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2章 成王败寇4

第十二章 成王败寇4

风间琉璃的讽刺并没有引起江蓠任何的感觉,有些人用尖锐来包裹脆弱,涂抹了脂粉去装点那张早就没有血色的脸,害怕露出本色。

脱离了刚才的危险,整条船上的人都放松)下来,灯火陆陆续续的点燃,虽然在凄冷的颜色里,但是到底给了人些微的安慰。

楼西月走回来,在旁边道:“还算有惊无险。”

江蓠点了点头,道:“罗盘呢?看一看方向咱们回去吧。”

楼西月点了点头,道:“我马上去看。”

他说完这句话立马转身,但是走刚刚走几步,那边的船舱下面却“蹬蹬蹬”跑上来一个人,贴着楼西月的耳朵说了几句话,楼西月一听,脸色顿时一白,然后转头看向江蓠。

江蓠一看,立马也觉出不对,走上来,问道:“怎么回事?”

那个人惶恐不安的捏着手指,道:“小,小殿下不见了。”

江蓠一听,立马推开那人,急忙往船舱下面走去,但是到了云云所在的房间,才发现空空如也,她心中咯噔一下,然后喊大声喊到:“云云!云云!”

但是却根本没有一点的回应,江蓠几乎不敢想象若是云云出了事她该怎么办,楼西月看着江蓠道:“嫂子别慌,或许云云藏到了其他地方,我立马让人整条船搜索一下。”

江蓠点了点头,楼西月急忙吩咐下去,于是一行人拿着灯笼到处寻找,不断的呼喊:“小殿下!小殿下!”

江蓠在所有人开始呼喊的实际已经做好了准备,云云虽然有些胡闹,但是却绝对不会做让她担心的事情,那么最有可能就是在刚才遇到鬼船的时候出了事。以风间琉璃的性子也如此小心谨慎,可见那东西是多么厉害。但是即使再危险,那也没有选择了。

风间琉璃似乎并没有觉得如何,依旧在船板上撑着手若无其事的看着,江蓠看着他,问道:“你知道什么不是吗?”

风间琉璃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却不说话。

楼西月找了一圈之后在江蓠的旁边站定,江蓠将怀中的那个小册子,然后递给楼西月,道:“你带着这个小册子去找孤城和闻人风。”

“嫂子,你呢?”楼西月看着她。

江蓠道:“待会儿我乘坐那条小船返回去找那条鬼船。”

“不行!”楼西月想也没想就拒绝,“要去也是我去!”

江蓠静静的看着他,道:“楼西月,我是无法看着云云生死不明的,而且,殿下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手中,这海域里面诸多无法预料,你还是早离开。你放心,我会把云云好好的带回来。”

江蓠的目光看向风间琉璃,道:“有他在,还需要担心吗?”

楼西月看着风间琉,道:“有这个人,怎么可以?”

江蓠道:“他熟悉这里比我们熟悉的多,现在我们只能依靠他。”

她想了想,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碧玉的小瓶子,然后掏出匕首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下将鲜血滴进去,摇了摇,最后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确实两个朱色的丸子。

江蓠对着楼西月道:“将他的嘴掰开。”

风间琉璃笑了笑,道:“这么麻烦做什么,你拿什么给我我都会吃的。”

他说完张开了嘴,那妖娆的笑意浸入骨髓,一双眼睛仿佛毒蛇一般的在江蓠的身上滑过。

江蓠依旧不理他,伸手将一粒丸子扔了进去,风间琉璃笑着将东西吞了下去,完了之后还张嘴,意思很明白,他吃完了。

江蓠伸手将在他的手腕上一探确认他已经将东西吃下去之后,方才收手,然后将手中的另一粒丸子塞入自己的嘴里,道:“这是牵机,我生,你生;我死,你也活不了。”

楼西月道:“我派人跟着?”

江蓠摇头道:“不,人多了反而不好,你只派一掌舵的老手便可以了。”

江蓠和风间琉璃一起上了他们原来(坐着的小船,然后江蓠扬起船帆,开始照刚才的路途返回,但是茫茫黑夜,冷风扑面,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风间琉璃自己懒洋洋的躺在船板上,仿佛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意思,他在空隙中睁开自己的眼看了江蓠一眼,只见她坐在船头,少见的皱着眉头,一只纤细的手紧紧的抓住旁边的一块木板,风中她的发还是凌乱的。

有种模糊的意向涌上心头,突然间很想,将她那凌乱的发规整好,那些东西仿佛薄薄的丝线一般,一根根缠绕上来,几乎要将人的呼吸都给缠没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号角声终于再次响起,江蓠立马站了起来,然后看向风间琉璃:“怎么可以找到?”

