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幸福呢

第12章

第12章

d

三剑客报了在职研究生,纯属闲来无事的消遣。但周立冬做事向来认真,既然报了名,便顺手找出大学时候的某些专业课本来温习。翻看那些久违的书页,总有种回归青春年少的感觉。书页里还夹着早已干枯的银杏叶,黄得耀眼。

还记得那年立冬,他和郝思源在思源楼下散步,银杏叶自树上纷纷扬扬飘落,不经意间落在他头上,郝思源踮起脚尖帮他拿下来,顺便偷吻一下他的唇,他则心旌荡漾,久久难以平复,过了好半天,才想起要回吻她。

思源楼见证了他们缠绵的初吻,银杏树记录了他们曾有过的幸福和甜蜜。

那一片干枯的银杏叶,被思源随意的夹在书页中,记得当时,她满怀期待的说:“等压好了,给你做一枚漂亮的书签!”

他始终没等到那枚书签,因为即将毕业的时候,他选择了一条所有人不齿的捷径。可这条路真的便捷吗?为什么走到现在他开始质疑了呢?他理不清楚那些凌乱的思路。

但是,路已经走了一半,还能从新折回去再走吗?他能有这样的实力与勇气吗?

有些事情越想忘记越记得清晰,周立冬强迫自己不要想以前的事情,他不断告戒自己:“无论如何,不是都过去了吗?”

片刻之后,他又会想到郝思源,想到那双一笑就弯的眉眼。

之后,又会暗示自己:“你不能反悔,什么才是你想要的,什么才是你该要的?”

“不行,这样的生活让我窒息,我为什么不能爱?这样活下去我还能坚持吗?”

周立冬就是这样周而复始的与自己的思想做斗争,患得患失,永远无法做出选择,也不能选择!或许,在走出第一步的时候,他已经为自己断了所有后路,当初,他早已决定义无返顾,永不回头!

看到周立冬迅速憔悴与消瘦,沈丽有些担心,说:“哪天跟我爸说说,让你休个假,你最近可能是太累了!”

周立冬莞尔一笑,“没事,最近公司忙,休假耽误事。”

“也不能光赚钱不要命啊!”沈丽说。

“还不至于!”周立冬又开始接电话,签文件。

“真不能理解,我们又不是没钱!”沈丽有些急,想说服周立冬停下来,“你要赚那么多钱来干什么呢?”

“……”周立冬无语,他从来没想过这样的问题。以前没钱的时候,他总在想,如果以后有了钱,就要多孝敬父母,多照顾兄弟姐妹,要买房,买车。可现在,给父母存的钱足够养老了,给兄弟姐妹们都安排好了归宿,房子有了,车也有了,他本该停下了,本该为自己想想了,可是为什么他就停不下来呢?可是惯性使然?还是他觉得内心异常空虚,非要找些事情来做,借此填满?

“过段时间,还是我自己跟爸说休假的事吧!”他轻声哄着沈丽,“到时候,陪你去趟泰国,不是老念叨要去玩吗?”

听周立冬这么说,沈丽一高兴,也不急了,说:“可别反悔,过几天我就找旅行社问问这事!”

“早想带你出去走走,哪能反悔?”

沈丽笑嘻嘻的离开周立冬的办公室,“我去工作,今天心情好,晚上请你三大爷一家吃顿饭吧?”

“好,听你安排!”周立冬心里也高兴,仅仅只是高兴而已。

临近春节的时候,周立冬去车站送三大爷一家,三大爷尚未病愈,只是要过年了,不得不回去,农村人的习俗。三大爷问周立冬:“你和你对象啥时候回去呢?”

“我们今年不回去,在北京过年。”周立冬说。

三大爷不可思议的摇头,“又不是倒插门,怎么能在外边过年呢?”

“这不是工作忙吗?”周立冬赶紧解释。

临上火车,周立冬又塞给堂弟500块钱,“拿上给三大爷买点啥吧,我们忙,也没时间去买。”

堂弟也没推辞,大大方方的收下,说:“你趁钱,花你点也不算什么!”

“是,是,是,兄弟们之间这不是应该吗?”周立冬陪着笑。

沈丽把家里用不着的保健品都给带上了,鼓鼓囊囊的两个大提包,周立冬一直给提着送上车,看着火车缓缓启动,周立冬觉得一下轻松了不少。

他想着,这年头,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这是千真万确的硬道理。

火车站的广场上,很多民工带着铺盖席地而躺,他们因为买不到火车票,有些人在车站等了四五天,已然蓬头垢面。广场上的闭路电视,正在反复播放着阿迪、香耐尔的广告,为一群民工播这样的广告,未免有些讽刺,周立冬只是觉得好笑,就停下来看了两眼。

临时售票窗口排队的人成千上万,拥挤着,叫嚣着,恨不能把整个车站翻转过来。

周立冬想起大学时候每次回老家都要经历这样的场面。

可是自从认识了沈丽,他已经很少坐火车了,偶尔回家也都是乘飞机。看来,人真的是需要有钱才能不受苦。有了钱,有了身价,也就上升了一个层次。在这个尘嚣混杂的地方,更能让周立冬感觉到有钱是多么重要的事,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他对郝思源思念才能减淡一些。

其实,他一直在努力说服自己,以往的选择没错!

可是,隐藏在生活中的对错真的那么容易分辨?

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人们都在追逐一些虚无的功利,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人生的根本。很多人在随波逐流,到头来才发现所做的一切都枉然。在这个忙碌的世界,人们似乎都忘记了要给自己一些时间和空间,反省一下自己的生活。人生,只是一味追逐,总显得庸俗和愚昧。

周立冬,他真得能够说服的了自己?

自从上次与井成闹得不愉快,周立冬已经很久没见过井成和霍燕飞了。

这天,还是霍公子牵头,叫了两个人去首体看篮球赛,“好不容易才弄到的票,谁都不能说不去!”霍公子虽然迟钝,却也看出了两个人之间的嫌隙,故意找机会为两个人化解。

“我与井成没什么事,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有些小争吵,都不会在意的。”周立冬笑呵呵的站在体育馆门口,跟霍公子解释。

“那就好!”霍公子笑得没心没肺,“一会儿看完球赛我请喝酒!”

井成见周立冬如此说,自己再矫情终究不好意思,也就泯然一笑,“我们俩的事以后再说!哥几个看球、喝酒要紧。”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