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幸福呢

第47章

第47章

要不是霍公子喊了声:“服务员,买单!”可能大家还会在包间里继续面面相觑。

思源被井成拉着出来,在旁边的停车场等井成去取车,此时,她大脑里还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立冬的车也停在同一个地方,他从思源身旁经过的时候,看到她一片呆滞神情,突然觉得心痛难忍,“思源!”他试着轻喊了她一声。

思源不敢移动脚步,更不敢回头,只是向井成的方向张望。

周立冬自嘲的笑笑,“刚才的事儿,对不起!”思源却没有回应。

恰好井成已经将车子开过来,她飞快的钻进去,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这些人。

霍公子结完账也跟着出来,看到井成要走,赶紧说:“捎一段,我今天没开车。”

井成按下车窗玻璃,冷冷的说:“你坐立冬车走!”

“立冬不顺路。”霍公子急忙躜过来,想拉开车门。

井成猛然踩了脚油门,车子已经呼啸而去。

周立冬站在霍公子身后,看着飞驰而去的黑色奥迪,觉得一切都那么遥不可及了,“我送你吧,反正没什么事。”

霍公子回头,看到苍黄灯火下周立冬眼里一片寂静的死灰,觉得骇然,“我打车,你跟周伯伯早点回去休息。”

周立冬笑笑,“随你,觉得方便就好。”

周立冬取了车,去饭店门口找父亲,发现人不见了,四周找了找,仍没看到人影,他人生地不熟,能去哪里?周立冬有些惊慌,却毫无办法,只能坐在车子里等。

整个世界静谧的荒凉,车里的音响也似受了伤,悲伤的吟唱寂寞沙洲冷,“……那样浓烈的爱再也无法给,伤感一夜一夜,当记忆的线穿杨过往支离破碎,……”周立冬无端被这音乐弄得心烦意乱,各种情思潮涌,却没有任何头绪。他摘下眼镜,任视线模糊,然后,感受到眼角的潮湿。心里那个破了的洞越来越大,大到吞噬了所有声音、所有影像,他的世界里只剩下自己,那种岑寂的孤单冰冷的可怕,唯有寂寞的恐惧相伴,而他却无处可逃。要知道生命有这般痛苦,有想爱却不能再爱的无奈,有种种水深火热的挣扎,他何必要走这一遭?被拒绝、被丢弃,他还能去哪里再找寻希望?

胃里又开始翻滚,那种逼人的疼痛再袭来,他咬紧牙强忍,在车里到处翻找胃药,有段时间没痛过了,他几乎忘了那些止痛的瓶瓶罐罐放在哪里?

低喘一声,嗓子里的咸腥涌出来,那只能是触目的血,他抹掉不看,将帕子直接扔出去。

大约过了一刻钟,周父才慢慢悠悠的折回来,见到儿子,问:“可以走了?”

周立冬点头,“刚才去哪儿了?我没看见你啊。”

“到处看看,这里真豪华,这辈子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百度搜索读!!零!!零!,如您已在读!!零!!零!,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