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6章 魅生乱夜3

第六章 魅生乱夜3

江蓠看着那黑影窜来,听到下面传来“扑通”一声,顿时也将自己的藤蔓割了,然后直直的落下去。

风间琉璃的态度太过随意,让她不好猜测,而刚才他看似随意的停止,却让江蓠疑心。有什么东西都要让这人去探路才好,于是她割断了藤蔓,因为无论怎样,她相信依照风间琉璃的实力,就算没有武功,也会没事。

“扑通”一声,水灌入耳边,然后人又浮了上来,风间琉璃坐在岸上看着她走上来,一边拧着自己的衣服一边道:“你想杀了我吗?”

江蓠道:“你死不了。”

风间琉璃看着她迈开步子就想走,道:“你不拧干些衣服?”

江蓠道:“不用。”

风间琉璃看着她的背影,道:“女人……”

女人,这个词永远不过是男人的附属罢了,就像他看重楚遇却从来没有将江蓠放在眼里过,在他看来,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去杀死她,因为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和一件衣服差不多。

到了下面,果然如风间琉璃所说这里面的空气清新至极,江蓠踩在上面,然后往深处走去。

碎叶的声音在脚底下散开,江蓠刚刚迈开步子,便听到一声极为诡异的“娘亲。”

江蓠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在海上的时候她边听到这声呼唤,她想起那些毛茸茸的手,不由提高了注意力,江蓠转头看着风间琉璃,道:“你听到了什么?”

风间琉璃的手顺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将那些水渍从自己的发上抹了下来,然后妖娆的含在自己的嘴角,道:“那是喊你的,关我什么事?”

江蓠一听,便知道那声音并不是单单争对自己,风间琉璃也听到了。

而她还在想什么,突然一阵风从地面卷了上来,然后,“嚓嚓嚓”的声音嘈杂的响了起来,江蓠忍不住将手中的赤霞握紧,一片叶子突然沉沉的落下,带来一股腥味。让人作呕的气味。

江蓠向着左面,道:“走那边。”

那边没有海腥味!

娘亲——娘亲——

那诡异的声音弱弱的传来,像是一根根丝线,风间琉璃跟在她的后面不徐不疾的走着,江蓠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无奈的摊手:“我没力气跑。”

江蓠干脆就看着他,然后不走了。

风间琉璃肯定比她更熟悉那些东西,自己这么着急干什么,她指了指旁边的石头,道:“坐吧。”

风间琉璃看了看那个高高的白石头,然后撑着跳了上去,江蓠也跃了上去坐下。

江蓠正在谨慎的盯着前方,却突然感到脖子上一凉,风间琉璃那冰冷的手指却在她的脖子上抚摸起来,道:“痛吗?”

江蓠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刚才那一掐。

她看着眼前的这人,夜色下那肤色比玉还白,比星辰还亮,红唇勾着,那是属于男人的妩媚,那狭长的凤目挑着,而在那眼角,竟然还有一颗极淡的泪痣,勾着魂。

“阿蓠……”他的气息是软的,带着馥郁的香,江蓠似乎闻到了二月岭上的梅,那些属于睡梦里最愿意沉迷不醒的梦。

黑暗中有无数的白影在靠近,而风间琉璃却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然后慢慢从她的脖子往上抚摸,落到她右脸上,轻轻的叹息一声:“阿蓠,吻我。”

她慢慢的靠了上来,她身上的香气极淡,淡的让人闻不到,但是贴的如此的近才发现那是茶香。

茶香吗?

他的另一只手沿着搂住她的腰,眼睛眯着,另一只手却慢慢的从她的脸摸向她的脖子,从她的衣领探了进去。

“阿蓠……”他依然在诱惑着她。

像只猫,或者像只狐狸,又或者,是只老虎。

不过戴了一张妖娆的面具,扯下来却是谁都看不清楚的漆黑一片。

“唔!”风间琉璃的手停住,江蓠在她鼻尖停住,那轻轻的呼吸像是一只羽毛般轻轻的挠过他的唇,他突然有种想狠狠的将这种呼吸拂开的冲动。

但是他还是笑得妖娆:“哎,你醒了。”

江蓠用赤霞抵着他的胸膛,道:“媚术么?”

赤霞微微一刺,便沿着他的胸膛流出一滴鲜血,而此时,周围却突然传来呜咽的声响,如泣如诉,江蓠转头,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挤满了那些东西,这是江蓠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的真面目。

像……猴子。

这些猴子通身雪白,不高,但是手却特别的长,带着尖锐的指甲,而他们现在,却是在发抖,呜咽着发抖,那样的目光看向江蓠,竟然是恐惧?

恐惧?!

风间琉璃的笑意浮上嘴角,他的手伸出来,抚摸上她的赤霞,然后握住她的手,将那匕首再次往自己的胸膛送了一分,江蓠微微诧异的看着他,风间琉璃却伸手在那刀锋上一刮,刮出一滴血慢慢的凑到自己的嘴边,舔了舔,笑道:“再刺得深一分,它们就可以逃了。”

江蓠不明,只看到她那被血染红的嘴角妖冶的,诡异的,却有种令人心惊的堕落的美感。

而呜咽的声音变成了嚎啕,然后“哗啦”一声,周围的声音突然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狂风卷来,只有地面腐蚀的落叶飘起来,带来一种久违的臭味,等到风静止之后,再次看去,却发现早就没有了那些东西。

江蓠呆了一下,然后看着风间琉璃,问道:“这些东西怕你的血?”

