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0章 成王败寇2

第十章 成王败寇2

小船又晃悠悠的飘荡了几天,幸好船上还有淡水和粮食,否则三人恐怕也要另外想办法。

风间琉璃依然和江蓠两人待在一起,仿佛也适应了这种生活,不过倒是恢复了一贯的模样,似笑非笑的说话做事。

云云端着碗水递到风间琉璃的嘴边,眨着可怜巴巴的眼睛:“姐姐,你喝口水吧。”

风间琉璃嘴角勾了勾:“如果你能将水里面放得那什么熏泪粉给我弄出来的话,我会安然喝下去的。”

云云无辜的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姐姐,你说什么?熏泪粉是什么啊?”

江蓠在旁边听着,默默的不说话,云云虽然极为小心,但是早风间琉璃这只老狐狸面前还是失了道行,不过那张小脸倒是无辜至极,看的江蓠都忍不住笑了笑。

风间琉璃的目光在她含笑的嘴角凝了一下,便转开,微微闭上眼靠在后面的船壁上。

云云可怜兮兮的道:“姐姐,你搜已经将近一天没有喝水了,如果再不喝你就要变成丑八怪了。”

“丑八怪?”风间琉璃睁开眼对着云云笑了起来,眉间朱砂仿佛一波艳色,即使是云云的目光也不由被吸引,但是他仍然十分镇定的点了点头!“是啊,你比不过我,更比不上我爹爹,所欲,比不上我的都是丑八怪。”

风间琉璃倒是挑了挑眉:“比不上你爹爹?楚遇那家伙有什么好看,病殃殃的模样而已,你看看除了你娘亲那被光照瞎的眼,谁还会看得上他?”

江蓠知道风间琉璃一直将楚遇当成对手,被云云这样的挑衅显然也心底不服气,所以自然没理会他的话,她的手探入袖子里,摸上了采集到的离心草,这草也实在神奇,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还是鲜嫩的模样,她现在心里想着必须要快点到达一个有人的地方,现在他们在大海上飘着,这几日凄风苦雨的,星辰也没有,更不用说要凭借这点东西去探路了。而风间琉璃是绝对不能说的,就算他说了江蓠也对他完全的没信心,这个男人的话,到底信几分都是一个问题,可能他就这样将他们带入陷阱了也不一定。

这厢她还在想着这些事,但是那边云云听了那话,突然间就像是包了一包泪的模样,道:“大笨蛋啊,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吗?你长得那么丑还敢和我爹爹比,你真是太笨了,我再也不要和你一起玩了。”

最后这句话听得连风间琉璃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第一次遇见一个将他也当成小孩子的人,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他心里也突然间涌出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

反倒是他在这失神的一瞬间,云云突然将自己的小手一伸,然后扣住他的喉咙,微微一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中的水全部灌入了他的嘴里面,最后潇洒的站起来拍了拍手,傲然的道:“大笨蛋,敢说我娘亲和爹爹的坏话,非得让你尝尝我的厉害不可。”

风间琉璃倒是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小娃娃给偷袭得手,笑了笑:“你倒不错,比你那老爹强一点。”

“嗤——大笨蛋。”云云冷哼一声,然后又直直看了风间琉璃一会儿,突然皱了皱眉道:“喂,你怎么不流眼泪啊?”

“我为什么要流眼泪?”风间琉璃问。

云云眨巴了一下眼睛:“为什么呢?我每次哭不出来的时候就去偷点熏泪草放在手边就可以流眼泪啦,照理说放入水中效果更好,怎么你一点要哭的迹象也没有?”

风间琉璃闭上了眼,沉默了片刻,突然笑道:“哭?这种事情我没有遇见过,那是懦夫的行为。”

云云听得呆了呆,平时他只是知道只要他要哭的时候,不管他犯了什么样的错误都可以糊弄过去,这招对楼西月尤其管用,但是却没有料到最后会得到这样的一个回答,他不由回过头看向江蓠,问道:“娘亲,哭的人都是懦夫吗?”

江蓠本来一直在听他们说话,风间琉璃那几句话看似随意,但是其中却也包含了太多的心酸,一个连哭都不允许的人,那样的生活又怎么会有生机?她笑了笑,云云便走了过去,江蓠伸手摸着他的脑袋道:“不哭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曾经有人对我说过,他希望可以分享我的痛苦和快乐,什么事都笑给他听,哭给他听。所以,这些东西本意便意味着温暖,哭得人不是懦夫,不哭的人也不全是勇者。”

“哦。”云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遥远的传来一阵哨子声,因为寂静所以听得分明,江蓠探出头一看,却见不远处有一艘大船缓缓的靠近,她心中一悸,难道又遇上了上杉修?而显然那搜船上的人也看到了这边的船只,开始向着这边行驶过来,江蓠急忙站起来,然后走到外面的小船板上,将小小的船帆升起来,然后沿着风的方向开始加速前进,只愿能扩大两艘船的距离。

但是船毕竟太小,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那边的船只便汹涌的追了上来,而船头立满了人影,她心中暗道难道这关当真逃不过了吗,克数—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呼喊:“嫂子——”

那是楼西月的声音!

