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孤城齐薇篇采薇4

番外卷 孤城齐薇篇 采薇4

齐薇有一瞬间的呆愕。

这不能怪齐薇,孤城的性子实在是冷淡至极,那些时候唯有的吻都是她印上去的,后来她想想觉得自己也挺傻的。

孤城的这个吻简直是意料之外的意料之外。

但是这也算不得吻。

齐薇不自觉得又愤怒起来,就当她这么好打发的,她就那么随便?想亲就亲?

她拼命的挣扎起来,刚刚一动,孤城的手已经摸到她的耳后,然后将她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但是他的手依然紧紧的抱着她,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齐薇真的很想破口大骂。

她刚刚张开嘴,孤城的唇却再次落了下去,带着试探性的吮了吮。

齐薇一张脸涨得通红,恨不得一巴掌给他招呼过去。

孤城回忆起齐薇曾经的吻他的经历,于是再次试探着探了进去,口中还有齐薇晚饭吃得烤肉的味道。

齐薇又是委屈又是愤怒,这个人,怎么能这样?

孤城小心翼翼的收回来,气息微微的不稳,压着声音道:“不要喜欢他,好不好。”

齐薇何时见过这样的孤城,他向来冷淡心硬,这世间所有的困难都不曾使他皱眉,但是现在这种害怕的心情露出来,便愈发的让人难以忍受。

齐薇死死的看着他,趁着他不备,然后一下子从他的身子下面钻出来,看着他道:“孤城,我们根本不合适。感情不是一个人的事,从开始到最后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离我近了,什么时候就一巴掌将我推得远远地。我也累得。你心思太深,我猜不透。”

她说着一手挥开孤城的手,然后打开门跑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冷风吹得她眼角生疼生疼的,想要哭却哭不出来,想起刚才孤城的没有坚持的动作,心里又有一丝说不出的滋味,现在好了,大概他会想明白吧。

这样也好,快刀斩乱麻,这样早点了结才好。

她站在那里,心不在焉的想着,不知道何时小宋他们从旁边探出脑袋来,接着一个两个脑袋蹦出来,全部目瞪口呆的看着齐薇。

齐薇眼睛一瞪,道:“看什么看?退了退了。”

小宋的嘴巴张得足可以吞下一个鸡蛋,他迟疑的道:“齐……齐爷?”

齐薇甩了他一眼:“不是我是谁?”

小宋像是被憋了一下:“女?女的?”

齐薇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猛地反应过来,伸手摸上自己的脸,这才想起刚才自己的人皮面具被孤城给撕下来了,她心中暗骂,然后道:“老子就是女人怎么样?”

她说着将门一甩,然后“砰”的关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夜,齐薇翻来覆去的都没有睡着。

第二日的时候,没有见到孤城,齐薇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怎的,他到了中午,还是没有见到人,这个时候小宋才从旁边蹭出来,道:“齐,齐……那个人晕倒在**许久了。”

小宋现在可不知道怎么喊齐薇了。

齐薇道:“他怎么了?”

小宋道:“好像淋雨着了风寒,有些厉害。”

齐薇皱眉道:“找个人给他看看就是了。”

小宋道:“嗯,你不去看看?”

齐薇看了他一眼,道:“什么你啊我的。该喊什么喊什么,齐爷就算喊不出来,难道大当家这三个字说不出来吗?”

小宋“嘿嘿”干笑了几下,“齐爷”那两个字可是喊不出来了,这样一看娇滴滴的姑娘,还喊得出来的是人吗?

齐薇站了起来,道:“找个人给他看看就是了。我有事情要出门一趟。”

“你要去哪儿?”小宋问道。

齐薇道:“爷的行踪你别过问。”

齐薇转身收拾好便出了门,能怎么样呢,先避一避吧,也让她想一想。

她在外面转了近十天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孤城就站在门口等着她,只不过很明显瘦了一圈,看着她进来倒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的跟在她后面。

小宋在旁边嘟囔道:“大当家果然甩手的厉害,有人风寒九死一生你才回来。”

齐薇冷着一张脸直接走进屋子里,孤城跟在她身后,齐薇一转身,怒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孤城不说话。

就是这样,又是这样!好像错的都是她一样!

齐薇转头对着小宋道:“那袋东西呢?”

小宋自然知道说的是哪袋金子,于是去把那袋奇珍异宝给提了出来,一颗心却在流血,这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

齐薇接过袋子,然后往孤城的手中一塞,道:“你走吧。”

孤城这回接过了那袋金子,他突然打开袋子,微微一看,便问道:“还有东西呢?”

