无法回答了。

这声轻怜如梦,但是却再也唤不回想要唤回的人。

她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然后抓起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脸颊边,低低的唤了一声:“子修。”

到了此刻,那些纷至沓来的情绪完全的消散,只有永恒的沉寂,她慢慢的在的身边跪下,然后抬手抚摸上他的脸颊,这张脸却依旧栩栩如生,但是却再也没有一丝的气息,他的脸上有无数的伤口留下的痕迹,虽然淡了下去,但是却怎么也掩藏不了。

她终于,在他的面前站定。

楚遇的尸体被完好的摆放在冰冷的玄冰上,江蓠拖着剑一步步走到他的身边。

江蓠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我要,去见他。”

这个天下寂寞如雪,再没有那日梅花依旧,隔着生死送上一抹暗香。

楼西月突地跪在地上,双手按在脸上,所有的伪装都再也承受不住,他痛苦的蜷缩在地上,道:“嫂子,我真的没有办法啊,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泪水顺着流了下来,她淡淡的补上一句:“他一生那样的孤独,我怎么舍得他一个人走?”

楼西月急忙奔上来想要阻止,但是却被江蓠阻止:“楼西月,我只要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楼西月,你们,到底,想要怎样去骗我?我只要你,告诉我他在哪里就可以了。”

江蓠就那样看着他,手不停的颤抖,突然一个转换,将那把剑放到自己的脖子上,凌厉的刀锋刮在她的脖子上,鲜血流了下来。

楼西月嘴唇动了动:“我不知道。”

江蓠的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眼睛通红,疯狂却是凶狠的:“他,到底在哪里!”

楼西月就站在那里,紧紧的绷着身子,脸僵硬的像个死人,他拼命的想要挤出点笑意,但是看着面前的人,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江蓠站在那里,只觉得天昏地暗,她的手猛地抽出挂在旁边的剑,指向楼西月,近乎奔溃的道:“他在哪里!哪里!”

楼西月道:“殿下啊,他有事先回了楚国一趟,过个个把月就会回来了。”

江蓠上前一步,声音仿佛枯木:“楼西月,我问你,他在哪儿!”

楼西月勉强的笑道:“你说谁啊嫂子?”

她撞开一扇扇门,但是却发现没有一点的痕迹,她赤着眼回头看着紧紧跟在身后的楼西月,一字字道:“他在哪里?”

空的!空的!都是空的!

江蓠看都没看他,只是猛地冲了进去,飞快的往这无名城的宫殿冲去。

她看到了楼西月,他站在那里,有瞬间的呆愕,但是瞬间又挤出一丝笑来:“嫂子怎么回来了?齐薇姑娘呢?”

但是门开了又怎样呢?

“开门!”

星辰落下,日头升起落下,她已经毫无知觉了,看着那无名城的城门在自己的眼前,她直直的从马头上跌了下去,然后扑到了城门上,近乎嘶吼的喊出一声:

但是这样的天空,却依旧明朗而灿烂的,一个人的悲喜罢了,他人怎舍得流下一滴的泪?

她不知道疯狂的奔了多久,恨不得天地间来一场大雨将她浇醒,告诉她这不过是一场幻梦,是假的。

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独行?

如果你敢这样,你敢这样!

为什么,在她认为再也没有任何的事情能够阻挡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幻空花?子修,即使我这次不去找齐薇,你是不是也有理由将我骗走,然后一个人独自面临死亡?

这两个字在唇舌间打转,这个瞬间,她想起了什么,她想起了大雪中的那次相握,她觉得那是宿命的到来,才发现,这不过一场来不及说出的永别。

子修,子修。

天地变化为混沌一色,整个世界再也没有别的颜色可以寄托,她只觉得眼前看不清楚,伸手抹了一把脸,才发现是冰凉的一把泪。

明月和彩云紧紧的跟在身后,但是等他们追过去的时候,江蓠已经骑上了踏雪,拼命的在黑暗中疾驰。

她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的往黑暗中奔跑而去。

她甚至连哭也哭不出来。

予美亡此,谁予独旦?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哀歌。

当时在东支,他承诺过他会回来,但是现在,他承诺过什么?

子修,是你吗?

她听到有人来喊她。

这偌大的人世,却突然变得空空荡荡,一种极致的寒冷从心口发出来,然后浸入身体的每分每寸,她按住心口,慢慢的无声的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跪了下来。

原来,这就是原来么?

“记得别碰太冰的水,穿厚些,多吃点东西,别吹海风。”

“不管男孩还是女孩,带起来大概都很费劲。我想有个孩子陪着你,可以让你开心些。阿蓠,我大概忍受不了你的心里塞下另一个人,这样,也好。”

这一瞬间,到底是怎样的光在自己的眼前熄灭,那些灯火瞬间湮灭,所有的声音都消退的干干净净,只有那个声音震耳欲聋的在自己的耳边响起来,经久不息。

七月二十六。

七月,二十六。

那男子奇怪的道:“八月?你是说景明历啊,景明历只是中原那边的用法,如果推算开来的话,今日才是真正的七月二十六啊。”

“哦。”江蓠应了声,她似乎又听到旁边的明月问了一句,“今天不是八月吗?”

