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幸福呢

第54章

第54章

七月底,周立冬开始接受放化疗,巨大的身体折磨使他情绪更低落。思源偶尔去医院看他,回去的时候,他就将她送到五棵松地铁口,久久凝视她离开的身影。

有时,井成和霍公子轮流来陪护,却都被他赶走,“又不是病入膏肓,哪需要这么劳师动众?”井成和霍公子只好回去,平时都是通过唐伊了解他的病情,偶尔去探视。

井成已经多日未见思源,既然说要让她重新选择,就不能给她任何影响,任何压力。

思源会主动给井成打电话,说说工作中的问题,征求他的意见,有时候也似朋友或情人间的关心,嘘寒问暖。大家谁也不多说,只是单纯的维持一种联系。

当周立冬的治疗告一段落的时候,他选择了回老家静养。

他走那天,下着大雨,雷电闪闪,狂风大作,飞机无法起飞,井成只能帮他换了张火车票,“软卧下铺,应该会很舒服!只是坐的时间长了点。”

周立冬笑笑,看着身后的三个人——思源,井成和霍燕飞,冒着大雨,他们全来送他,他应该知足了。

“静养几日就赶紧回来,还要复查呢!”霍燕飞帮他拿着行李,叮嘱道。

周立冬还是笑,那么温和含蓄,那么潇洒逸然,“我会的,真高兴认识了大家一场。”他将目光停留在思源身上,“思源,你本该恨我!”

思源淡然笑着摇摇头,“立冬,我不恨你了,真的,因为,我还……”后面的话她还没说完,周立冬却打断她,“无论如何,你要幸福!你跟井成都要幸福,人生太短暂,别让自己遗憾!”

“嗯,我不会!”思源强忍着泪水。

雨越下越大,恨不得要将这个世界吞没,周立冬最后一次拥抱了下思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将唇停留在她面前,却始终没有印下痕迹,“我走了!”说完,他转身上了火车。

雨疯狂的下,如瓢泼。

火车缓缓开动,思源在车外能看到周立冬那张含笑的脸。那笑容逐渐变得缥缈,幻化成一种决绝的苦痛。

思源挣开井成的手,抛开罩在身上的伞,紧追着火车,越跑越快,她用嘶哑的声音的喊着周立冬的名字,然而哗哗的暴雨声却将那泣血的声音掩盖了。

周立冬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思源的身影,他舍不得遗落下她任何一个动作,任何一个表情。坐在火车上,透过车窗,他无声的在心中跟她说永别。

暴雨中传来思源呼喊,那句凄厉的“立冬,我爱你!”让他泪如泉涌。

爱过了,错过了,丢失了,原谅了,终于又找到了他的爱情!周立冬笑得泪水肆虐。

车窗外的一切逐渐模糊,只留下天地间一片混沌的朦胧。这雨,洗刷了所有灵魂的污垢,终将还他一颗干净的心。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