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7章 婚前一夜2

第七章 婚前一夜2

“幸福!太幸福了!”曲萌萌抱着夏忆亲了一口,“小忆,这么多年来幸亏有你支持我,你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最聪明最聪明的军师,最强力最强力的红娘!”

“真恶心!”夏忆嗔怪的推开发疯的曲萌萌,“我以后还会一直支持你的。【 木鱼哥 ——更新最快,全文字首发】祝你幸福,我的朋友。”

“呵呵……一定会幸福的!”被推开的曲萌萌转身抱着夏远快乐的转圈,“萌萌姐姐是不是一定会幸福?”

夏远跟着呵呵的傻乐,于是曲萌萌笑的更开心了。

“你看,我会幸福了!”

“两个傻子!”夏忆捂嘴嗔笑。

曲萌萌就这么疯癫的过了两周,她很听话的没有去打扰过靳哲凯,因为她也好忙,她要美容,她要定制最奢华的礼服,她忙着要当最美丽的新娘。

到了婚礼前,她突然安静了,把自己和夏远关在房间了,不许任何人打扰。

“伯母,萌萌她这是怎么了?”夏忆很担心。

袁兰纤笑着将夏忆和曲贺华赶走:“没事,都别紧张。这很正常,每个要的女孩都会有这个过程,大约是焦虑症。”

“可是……”曲贺华不想走,视若珍宝的闺女明天就要嫁给别人,他这个当老爸的还想多跟闺女说说话。

“好啦!让她跟夏远说说悄悄话吧。跟咱们她可不好意思说。走吧走吧。”袁兰纤哭笑不得的将曲贺华赶走。

夏忆想了想,也离开了。

听到门外没有动静了,曲萌萌长长的吁了口气。

夏远歪着头瞅着曲萌萌,不知道她为什么看起来很焦虑的样子。

曲萌萌毫无形象的趴在**滚了又滚,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一*坐到夏远面前。

“小远,我明天要结婚了!我好紧张啊,紧张死了!”

夏远很是秀气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稚嫩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嘟着嘴的曲萌萌。

“我都不敢跟别人说我有多紧张,只敢跟我的,小远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

“要是你能告诉就好了……哎呀我不是在笑你不会说话,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开口喊我萌萌姐姐的。”

“不是不是,我不是要说这个。”曲萌萌抓了抓头发,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想说些什么,“唉,反正我很烦。”

“小远,我越想越觉得,这是*婚,以靳哲凯的性格,应该会很生气才对,为什么他没有对我发火呢?”

“结靳哲凯真的会对我好吗?”

“有没有可能,其实靳哲凯心里也有那么一点喜欢我?你瞧,他是很真心实意的来提亲的。我爹地都这么说……”

“小远,我长这么大没做过什么成功的事情,甚至倒追一个男人都追了五年,你说结婚后我真能做一个成功的妻子吗?”

“小远,我很自私,我很怕,所以我要带你一起去我的新家,你会陪着我的,对吧?”

“小远,如果你跟着我离开,你会不会很想小忆?”

“小远……”

曲萌萌正絮絮叨叨的说着,本来坐着不动的夏远突然冲她伸出细长的胳膊,将她轻轻的搂在怀里,哄孩子一样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此时,15岁的夏远身高已经蹿到了一米六多,跟去萌萌差不多高,他抱着她,让她的头正好能趴到他的肩膀上。

曲萌萌愣了下,才意识到夏远是在学着她哄他的样子来哄她。

这臭小子!

曲萌萌失笑的挣开夏远的怀抱,道:“小家伙,你长大了,会学着安慰人了呀。但是我可是你姐姐,我是,你是小孩,要你来安慰我,我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吗?!”

夏远咧嘴笑,见曲萌萌不让他抱,他就钻到曲萌萌的怀里,想让她抱。

“喂喂喂,你都长大了还要我哄你,羞不羞?”曲萌萌捏着他的鼻子调皮的道,“瞧瞧,你现在都比我还高了。说起来,你刚来我们家的时候,瘦瘦的,小小的,小可怜似的……”

曲萌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哄着夏远睡着了,自己也跟着睡了。

而此时,靳哲凯的家门前伫立着一位。

“你怎么来了?”靳哲凯迟疑的在她三米外的距离站定。

她不是毅然决然的将他让给别人了吗?那现在来做什么?

见他不过来,夏忆主动走过去:“明天你就要结婚了,我……想来看看你。你好像,不愿意看到我?”

靳哲凯不知该如何作答,他沉默的打开门,侧身让夏忆进去。

明天就是婚礼,万一有哪个不开眼的小报记者过来蹲点,拍到他们两个人深夜相会,那会引起轩然大波。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相对无言,靳哲凯主动打破僵局,起身走向厨房:“咳,你想喝点什么。”

夏忆抬起头,眼眶留不住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

靳哲凯愣了。

“你……这是怎么了?”

夏忆猛地起身,扑进靳哲凯的怀抱:“凯,这半个月你知道我过的多“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辛苦吗?我对自己说,让你跟萌萌结婚是对的。可是我天天在想你、想你,想的心都要炸了。”

这是怎么了?夏忆对他有感情他是知道的,可是她从没有表现的这么失控。

“凯,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爱着你的我到底怎么做才是对的?”

她终于说出来了,她终于说她爱的人是他了。

这一刻,靳哲凯悲喜交加。

“小忆,我也爱你啊。”他心疼的搂着怀里的女子,急促的道:“我们走吧。不理会什么婚礼,不理会曲家,我们走的远远的不好吗?”

夏忆激烈的摇头:“我还有小远啊,我不能扔下他。曲伯伯和曲伯母对我们贴心照顾了这么多年,我怎么能忘恩负义。我不能。呜呜……”

是了,她是个好女子,她做不出忘恩负义、横刀夺爱的事情。这些,在他对她次表白的时候就知道。只是——

“那你就怎么能这么狠心的把我扔给曲萌萌?!”

夏忆紧紧的搂住靳哲凯的腰,只恨不得将自己跟他之间的距离减少到最小:“我有什么办法。我不能看着你为之奋斗的‘泽卡’倒闭,那是你父亲一备注的心血,也是你的。你告诉我,你能放弃‘泽卡’吗?”

靳哲凯沉默了,只能用力的回抱夏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