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8章 飞云黯淡2

第八章 飞云黯淡2

娘亲,我想你了。

江蓠只觉得心里软软的,伸手将他抱到自己的怀里,摸着他的头,道:“嗯,云云,娘亲也想你了。”

她抱着他,小小的一个,不过两岁的孩子,缩在他怀里不占地儿似的。三年多前楚遇不在,留下了这么一个孩子,怀胎十月安安静静的,出生的时候云霞满天,六月的天空,带着那般浓墨重彩的思念,却孕育出这么一个小生命。出来那阵像个小猫一样,在眼里看着愈发的可怜。年岁渐长,眉眼容颜和楚遇甚是相似,但是偏偏那性子却不知道像谁,刚开始她还担心这孩子没有父亲的照顾会不会偏柔弱了些,后来才发现自己完全多虑了。

这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安安静静极其听话,结果一蹦出她母亲的肚子,便开始了他混世魔王的辉煌历程。

出生的时候楼西月看着这么个小不点,怎么也不相信他家风华绝代的殿下怎么生了一个皱巴巴的猴子似的娃,难看的让他这个叔叔也不好夸,而那日嘴又没封严,略带嫌弃的对着苏柳道:“这孩子长得太丑了点吧。”

而江蓠看见在襁褓里的婴儿刷的睁开了眼。

后来,没料到几天过后,那婴儿长得圆圆糯糯,楼西月高兴得跟个什么似的,将他往自己的脖子上一坐,云云毫不犹豫的在他的脖子上出起恭来,后来,只要楼西月抱他也好,摸他也好,小娃娃都不动声色的在他身上画地图,到了能说话的时候,对楼西月说得第一句话就是:“你太丑了,别在我眼前晃荡。”

楼西月深受打击。

楚遇的孩子,自然是众人当个宝一样,但是除了江蓠,几乎每个人都被他折磨的惨不忍睹,尤其是楼西月。

最厉害的一次是他知道楼西月喜欢苏柳,将楼西月送给苏柳的珍贵雪莲花换成了一堆死耗子送了过去,还包着一包泪的说:“苏柳姑姑,楼西月竟然送你死耗子!”

那时候除了楼西月还没有谁知道这个小魔王的本性,当时楼西月苦着一张脸找江蓠诉苦,江蓠也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谁能想到这个奶娃娃会是这么的本性纯黑呢?

齐薇也生了一个男孩子,自然也要带来让两兄弟见见面,齐薇那个看起来安安静静的,见了江蓠也甜甜的喊人,结果齐薇袖子一捋,道:“别被这小子的外表看了,和孤城那混蛋一样,在家里的时候也就是个面瘫,一大一小在我面前。恨不得揍他们两顿!”

江蓠只是微笑,如果楚遇在,不知情景又是如何。

而现在……

江蓠抱着自己怀里软软的一坨,问道:“你怎么跑到这儿了。”

云云将自己的脑袋在她的胸前蹭蹭,道:“楼西月那个傻瓜骗我说你去玩了,我才不要和娘亲分开!”

江蓠知道这孩子说话又是不尽不实,恐怕是自己在西塞闲得很,跑到了这边来,但是如何跑到这儿来,江蓠倒是猜不透。

江蓠还看着他,云云只好再次补充道:“我见娘亲你上了船,于是偷偷溜了上来了,结果他们就将我带到了这里。”

江蓠心里去暗叹一声,现在如此危险,他却到了这里。她道:“先起来,娘亲的手没力气。”

云云听了,急忙将自己的脑袋从江蓠的怀里挖出来,急切的看着江蓠:“手?”

他急忙拉住江蓠的右手看,那个小蛇叮的印子极其的小,云云睁大了眼睛,才发现江蓠手上那个小小的点,但是瞬间他又看到了旁边那放血的伤口,接着目光往上,他将自己的嘴贴到江蓠的手臂上,一边吹起一边道:“云云吹吹,娘亲不疼。”

江蓠微笑着摇头:“不疼。”

云云拍拍自己的胸膛,道:“娘亲放心,云云一定要保护好娘亲的。等爹爹醒来的时候,我要将娘亲完完整整送到爹爹手中。”

江蓠眼底几乎有了泪意,却依然稳稳的说了一句:“好。”

云云从江蓠的旁边跳下来,然后“蹬蹬蹬”跑到外面,不一会儿手里拿了一截绳子,抬脚踹在了风间琉璃身上,然后将他绑在了旁边,江蓠看着他道:“云云,他武功很高,你这根绳子绑不住他。”

云云道:“娘亲不要怕,我会保护娘亲。”