风间琉璃笑得愈发的妖娆,他缓缓地贴近,笑了起来:“它们是怕你。”

江蓠稍微后退了一下,这个人永远便是这样,不懂得把握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暧昧,但是却满是危险。

风间琉璃的脸色却忽然苍白了起来,他伸手将那只匕首抽了出来,也不看自己那流着血的胸膛,吐气,如花:“我帮了你,你该怎么报答我?”

江蓠一下子从石头上跃了下来,而她刚刚落下,风间琉璃的身体便扑了下来,然后“咚”的一声,头磕在了旁边的石头上。

江蓠低头看着他,才发现他已经晕了过去,一张脸变得死白,但是嘴角的笑却仿佛凝固在了嘴角,妖娆魅惑,在水晶里永不凋谢。

像个死人。

江蓠用自己的脚踢了踢他,然后蹲下去,看着他流血的胸膛,将自己的手放到他的手腕上一探,才发现他的气息微弱之极,自己下的药物只能让他没有武力而已,便是受了伤,也不可能是这样的状况,她的手继续往下一探,才发现他的真气乱的很,她不由想起晚上他那赤红的双眼。

如果在这么下去,这个人可能就只有死路一条,如果在其他的情况下的话,那么江蓠铁定就想让他这么死了,毕竟对于她来说,这个人危险得多。但是现在,刚才没有他话,自己恐怕也很是艰难,现在危机四伏,带着他也有用。

江蓠看了看,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将他的衣服解开,然后向四周看了看,找了点止血的药物,然后在口中咬碎了敷在他的身上。她的手刚刚触到他的身上,却发现他的肋骨不对,她暗自心惊,忍不住再次伸手一摸,顿时却是一手的冷汗。

他身上的肋骨,却并非全是肋骨,而是用一根根巨大的钢针密密麻麻拼接起来,这还是人吗?

她心里又生出几分可怜之意,但是这可怜的感觉一出,便立马压了下去,这风间琉璃是什么人,有什么值得让她去可怜的。

她将那些草药揉了揉,大概是牵扯到他的肋骨,他少见的皱了皱眉。

没了那张妖娆的面具,眼前的这人倒是有了几分生气。

现在止了血,但是那真气乱窜的事她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说不定刚才她刺了他几刀倒避免了让他的身体走向爆炸的结局。

她不能将他丢在这里,但是自己是绝对不能停止住脚步的,江蓠看着他,也不想去管他的伤口了,将他扶起来,自己支撑着他大半的重量,然后向前方走去。

说来也奇怪,大概风间琉璃的血有什么效果,一路上的虫蚁纷纷退避,有些东西禁不起联想,一旦触发便难以止住,她似乎又想起楚遇了。

那些密密麻麻的痛意再次袭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将那种痛意压下去,然后加快了脚步。

风间琉璃醒来的时候,黑夜已经去了大半,天空变成藏青色,月亮早就没有了,他觉得又丝极淡的香气贴过来,而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是被江蓠半扛着的。这山谷里的天气极冷,但是江蓠大概有些累了,一滴汗珠沿着她的额角往下。

从这里看,她的余光是清净的,那种清净仿佛阳光。

他突然微微恼怒起来,还有说不清的感觉涌上心头,那些感觉过去从来没有过,带着些微的愤怒还有不甘!

他怎么可能依靠一个女人!

那滴汗珠在眼睛那处悬挂着,他猛地将江蓠推开,踉跄了一步,靠在身后的松木上。

江蓠向他走了过去,风间琉璃突然扬了扬眉,眼睛里出现些微冷酷的杀意,嘴角也是抿着,冷淡的,完完全全没有笑意:“别过来!别碰我!”

江蓠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一个东西扔了过去,道:“山里面烤的山药,你可以充充饥。”

风间琉璃接过,然后又像是被火烫了一样急忙的扔掉,冷嗤道:“谁稀罕你这些臭东西!”

江蓠走过去捡了起来,然后拍了拍,不理会他这陡变的情绪,道:“那是什么地方?”

风间琉璃顺着她的手一指,才看到前方深林里有两座山峰伫立着,而飞泉从两山间流泻出来,在这一转眼的时间内,他已经恢复了惯有的神色,但是心底里却忽然为自己刚才的失态而懊恼,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这般的失态过,便是上杉修也不能!

他的眼微微眯了眯,等出去了,一定要杀了她!

江蓠觉得后背一冷,自然感受到了他的杀意,但是现在她还害怕那种杀意了吗?而且,他现在除了四肢能动,也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她去担心的了。

风间琉璃泛着笑意的声音笼了过来,到了她的身后,道:“我也不知道。哎,小蓠,怎么办?我喜欢上你了。”

江蓠当是没有听到,喜欢?刚才还想杀了她现在就说喜欢,这人的喜欢也太不值钱了。她拿起手中的匕首,然后道:“你在这里呆着,我去看看。”

风间琉璃抱手道:“记得要小心啊,你受伤了我会很伤心的。如果你死了,我肯定会忍不住杀人的。”

“死”字钻进耳朵,只觉得一根根针密密麻麻的扎,她笑了一下:“我答应过他,要好好活着,我不会死的。”

他费尽千辛万苦让她活下来,她怎么舍得如此简单的走向死亡,那样的放手,除了那日的伤痛淋漓,大概也不是她能做出的事。

她说完这句话,飞快的向那山峰处奔了过去,风间琉璃看着她,想起那个“他”字,瞬间有些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