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孤城齐薇篇采薇6

番外卷 孤城齐薇篇 采薇6

这回齐薇缩在孤城的怀里,虽然身后有追兵,但是却丝毫影响不了自己的心情,她将自己的手紧紧的圈住他,只觉得天高地远的,就这么跑下去也愿意。

两人这回兜兜转转绕了一圈,方才摆脱那些追兵,然后奔入碎叶城中去,整个城池都是安静的,孤城翻身进入一处客栈,然后踢开一扇门,将齐薇放到了**,捞起被子一下子将她给盖得严严实实。

齐薇觉得他前面的动作都颇为温柔,但是不知道最后扔被子的时候含着一股子怨气。

——她可没得罪他啊!男人的心思,当真是难猜极了!

她将自己的的头从被子中扒拉出来,然后瞪大眼睛看着孤城:“你那么粗鲁干什么?”

孤城的目光滑过她露出的肩膀,然后若无其事的将自己的目光撇开,道:“我去为你找衣服。”

说完像是逃了一样奔出了门外。

齐薇撇撇嘴,搞什么?

不一会儿孤城便找了一件妇人的衣服过来,然后放到屏风后面,道:“你去换了出来吧。”

齐薇围着被子走了进去,然后利索的换了起来,不时咕哝道:“怎么这么小?太大了!穿不上啊。”

那些微的声响伴随着意料摩擦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像是一丢丢火,墙角的壁灯照得影影绰绰,她的身影一笔一个弧度的勾勒着,叫人忍不住随着那鲜明窈窕的弧度而拼凑着。

孤城拿起桌上的冷水灌了几杯,脑袋里浮现那玲珑的身体,白嫩嫩的像花一样,一点点的开放着,摇曳生姿。

齐薇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有些许的忍耐。

齐薇本来就是个直爽的性子,不善于去揣度人心,而对于眼前的这个人,她更是看不清楚。说句实话,在齐姑娘的心里,孤城就是个不沾七情六欲的家伙,所以无论如何将“欲望”两个字和他联系起来的,所以现在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脸,忍不住伸手过去:“你不会发烧了吧。”

孤城下意识的微微一偏,道:“暂时不要碰我。”

齐薇看着他微微躲开的眼神,一颗心顿时像在热水中煮过一样的,都说男人心,海底针!这刚才还是那样,结果自己一凑上来,就成为这个样子了!又是这种冷冰冰的模样!

齐薇又是生气又是无奈,一时间挫败感又升了起来,她遇上他,简直就是没有半点的办法!她心里觉得委屈,然后一把将他给推了出去:“不想见我就别见我!谁稀罕你!你们这些男人,最是三心二意惹人嫌!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就换了个人似的!妈的!孤城,我再原谅你我就不姓齐!”

她越说越委屈,越说越愤怒,恨不得将他给踹到十万八千里外去!这是什么人!要多远滚多远!

她的话音一落,突然间腰部一紧,一只手已经迅速的扣来,然后贴向她,像是在黑暗中的水藻缠上来,紧紧的,然后被夺了呼吸,那些暴躁的,不安的,犹疑的感情,像是浮萍一般的被海水汹涌的挤兑出来,然后聚合在一起。

齐薇像是呆了一下,但是那有气息仿佛空山雨后,笼罩在每一寸的呼吸里,他的手越来越紧,仿佛要将她勒死一样,那种想要贴合的心愿是如此迫切,像是火种和干柴。

齐薇觉得眩晕,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属于这个内敛的男子的霸道和侵略,那种吻仿佛要将人的灵魂都搜刮得一干二净,让所有的所有袒露在她的面前。

不行了……

齐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这么下去自己要晕过去的!那太丢人了!

她撑着他的胸膛想要挣扎,但是微微一动便发现紧贴着的身体的异样,她听到一声暗哼声,然后对面的人僵硬了一下,接着停了下来,开始微微的喘息。

齐薇迅速的抬起头,但是刚刚一动孤城便侧开了自己的头,齐薇的眼睛眨巴眨巴的,使劲的盯着他,看着他越来越红的耳朵,突然间一笑,然后一把跳上去圈住他的脖子,开始“吧唧吧唧”的亲起来。

太好玩了这个人!