他说着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些东西,江蓠看了一眼,顿时再次语塞。

他手里拿着的,竟然是麻药,而且还是南疆那边提炼出来的,江蓠觉得自己以后要谨慎些告诉他这些东西了,还有将他丢给齐薇的时候,也要好好的思量一番。

但是现在,也幸好有这些东西。

云云三下五除二将麻药给涂到了风间琉璃的伤口上,这些麻药沿着鲜血进入,恐怕现在便是盖世武功也没法子动弹。江蓠从**坐起来,然后走到风间琉璃面前,蹲下来在他的手腕上一探,才发现他现在几乎算是个废人了。从刚才的事情来看,那些来杀人的恐怕都是风间琉璃那边的人,可是风间琉璃在上杉修那边的位置几乎可以说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会遭受他们本来人的攻击?而刚才风间琉璃看似强悍无匹,只要有人再追上来,他都是抵挡不了的。

江蓠想起他刚才的那句“我讨厌欠别人”,却是说不上的滋味,可怜也罢,可恨也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罢了。

她对着云云道:“你去看看这船上有什么药物没有?”

云云看着江蓠的手臂,飞快的点了点头,然后往外面窜去,而不一会儿,便抱了一大束东西进来,江蓠一看,竟然从中找出了一株食星草,虽然这食星草服下之后有副作用,因为有毒,但是现在,以毒攻毒未尝不是一个好方法。

她嘱咐云云:“待会儿娘亲可能要小睡一会儿,发一些汗,你且在旁边好好的呆着。”

云云睁大眼睛点了点头。

江蓠将食星草服下,然后卧在床边,云云跑过来,用自己的额头抵在江蓠的额头上,轻轻地问道:“娘亲娘亲,云云抱着你,不怕不怕。”

江蓠微微张开自己的手,道:“嗯,云云会保护好娘亲的。”

云云用自己小小的白白胖胖的手抱住江蓠,不过手实在太短,他只能调整一下自己小小的身体,然后学着江蓠哄他时候的动作,拍着江蓠的后背,轻轻的道:“娘亲不痛。”

江蓠的身上已经有了一层汗意,那食星草的毒素散发出来,她有些昏昏欲睡,她闻到云云身上的味道,有些像梅花,但是却不是梅花,梅花是冷的,而眼前的这个孩子,却是暖的。

“唔,娘亲,你痛的时候爹爹是不是这样的抱抱啊?”云云咕哝道。

江蓠侧过头,将自己的头微微一偏,轻轻的“嗯”了声,然后闭上眼睡了过去。

良久,那边的眼角轻轻的落下一滴泪,转瞬便归为沉静,并未所见。

江蓠起了一身的汗,但是她也睡了过去,云云将额头挨着江蓠,微微试了试,却觉得滚烫的惊人,他急忙下了床,然后到船舱的后面取了淡水,从自己的怀中取出江蓠的棉帕子,浸透了拧干只手一遍遍放在江蓠的额头上,给她降温,一边做一边还轻轻的哄到:“娘亲不怕,云云在这里。”

这样折腾了好几个时辰,江蓠才睁开眼睛,云云趴在她身前拿着一双清透的眼睛看着她,小小的年纪还不知道掩饰担心,看到江蓠醒了,高兴地弯了弯眼,道:“娘亲醒了?”

江蓠点了点头,感受到自己额头上的东西,心里又是心酸又是感动,云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娘亲,你看,有云云在不用怕。”

江蓠点了点头,云云已经从她的身边站了起来,道:“娘亲在这里,云云去给娘亲端米粥来。”

他说着将盆子里的淡水端了出去,转出船舱的时候,他小小的身影才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毕竟是个小孩子罢了,再怎么样也是有些担心的吧。

不一会儿云云便将小米粥给端了过来,然后用勺子舀了一勺,道:“娘亲张嘴。”

江蓠就着他的手喝了一碗,突然听到“啪啪啪”的声音,而这个时候,江蓠看了外面一眼,云云解释道:“外面起了大风。”

江蓠点了点头还是觉得不安,想起风间琉璃在被云云一脑袋砸晕过去之前说过的话。

她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然后走了出去,走到船板上,风迎面吹来,仿佛要将人给吹飞起来。

天边飞云狂卷,带着些诡异的颜色,而在那一卷狂云中,有一艘大船如履平地的向这边冲来,而一人站在那里,广袖飞舞,高冠长带。

江蓠的手一顿,虽然这人天生带着一种飞仙之气,但是江蓠还是明显的知道,这个人是从未所见的害怕。

上杉修。

现在,他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这个人对风间琉璃的态度怎么样?虽然风间琉璃很危险,但是如果落到这个人手里,她情愿是风间琉璃跟在身边。

她转头看着船舱,对着云云道:“帮娘亲一下。”

------题外话------

我遁了~~给我几天我,几天之后请假写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