江蓠的心瞬间变放了下来,顿时有种海阔天空见月明的感觉,手上的劲也松了,然后“蹬蹬蹬”的几声,云云从下面的船舱里跑了出来,乌黑的眼睛像是闪着光一样:“楼叔叔,你来啦!”

这边的江蓠明显看到那边的船头立着的一个人一个踉跄。

江蓠笑了起来,便干脆停下来等他们,不一会儿,那艘大船在他们的面前停下,楼西月立马从船头跳了下来,然后看向江蓠,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江蓠摇了摇头:“我没事。”

“楼叔叔。”云云发出甜腻的声音。

楼西月的身子猛的一抖,然后看向那个笑得甜甜的,像是小莲花一样的云云,急忙道:“小殿下,你还是叫我楼西月吧,每次你这样叫我的时候准没好事。”

想到这里他又觉得有点憋屈,楚遇在的时候被—楚遇治得死死的,没想到楚遇不在了之后,嗨哟摊上这么一个小魔头,他也觉得自己前世是不是欠了他们爷俩什么。

江蓠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楼西月道:“你不是叫我守着云云吗?那几日西塞有事,我便让别人守着他,只等他有事了就来告诉我。那守着的人告诉我小殿下每天都在屋子里呆着,我想难道你离开后的嘱咐有了效果,于是便也疏忽了,结果再过几日便觉得不对,于是立马去看,才发现待在屋子里的人从头到尾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小娃娃。当时我便开始慌了,给你书信但都没有回音,于是便安排了事情出来。结果便一路找到这里。”

说到这里楼西月顿了顿,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道:“嫂子你快点给哥舒那小子看看,我在海面上救起他的时候都快咽气了,后来用你做的药丸才续了命,可是现在都还没有醒,你且看看。”

江蓠倒是心中庆幸,她本以为哥舒少游那是凶多吉少,毕竟当时的情况危险,她也是死里逃生,更不用说他了。

他听了这话急忙道:“快带我去看看。”

那边已经有人放下了板子,江蓠将云云一抱,而后楼西月伸手接过云云,毕竟他知道这几天的海上漂泊,江蓠也是十分的不容易。

他现在只是心中万分庆幸,在见到哥舒少游那样子后,他急得都快去跳海自杀了,如果江蓠真出了什么事,他恐怕连死都不敢死。

三人走上甲板,云云软软糯糯的声音响了起来:“娘亲,那个人还在里面。”

江蓠的脚步一停,便对楼西月道:“派几个高手去将那船舱里的人绑出来,记住千万要小心。”

难得见江蓠如此慎重,楼西月也不由皱了皱眉:“你是谁?”

江蓠看了楼西月一眼,道:“风间琉璃。”

楼西月的脸色一变。

楼西月吩咐了人之后便立马派人去收拾风间琉璃了,而他却带着江蓠来到哥舒少游的房间,江蓠走了进去,扫了一眼哥舒少游,只见他的脸色正常得很,甚至还带着些粉嫩,这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受过受过什么灾难的人,她伸手在他的手腕上一模,眉毛闪了一下,道:“他陷入昏迷不过是闻了一种果子的气味罢了,不过这果子倒是传说中极为养人的东西,恐怕他误打误撞吃了一些,对他恢复伤势有很好的作用。取银针来吧。”

楼西月点了点头,派人将银针取来,江蓠伸手将哥舒少游的衣服解开,楼西月上前帮忙,结果没料到将他的衣服一抖,一份湿透了的小册子“哒啦”一声掉落在地。

楼西月看了看那小册子,然后一边捡起来一边道:“湿成这样,恐怕也没法看了,不过这哥舒少游带的是什么东西。”

江蓠对别人的东西不感兴趣,拿起银针在哥舒少游的胸口扎下,而这个时候楼西月突然奇怪的“咦”了声,将那册子递到江蓠面前:“嫂子你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江蓠一边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一边将手中的银针扎了下去,但是在扎下去的瞬间她突然脸色一变,几乎将银针扎到别的地方,她声音微微一哑:“再拿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