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幸福呢

第33章

第33章

其实,思源看到了周立冬身上班驳的血迹,那仿佛是自己身上割破的伤口涌现出的温热**,可是,她却不能扑过去,象扑到井成身边那样不顾一切的帮他擦拭。她只能停在井成身边,仿若对周立冬和霍公子视而不见。

思源不愿回头,过往的路太多泥泞和坎坷,促使她养成了一直向前走的习惯,任井成牵着手,走得那么义无返顾。

如果,有一瞬间,她能回首,定能看清周立冬眼里的绝望。如果,她真看到了那份绝望,她的心里会不会生出一种悲悯促使她放开井成的手,再回到周立冬的身边?

一切只是如果!

一瞬间的绝望转变成了一份压抑不住的希望!就象一盆碳火,被风吹得见不到了火苗,只是,风且住,新的火苗又熊熊燃起。

井成在思源的住处停留了一会儿,清理好身上的衣物,仍不愿离开。思源再三催促,他却充耳不闻。思源只好下了逐客令,“这么晚了,你该回去休息!”

井成随意躺在思源的小**,“我不想动,就让我在你这儿凑合一夜!”

思源摇头,“我们早就过了能凑合的年纪。”

看着思源一脸坚决,井成欲言又止,“好吧,我走!”

思源将他送到门外,主动在他额上印了一个浅吻,轻声说了句晚安!

井成愣愣的站了足有一分钟,抚着额头上被吻过的位置,回味着她唇的温暖与柔软,“这是你第一次主动吻我呢!”井成有些欣喜。

看着井成眼底跳跃的笑,思源低头整了整挽起的衣袖,然后困窘的说:“你,该走了吧?”

井成仍陶醉在刚才思源给予的温柔里,不愿挪动,听她这么说,才依依不舍的说:“回去肯定睡不着觉,不如让我在这里多呆一会儿!”

“赶紧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思源推着他转下楼梯。

送走井成,思源无力的靠在沙发上,让脑海里一片空白。

电视里仍在播她喜欢的连续剧,却没能引起她的兴趣,她只觉得屋里安静的可怕。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可是,脑海里不由又浮现出周立冬浑身是血的样子,她轻叹了一声,将头埋进膝间,“如果,从来没认识过你,多好!”她无奈的自语。

霍公子将周立冬送回的家,他胳膊受伤,已经不能开车。临走前,霍公子叮嘱周立冬早些休息。

他冲了个冷水澡,让躁动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

纷繁的思绪是平静了,心中某一个意念却越来越强烈。“思源!”他展转难眠,想的净是她的名字。胸口越来越烫,仿佛有灼热的东西烙在上面,印记那么清晰。

他拿过手机,朦胧中拨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以往,他也会在夜深人静时按下那几个数字,听到电话里传来机械的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百度搜索读!!零!!零!,如您已在读!!零!!零!,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