孤城几乎是在退避,但是他微微一退,齐薇便使劲的扑了过来,一个不察,竟然身子一偏,被她扑倒在地。

齐薇灿烂的笑着,忍不住一边凑过去吻他的脸一边去拉他的衣服,笑嘻嘻的道:“孤城咱们将这事给办了吧。”

孤城一边去拉自己的衣服,一边躲过那些吻,最后狼狈的身后一把握住齐薇的手,喘息而忍耐的道:“不要闹。”

齐薇瞪大眼睛:“我哪里闹了?好吧,你早晚是我的人,现在我看着你很可口,想要先尝一尝不行吗?”

她说着继续俯下身去,孤城闷哼一声,头上的冷汗忍不住冒了出来,他有些无奈的叹息:“齐薇,不是时候。”

“哪里不是时候?你说不是时候就不是时候?我是女王,你要听我的!”齐薇笑嘻嘻的,她就是想要挑战一下这个人的忍耐力。

孤城的眼睛微微一闭,突然一睁眼。

他忍耐的眼神终于不复存在,仿佛一堆火,齐薇被那眼睛里的火焰灼得一呆,然后心里一惊,心中暗想,不好!

这回可怎么办?!

她迅速的想要翻身起来,但是孤城的手比她更快,一把将她给压了下来,然后比她更快的侵袭上来。

“砰——”的一声,门突然被撞开,孤城迅速将齐薇一裹,就看到一个小二拿着木棒站在了门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

显然他是听到了下面的动静,以为是贼子,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模样!

简直糗大了了好吗?

孤城甩了一锭金子出去,然后冷冷的道:“出去。”

得了这锭金子,那小二也识相的走了出去,齐薇将自己的衣服理好,然后坐在了起来,这回她倒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她咳嗽了一下,眼珠子飞快的乱转,然后没话找话的道:“哎,刚才那些人为什么追我们啊?”

孤城听了,眉头微微的一皱,道:“是唐文。”

“啊?!”齐薇微微一惊,“怎么可能是他?”

孤城默然无声,微微停顿一会儿,才道:“其实他的真正姓名是耶律文。”

齐薇惊道:“不可能,耶律文不是鞑靼的二皇子吗?怎么可能长了一张汉人的面容?”

孤城道:“耶律文的母亲并非鞑靼,而是中原来的。因为他的血统,所以他一直被人所排挤。虽然他长得像中原人,但是从第一眼看他起,我就知道他并非真正的汉人。他的眼睛,是带着微微的蓝色。”

齐薇从来没有注意过,只好保持缄默,但是又疑惑的道:“那么他追我们干什么?”

孤城淡淡的抬眼看了她一眼,道:“你拿了一些东西你难道不知道?”

“我?!”齐薇认为这可是天大的笑话,她的一切都还是唐文支持的呢,她怎么可能有什么东西?

孤城道:“很久之前,你是否从西寒塞那边得到过一批货物。”

“是啊,那可是我们接触到的第一笔大货物,所以记忆特别的深刻。可是后来我将那笔货都给了唐文啊。”齐薇还是不明白。

孤城道:“一定有什么东西,因为我听到他们是在找一个令牌。”

齐薇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恍然大悟道:“原来是那个东西啊!不过,一个铁玩意儿,谁稀罕来着?当时我随手验货的时候还以为是其中混的渣东西,于是随手就将它扔到江水里去了。”

孤城只是看着她,道:“扔了便算了。”

这个人,似乎总是将最重要的东西抛弃,就像那个骰子。

但是又能如何呢?她扔一遍,他便捡回来一遍罢了。

两人草草的在**休息了一晚上,齐薇将自己的脑袋枕在他的胳膊上,闻着她的气息,只觉得安静平和,有着说不出的甜蜜的味道,她笑了,在他的身上蹭了蹭,睡了过去。

第二日的时候两人便回到他们的住所,但是一夜之间,他们整个地方都烧了,只剩下些断壁残垣,齐薇忍不住心痛,这可是她打拼了这么久的地方啊,一把火就没了。

齐薇道:“你要给我报仇。”