风间琉璃还在看她,那目光颇为深重,江蓠根本不及去思绪他的目光到底是何意思,只是道:“告诉我!”

风间琉璃突然伸手一捋她扫在脖子上的发丝,江蓠惊异的往后一退,风间琉璃已经将自己的手背在了身后,他有些懊恼,但是说不出的满足的滋味在心中荡漾开来,他脸上那笑意却微微挑起一个肆意的弧度:“嗯?我哪里知道?”

这意思不管他知不知道,都是不想说的。

江蓠对着那掌舵的人道:“向号角声那边去!”

那掌舵的听了,急忙向着那边驶去,黑夜茫茫,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江蓠站在那里,一颗心揪得跟个麻花似的,而这个时候,黑暗的船底下突然传来一声:“娘亲!”

江蓠心里咯噔一声,然后迅弯下腰,喊了一声:“云云!”

但是她刚刚一喊,风间琉璃突然伸手将她一拽,手中的匕首突然一斩!

“你干什么?!”江蓠的眉眼陡然一凌,手中拿着的匕首突然逼向他,瞬间搁在他的脖子上,鲜血在那霞色的刀锋上微微一颤。

他低头,然后上前一步,那刀锋再次切进去一点,风间琉璃看着她倔强而冷静的眼,突然弯下身来,江蓠的刀锋也往后一收,但是都风间琉璃却不依不饶贴上来,那鲜血在薄如蝉翼的刀锋凝聚,慢慢汇聚成一点,然后“嗒”的一声,落到江蓠的手背上。

风间琉璃看着她,突然低头用嘴贴上她的手背,那温热的唇一滑,将那滴鲜血吞入。

江蓠一呆,但是瞬间便向他一推,手中的赤霞狠狠的指向他,眉眼都是凌厉。

风间琉璃只是笑,红唇如火,深瞳模糊不清,他懒洋洋的看着江蓠手中的匕首,目光扫过她眼神里那潜藏的厌恶,突然冷冷的压了压嘴角:“你信不信,我活不了,楚遇也活不了。”

江蓠紧紧的抿着嘴唇,目光扫过他的右手,他的手上拿着刀,刀上还有鲜血,但是鲜血上却沾着几根白色的毛。

江蓠也回过神来,刚才是自己被疑惑了,目光看着他的脖子,最终沉默的收回自己的匕首,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他。

风间琉璃却不接,目光转开,笑道:“就你能杀得了我?”

他虽然在笑,但是那笑意却没有到达眼里,甚至带着些暴躁的危险,他突然上前一步,突然一伸手,劈手夺下江蓠手中的赤霞,然后“叮”的一声甩入船板,声音冷冷的:“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

他转身,然后走向船舱,转眼便消失。

江蓠站在那里,心中却生出淡淡的怅然,然后弯腰将赤霞给捡了起来,掏出帕子慢慢的将上面的血擦干净,然后将它贴在了心口。

子修,我想你了。

号角声早就已经淡去,这回合江蓠也不会去问风间琉璃,于是干脆闭上眼,去闻那海中的腥气,刚才的那只水猴子被风间琉璃杀了,但是不代表后面没有,但是让江蓠感觉到松一口气的是,再也没有那种腥气。

晨曦不知道什么时候拉开了帷幕,而江蓠的目光扫过海面,薄雾淡淡的笼罩着,江蓠转过头,忽然看见在这船的后面,巨大的黑影印下来!

鬼船!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艘鬼船竟然来到了她的身后,巨大的白帆招展,但是已经残破了大半,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那白帆上还画有一个骷髅。

但是船上一片死寂,没有人,但是江蓠却再次闻到了那腥气。

江蓠看了看船舱一眼,然后将那擦了风间琉璃血的帕子拿出来,然后对着那掌舵的吩咐道:“靠近那条船。”

那掌舵的脸色白了白,干着嘴唇吞了吞口水,方才颤巍巍的点点头。

船慢慢的靠近,在薄雾中的大船也愈加的清晰,而靠得近了,那船头的一块桅杆上绑着的一个黑点。

“娘亲!”

江蓠浑身一震,便看见那个绑着的小小的墨绿的身影竟然就是云云!她大声喊到:“云云!等着娘亲,娘亲马上来!”

“噔”的一声,小船撞上了大船,江蓠将手中的匕首在船的木板上一插,便想借力往上但是刚刚爬上一点,风间琉璃却突然出现,一把拉住她,冷笑道:“一个陷阱都看不出来吗?一个蠢女人!”

江蓠转头静静的看着他,道:“只要那是云云,无论那是什么样的陷阱,我都不会退步。”

风间琉璃冷嗤一声,正待说话,却突然传来一声渺远的钟声,然后上杉修的声音响了起来:“风间,人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