那男子奇怪的看了江蓠一眼,道:“七月二十六啊。”

“今天是什么日子?”

她突然听到自己问了一句话,这句话仿佛不受自己的意志所控制,就那么从自己的口中沙哑的问了出来。

“哦。”江蓠点了点头,突然觉得一股极致的揪心的阵痛传来,她觉得不对,但是哪里不对却说不出来,只觉得心口闷得慌,她抬头看着远处的灯火,一盏盏的在眼前次第展开,所有的景象都带着让人难以言喻的弯曲。

那人见江蓠容貌清丽,便道:“这是巫之一族在祭奠坠落的星辰,那些盛大的星辰的坠落,他们都会进行一场法事。不过这法事已经进行了三天,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受过这样盛大的礼遇。”

江蓠看到旁边有一个中原人,便问道:“这是什么歌?”

这个小镇灯火辉煌,江蓠看着,却突然听到一阵伤心欲绝的哭声,江蓠觉得奇怪,便和明月彩云一起去看,但是到了那儿,才发现是一群头带着昆仑奴面具的人,而他们也并非在痛哭流涕,而是在唱歌,只是那歌声如泣如诉,哀伤到了极点。

江蓠看着他们离开,然后从巷道转出去,明月和彩云在外面站着,江蓠道:“我们转转吧。”

但是挣扎最终无果,被孤城带着远离了。

齐薇怒道:“我要和阿蓠在一起!我才不想和你在一起!放开我!”

孤城看了她一眼,神色微微莫名,但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江蓠点了点头。

孤城道:“多谢。我先带她走了,待会儿来接江小姐。”

想到楚遇,江蓠的心里又莫名的被扎了一下。

孤城的嘴角微微的绷着,脸色平静,但是江蓠却看到他的手指微微用力的握着,不知道心里还怎么的惊涛骇浪。这两人,也是绝了,一个喜怒分明,一个和楚遇一样,什么都擅长于隐藏,不过者者更擅长的是隐藏自己的苦痛。

江蓠笑道:“多吃,多睡,好好养着,别太让她动了。她可能会喜欢吃点酸酸的东西,前面三个月身孕还不稳定,要多注意些。嗯,暂时就这么点。”

孤城看也不看她,只是对着江蓠微微颔首,问道:“江小姐,不知道要注意些什么?”

齐薇挣扎着,怒道:“死面瘫,你放开我!这不是你的孩子!绝对不是!”

江蓠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孤城一眼,那张和楚遇一模一样的容颜如玉,微微发呆,仿佛被雷劈了一样,齐薇看着他的样子,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就想跑,但是刚刚一动,便被一只手伸过来稳稳的往怀中一带。

江蓠继续扶额,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齐薇又是恼又是怒,猛的把自己的头一抬:“什么孩子?反正不是你的孩子!”

而这个时候,一把温凉冷漠的声音在她们的耳后贴着传来:“什么孩子?”

这个小东西倒是受折腾,齐薇这般没有母亲的自觉,不知道孤城到底要怎般时时刻刻的盯着。

说完极快的拉起江蓠的手,然后飞快的往前方跑去,江蓠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她拖着跑了很远,江蓠急忙拉住她:“孩子!孩子!”

齐薇的眼珠子飞快的一转,道:“别叫他,咱们走!”

江蓠道:“在你身后大概二十米处。”

“啊?”齐薇眼一瞪,立马小声的问道,“他在哪里?”

江蓠的目光一转,突然抬手拍了拍齐薇,道:“齐薇,孤城来了。”

恍惚了一下,她忽然想起以前都是楚遇抱着她,大概离开了有些不习惯,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没救了,想开口说话,但是却根本找不出理由来搪塞。

江蓠倒是微微一呆,摇头道:“我没什么感觉。”

齐薇看着却微微的发神,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但是她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阿蓠,这么几天我怎么没看到你好好睡过?”

到达那个小镇的时候天正黑,整个小镇都是灯火,一盏盏小花灯旋转飞舞,恍惚梦境。

江蓠点了点头。

因为齐薇的身子,所以行程自然慢些,所以一直走了三天,方才到了一座小镇,齐薇道:“这指数她这些年的冰山一角,先在这里呆呆。”

齐薇要将江蓠带到她的地盘转悠转悠,江蓠也没法拒绝,只有点了点头。

齐薇一觉睡到了快要正午,起来的时候又是懊恼,自己怎么这么爱睡呢,后来江蓠安慰她,怀孕的人都有些嗜睡,才让齐薇好受一些。

江蓠一呆,摸了摸她的发,然后站起来将火堆给弄大了些,天快要亮了,天空是黛青色的,晨风吹得人有些冷,江蓠拿起披风在身边拢了拢,想到楚遇的话,不由微微一笑,他现在,又在干什么呢?

