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江蓠本不是个尖锐的人,但是现在,却突然不介意用最尖利的话语去刺。

但是风间琉璃却依旧面色无改,只是黑夜里那双眼睛明灭如火。

江蓠一瞬间也又些许的心灰意冷,不知道自己对着风间琉璃这样的一个人说这些话干什么,倒是颇没有道理,她嘴角淡淡的一扯,有些自嘲,然后转身便走。

她只想离开,但是刚刚一转身,便被风间琉璃猛地扯住了胳膊,她转头冷冷的看向他,风间琉璃看着那双眼睛,一瞬间倒是真恨不得将它挖出来,如果他真的能够去挖的话:“我告诉你!你救不回楚遇!”

江蓠懒得跟他说这些话,挣了挣就想要离开,但是他的手就像是铁臂一样,根本半点也动弹不得,风间琉璃喝问:“如果这是一个陷阱,救了楚遇你就要死,你还想去救他?!”

江蓠淡淡的看着他:“不论代价。”

风间琉璃的手一顿,然后突然将她一松,一双眼睛暴戾的看着她,一字字吐出来:“愚蠢的女人!”

他说着转身,然后头也不回的骑上马,然后回头冷冷的看着她,道:“你的性格,永远也救不回他!我就等着,他是怎样再次在你面前走向绝对的死亡的!”

他打马而去,江蓠呆呆的站在原地,耳边还回荡着风间琉璃的话,什么她的性格永远也救不回他?

江蓠扯了扯身上的被子,然而转念一想,楚遇的事,果然是有转机的,想到这里她的心又松了松,然后转头向着前方走去,但是刚刚走了不久,便听到马蹄声响了起来,江蓠看到一匹白马从旁边的山丘上奔跑下来,却是踏雪。

踏雪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拿着脖子蹭了蹭江蓠。

江蓠的手微微一顿,看向那马背上的衣服,不是她的衣服,是风间琉璃的。

一瞬间她的心里浮上说不出的滋味,什么都能欠,最不能欠的就是人情,但是风间琉璃这样做,却是将她推到了两难之地。

绝对不能和风间琉璃有什么牵扯。

江蓠从那马上拿下衣服,然后将那衣服放到地面,从旁边捡了石头围住,最后骑上马,然后向着原路返回。

等到江蓠的身影终于完全的消失在黑夜里的时候,一匹马才慢慢从旁边的山丘上转出来,却是风间琉璃。

隔得老远,他也看到了自己的衣服,就那样被安稳的摆在那里,他眉目沉沉,却突地一笑。在我买下银河系之前的日子

有些东西太小,有些东西太大,连多余的地方都不能给一丝一毫。

如此而已。

江蓠裹着被子返回碎叶城的时候天还没亮,江蓠刚刚钻进屋子里,明月和彩云便在外面敲门,江蓠也不说昨晚的事,只是穿好衣服便开门。

明月道:“有人送来了一封信。”

江蓠接过,却是孤城的,她的心里一跳,然后极快的翻开,但是上面只有冰凉的一行字。

楚遇之事,无能为力。

江蓠的心被狠狠的一揪,她脑袋一晕,然后默不作声的将信纸给收了起来,明月看到江蓠的脸色有些不好,便问道:“王妃您怎么了?”

江蓠摇头道:“我没事,收拾好,咱们走。”

尽管孤城给他带来了一个噩耗,但是这对于江蓠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有些路只能自己一个人走,她早就准备自己的这条路了。

明月听了江蓠的话,也点了点头,然后急忙去准备。

三个人在西塞的土地上飘荡了两天之后,江蓠终于幸运的再次和那些人交错,帐篷在沙地上搭建,一些莲花灯被点燃,摆成一个奇怪的形状,一行人面朝西方,跪拜大礼,五体投地。

江蓠不敢相扰,他们的氛围带着悲伤,江蓠只能默默站在原地,等他们将这个仪式做完了之后,江蓠才走上去。

其中的一个青年一眼就看见了江蓠,时隔三年多,他竟然还认得江蓠,看到江蓠便上前用问道:“姑娘远道而来,有何贵干?”

江蓠双手学着他们合十,问道:“不知道撒达在不在?”

听了江蓠的话,那个青年的眼里露出一丝悲伤之意,他指了指地上的那些莲花灯,道:“我们的撒达刚刚去世。”

“什么?”江蓠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那个青年道:“撒达于一日前去世了,姑娘,你要找撒达有什么事?”暧昧邪医

江蓠嘴巴干涩的紧,几乎忍不住要跌到地下,但还是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事。”

她想了想又不死心的问道:“那么除了撒达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知道那些秘事?”

