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幸福呢

第40章

第40章

思源努力寻找脑海深处最鲜活的记忆。

曾记得,在寒风萧瑟的冬日,她穿过云雾笼罩的阴霾,看到暖暖的阳光和阳光下那个俊逸清朗的身影,不由会心一笑,“等久了吧?”她问。

他摇头,满不在乎的说:“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她嘲他,“早知道我就不来,让你永远都幸福下去算了,这么冷的天还要去溜冰。”她搓着快要冻僵的双手,故意撇着嘴。

他包容的牵过她纤细的手,放在棉衣的腋下,“这里暖和!”他那么心无城府的笑着,好像眼里只有她,全世界都不存在了。

如果,她曾经是他的世界,那么,那样的时刻应该永远都鲜活了吧?

曾记得,他们第一次在公园里约会,那是距离交大最近的公园,里面长满了苍翠的竹和茂盛的草。

她赖在石墙边不肯走,“累了!”她很少跟他撒娇,“背我!”说得那么理所当然,颐指气使。

他二话不说,背起她就走,边走还边哼着电视剧《西游记》里猪八戒背媳妇时的乐曲,她趴在他肩上笑得喘不过气来,直拍他宽厚的脊背。

如果,他是曾经的世界里最真实的笑声,那么,那样的笑声也应该永远鲜活吧?

为什么内心所有最真实、深刻的记忆里总有那张想忘记却永远无法忘记的面孔?

思源半闭着眼,朦胧中看到车窗外闪过的树,那繁茂的枝叶岂是说砍就砍得断的?脸上两行清泪已经干涸,只留下淡淡的痕迹。即使爱着,依旧深深爱着,又能怎样?

眼前又浮现出井成渐渐清晰的面孔,或许,他才是她的良人!

漫长的旅途中,思源没再说一句话,她漫无目的的看向窗外。外面的景色再美丽,路过了也就路过了,永远无法捧在手心,珍藏一世。即使记在心里,成为那抹最鲜活的记忆,也终究只是记忆。

承德——一个美丽的小城,与思源想像中的差距不大,她喜欢这里的安静与淳朴。

下了车,老朱带思源与苏士庆汇合,老朱热情的介绍他们认识,“思源,这位就是九鼎的苏先生了!”

思源打量了下眼前的小个子男人,又矮又胖,精明的面孔中透出憨实、可爱,思源冲苏士庆一笑,“苏先生,幸会,请多指教!”她冠冕堂皇的应付了两句,赶紧拿出文件,对照现场的施工情况。

苏士庆说:“哈哈,老朱,你这秘书真是太有责任心了!”

老朱也跟着笑,“她就是这样,什么事儿都较真。”说完,老朱拉上思源跟着苏士庆往避暑山庄深处走,“前边还有几个小项目,这里回来看也不迟。”

思源无奈,只好跟着进去。

走了一下午,看了两处施工现场,几个负责人都陪着,汇报了现场的情况,已经是晚上下班时间,思源累得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百度搜索读!!零!!零!,如您已在读!!零!!零!,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