还有东西呢?!

旁边的小宋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好不识趣,既然诚心认错竟然还这么纠结?

齐薇听了也是一呆,一下子有种下不拿台的样子,她道:“我卖了一个色子!怎么样?我赔给你!多少钱!”

孤城又垂下眼不说话,齐薇见他这个样子,愤怒的对着小宋道:“钱!去把钱全部拿出来!”

小宋迟疑了一下啊,齐薇怒道:“还不快去!”

小宋只好急忙进屋将银子给拿出来,齐薇拿过银子,然后一块块的往孤城怀里塞,眼圈红红的道:“给你!都给你!够了吗?”

那一块块银子从孤城的手腕间落下,“叮叮”的落了一地。

看他根本不接,齐薇也怒道:“你要什么?我赔给你就是了!”

孤城只是看看她,突然闭了眼,道:“齐薇,你知道我要什么。”

齐薇心微微一颤,然后转身便走,可是刚刚转身,就被孤城一下子抓住。

齐薇猛地回头,狠狠的看着他,孤城却突然握住她的手,然后将她的手分开,一颗色子就那样安安静静的放在她的手心。

她卖的,那颗色子。

——

灯火影影绰绰的,齐薇看着那色子,那玉色子反射起来,有着点点的光。

她闭着眼,想起孤城,然后睁开眼,将那色子握在手心。

他就是意外找到了这颗色子,然后就跟着那色子找到了这里吗?

一旦想到这里,齐薇又禁不住想起他身上的伤,那些密密麻麻的伤口,到底经历过什么呢?他的生命里好像她是一个过客,他最重要的历程她都未曾陪伴,但是这么久,他又追来干什么?那么千里迢迢,她如果那样做是不是太心硬了。

真是,烦死了!

齐薇的心里一片乱麻,忍不住将手中的色子往**一扔!

那颗玉色子“叮”的一声弹跳起来,然后滚落到旁边,突然散开,一个东西从里面露出来。

齐薇微微一呆,然后走过去将那东西捡起来,却见那却是一颗血红的红豆。

红豆,相思。

——

齐薇再也没有理会孤城,但是也再也没有赶孤城离开,而孤城也只是安安静静的跟在她身后,齐薇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遇到敌人就出手,遇到雨天便撑伞,遇到刮风便挡风,从来不说一句话,简直可称得上是二十四孝男友。

但是齐薇像是一点也没有在意的样子,照旧吃饭喝水,连小宋等人都看不下去。

一转眼,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其实想想,在东支的时间,和孤城加起来的时间还没有现在这一个月的时间来得多。

晚上的时候星辰点点,经过近十天的忙碌,齐薇等人才将这一单的生意做完,晚上的时候到了海月泉,那清透的泉水看的所有人都心痒痒的,齐薇摸了摸身上的一层沙垢,于是找到海月泉边的一户人家,找了一个大大的澡盆付了一笔钱准备好好的清洗一番。

齐薇自然不敢多废时间,不过将自己塞到水里面,那舒畅的滋味真的形容不出来。

她正准备收拾着起来,突然间窗户“咔哒”一声,然后一道紫色的身影瞬间没了进来。

“你,你干什么?”齐薇吓了一大跳,将自己猛地沉到木桶里面,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她可没料到孤城会闯进来,但是不论怎么说,她还是知道孤城是不会做出什么事的,他进来一定是有什么事。

孤城淡淡的看来她一眼,突然伸手拉住她攀在桶沿的手,然后将她一提。

齐薇心中一惊,骂道:“你敢动我我阉了你!”

她的话音刚落,孤城的手突然顺着她的身体一滑,然后落到她的腿弯,下一秒扯过自己的紫衫将她一裹,然后将她往自己的肩上一扛。

“孤城!你干什么!”齐薇大喊起来。

孤城却扛着她出了窗户,而他刚刚走出房门,突然“砰”的一声,身后的木屋爆炸开来,于此同时,一颗信号弹突然从不远处窜了起来。

齐薇心里微微一惊,也知道肯定出了事,微微转过自己的头对着孤城问道:“怎么回事?他们人呢?”

“他们”指的自然是小宋他们。

孤城道:“他们已经先从西北方向走了。”

齐薇道:“那我们呢?还是从西北方向?”

孤城摇头道:“我们要从南方去引开那些人。”

他的话音刚落,屋子旁边的沙地里却突然窜起十来个人影,孤城一翻身骑上马,然后驰马往南方跑去。

“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齐薇被孤城放到马上,问道。

孤城淡淡的道:“别说话。”

说完加快了马,飞快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