孤城淡淡的应道:“好。”

他说完,目光往后一转,只见小宋他们驱马跑了上来,看见孤城都微微一点头,一晚上之间,他们已经完全的对这个人充满了崇敬之情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孤城的目光微微一眯,突然一下子点了齐薇的穴道,齐薇眼睛猛地一睁:“你干什么!”

孤城不管她,直接将她扔给小宋他们,道:“带她离开,以后我去找你们。”

他的话音一落,就听见号角声响了起来,一波又一波,一重又一重,听见这个声音,齐薇便知道有大批的人马,而现在孤城这样做,显然又是想让自己置身事外!

这个骗子!混蛋!

“孤城你试试,你他妈……”齐薇忍不住爆粗口了。

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完,孤城的手一伸,已经将她的哑穴给点了。

旁边的小宋被她的声音震得几乎要往后退,在他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按照齐薇的实力,留下来还不是徒增负担?但是他却不知道齐薇和孤城这里面的纠葛了。

孤城故意不去看齐薇那愤恨失望的眼神,只是淡淡的转头道:“带她走吧。”

孤城匹马就冲了过去。

三日后——

齐薇坐在那里,只觉得一颗心被掏得千疮百孔,小宋在旁边道:“咱们去找找吧。”

“找什么找?!”齐薇沙哑着声音。

第一日的时候她只觉得愤怒,想着等他回来她再也不要理他,要叫他后悔!第二日的时候想着他再不回来就不要回来了!但是现在到了第三日,却连求证的勇气都没有,躲在碎叶城的小镇上,只听到各种纷乱的消息像是潮水一般的涌来,说是三日前调集了两座城池的弓箭手,回来的时候那些箭都没有了。

唐文还好好的活着,那么孤城呢?

她想想都觉得心割得慌,那个男人就是这样!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的磨过去,她最终还是忍不住向着当时的冲突发生的地方找去,到了那儿也只看到一层层的箭矢,一重重的堆积在一个地方,她几乎都可以判断的出当时的那些箭矢是怎样对准他的!

混蛋啊混蛋!

他怎么能这样!

齐薇一边狠狠的抹着自己眼角的泪,一边却知道孤城虽然没事,但是恐怕受了极重的伤,否则才不会躲着不出来!

找了一圈,依旧没找到什么人,齐薇都着急的恨不得杀人了!

一直到七日后,齐薇趴在桌子上惨兮兮的看着门外,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花了,她的眼睛迅速的睁大,这才看到孤城走了进来。

齐薇顿时什么也顾不得,猛地冲过去,一把撕开他的衣服往里面看,她看着他身上的那些箭伤,现在只有些浅浅的印记了,她的眼泪“刷刷刷”的流了下来,想要狠狠的揍他,骂他,但是到底舍不得。

孤城看着她哭,没有办法的笑了一下,道:“我去帮你报仇了。”

齐薇眨眨眼,孤城道:“我帮你将鞑靼的王宫给烧了。”

齐薇愣住了,孤城将她轻轻的抱在怀里,道:“齐薇,如果是真正的危险,我绝对不会独自面对,现在什么事都没有。齐薇,相信我。”

齐薇紧紧的抱住他,道:“嗯。”

窗外有明月一轮,堪堪照耀。

——

三个月后,在碎叶城内,洞房花烛。

“你不许动!不要动!”

“当初在东支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对你了,啧啧啧,小样儿,皮肤真好。”

“嗯,人鱼线!这要是去拍杂志不知道要惹多少的口水!”

“这儿是我的,这是我的,这也是我的……不准动!你……”

“砰——”的一声,小小的银坠子从芙蓉帐内甩了出来,“啪”的一声将窗户砸上,掩藏上一帘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