于是两人直到天亮方才差不多说完,最后江蓠担心她的身体,让她睡觉方罢,齐薇不满的咕哝着,但是一转身便睡熟了,江蓠微熄灭了,微微好笑,她倒还没有睡意,起身揭开帘子,火堆快要熄灭了,明月和彩云缩在旁边,江蓠从帐篷里拿出些厚衣服搭在两人身上,明月就着她的手蹭了蹭,轻轻的喊了声:“娘亲。”

江蓠也笑,两人久别重逢,倒是有许多话想说,齐薇说得手舞足蹈,将她这近一年多的事情说得别样精彩,而江蓠却只是淡淡略过,她不善于刻画悲喜,心也淡淡,大多数都是听齐薇讲。

齐薇看了一眼点点头:“是,别管他们,几个臭男人而已,小心熏坏了你。哈哈。”

那边已经有人将帐篷给搭了起来,也升起了火,江蓠抬头,只看到刚才齐薇过来的地方有几个人影,便问道:“那是你的人吗?”

江蓠看着她这般坦诚的说来,毫无芥蒂,孤城将齐薇给找到了,两人终于圆满,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齐薇那般决绝,终于还是原谅,给予别人生路的同时大概也给了自己一条生路。

齐薇点了点头,高兴的道:“我有满肚子的话想说呢!你不知道现在我在那边多神气,哈哈,你不知道孤城那个面瘫,我随便怎么说也不甩一个眼神来,我真是气死了!”

江蓠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晚了,咱们就在这个地方休息,我叫人搭起帐篷,咱们说说话。”

齐薇道:“马车?不!我才不要!那东西闷死人,咱们骑马吧,我慢慢骑,总可以吧。”

江蓠看着她的模样,突然觉得好笑,然后伸手握住她的手,道:“咱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吧,不要骑马了,我叫人去附近准备马车来。”

齐薇哼了一声,道:“咱们两个要他来干什么?”

江蓠只好将齐薇的注意力拉开:“孤城呢?他怎么没来陪你?”

江蓠扶额叹息,她到底要怎么说才能让齐薇知道孤城和楚遇是亲兄弟,她的美梦根本没办法实现。

但是下一个瞬间,齐薇便笑了起来:“有孩子便有孩子吧,阿蓠你也快点有一个,咱们让两个孩子去玩,给他们定娃娃亲,哈哈,那是我早就听说过的事情,还没干过呢!你生个男娃娃,我生个女娃娃,青梅竹马什么的,简直不能更好!”

江蓠微微无语的看着她。

齐薇苦道:“我才这么年轻,要孩子干什么?阿蓠我要怎么办才好?我一点也不想拖着个拖油瓶。”

齐薇看着她,道:“要做母亲的人了,要注意些,别喝这些冷水了,你还这样的骑马,将你怀中的宝宝吓着了怎么办?”

“啊?!”齐薇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突然脸一红,怒道,“这个该死的孤城!老娘铁定要将他宰了!”

江蓠叹息一声:“齐薇,你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齐薇将水袋放下,看着江蓠的眼神有些奇怪,便问道:“怎么了?”

江蓠见了,心下觉得十分的快慰,见她的手腕上湿了,便拿出帕子帮她擦干净,她的手触摸到她的手腕,突然一怔,然后好笑又好气的看着齐薇。

她说着大咧咧的从自己的腰畔解下水袋,然后咕噜噜喝了一大口,那谁水从她的身上滚落下来。

齐薇又说道:“渴死我了!跑了那么久。”

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长串,眉飞色舞的,旁边的明月和彩云听得面面相觑。江蓠从她的拥抱里稍微离开些,发现眼前的女子晒得黑了些,不过眉目间的神采却愈加的浓厚,穿着一件男装,英姿不凡。

江蓠下了马,齐薇一冲上来便给了江蓠一个大大的拥抱,兴高采烈的道:“啊,阿蓠,你长漂亮了!这些日子活的很好吧!哎呀,要早知道你在这里呆了那么久,我早就来见你了!没人欺负你吧,欺负你老娘就将他给宰了!我现在厉害着呢,你要相信我!如果我是男的,肯定将你给抢了,管你的男人是谁!”

然后齐薇便骑着一匹马从那边冲了下来。

这声音仿佛玉珠子簌簌的落下,溅得让人的嘴角都禁不住勾起一丝弧度来。

江蓠抚摸着踏雪的鬃毛,而此时一串清脆的铃声欢快的响了起来,激越的在起伏的山峦里回荡,然后江蓠听到一个欢快清脆的声音自不远处冲了过来:“嘿!阿蓠!”

江蓠再次回头,耳边似乎听见那恍惚的时候那遥远的一声呼喊,一丝丝缠绕上来。

她微微的觉得不安,那种感觉在内心里一翻转,等到想要去寻找的时候,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痕迹可寻。

楚遇,这两个字在唇齿间悠然辗转,有甜蜜如沙,但是恍惚间一种仿佛失去了什么的感觉的涌上心头。

日头落下,明月升起,江蓠抬头看了看天,藏青色的天空明月大的就像是触手可及,她忽然想起楚遇对她说过的话,果然如此漂亮,如果他在身边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