那个青年摇了摇头:“撒达是百年不世出的贤者,除了他之外,别人都是凡人。”

“哦。”江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完这句话的,她骑上了马,然后开始回到碎叶城。

撒达死了,死在她找到他的前一天,这难道不是一个讽刺吗?

孤城的“无能为力”,她知道若是他能够帮忙,一定也会倾尽全力,但是现在,几乎所有的希望都走上了死路,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对着明月和彩云道:“你们两个去把楼西月找来,我在碎叶城等你们。”

明月看着江蓠,微微有些担心,但是眼前的女子却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眼神也清明的很,她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嗯,王妃您小心。”

江蓠点了点头。

明月和彩云骑马离开,江蓠一个人骑在马上,这天地如此茫茫,但是瞬间却找不到任何的方向,碎叶城,碎叶城又在哪里?

但是她知道,她必须要离开,楚遇还在等着她。

心口空空的,眼睛里也是干干的,再也没有任何的眼泪可以流出来,她摸上自己的心口,想要有什么东西将它填满,什么都可以,只要不是空的就行。

然而连石头都塞不进去。

她骑着马漫无目的的前行,然后一个人东晃西晃的竟然到了碎叶城内,她直接向她在碎叶城买下的院子里走去,有些东西泛着苦涩,到了绝路竟然是什么念头都没有。

她现在脑袋昏昏沉沉,竟然没有发现院子里寂静的可怕,连一个人都没有。

她现在是西塞的决策者,这么多年有多少人要取她性命却一直没有机会,但是现在,她几乎没有发现身边的危险。

一道刀光就从旁边切了过来迅捷如飞,江蓠也感受到了那刀光,一双眼睛冷冷的扫过去,看似清明的眼睛却没有任何的神采,但大概是这双眼睛里露出的异样让那挥刀的人有些微的停滞,江蓠仍然若无其事往前走,待到那刀落下的时候,江蓠已经逃离了他的圈子。二分之一至尊帝

而江蓠刚刚到了院子正中,黑压压的一群人已经跳了下来,然后团团将她围住,江蓠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冷冷的扯了扯嘴角:“你们是想要杀我吗?”

她看着他们,最后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来杀吧。”

江蓠的态度倒是让他们颇为不解,一瞬间竟然不敢向前,就那样围在她身边,江蓠像是根本没看见这些人一样,继续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那些人终于忍受不住的想要冲上来,江蓠不闪不避,眼看就要被一刀给截断脖子。

“你难道就那么想死吗?你的孩子怎么办?!”

那妖娆的声音含着怒意,带着讽刺,江蓠猛的回过神来,身上已经是冷汗淋漓。

云云!云云还在等着她!楚遇也还在等着她,她到底在干什么?就这样就放弃了!

手中的赤霞一刀反去,然后一甩,冷冷的擦过对面那人的肩膀。

献血从他的肩头流下来,别人看见江蓠有了战斗力,都瞬间反应了过来,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她,刚才那个倒像是烟雾弹,让人提防,现在才是真正的想要大杀一场。

而风间琉璃站在房顶上,也只是拿着妖娆的眉眼冷冷的看着江蓠,也不出手帮忙,恢复了神智的江蓠挥刀如雪,轻巧的避开所有人,一刀刀迅捷的结束了那些人的性命。

楚遇之后,她已经开始慢慢的训练自己,保护他人,现在解决这些人其实算不上难事。

等到江蓠将所有的人都解决了之后,风间琉璃才从上面跳了下来,然后看着江蓠冷冷的道:“怎么不去死啦?”

江蓠对这讽刺的言语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淡淡的颔首道:“谢谢你,你的好意我心领,回到西塞之后,你可以对我提条件。”

谢谢?条件?看吧,就是这些冷漠而疏离的字眼,无论他怎样的说话或者做事,都只能迈于她之外,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傻,什么时候去当一个烂好人了,单数不就是不想欠别人人情吗,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想要杀死她,但是又想要看到她,那目光短暂的驻足都让他没有办法的拒绝与沉沦,像他们这样的人拒绝温暖,因为知道一旦拥有便开始做扑火的飞蛾,如此罢了。

风间琉璃只是冷冷的看着江蓠,突然笑了一下,道:“现在我们再来一次交易,如果你答应了,我就将救楚遇的条件给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