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9章 为什么是你

第九章 为什么是你

“来试试吧,我会给你安排好的。(Www..Com)レ..?レ”曲贺华也不多说。

曲萌萌蝴蝶般飞过来:“小忆,加油哦,你一定会成为爹地妈咪的得力帮手的。”

“你老实一会儿吧,哪有你这样的新娘子,也不怕把妆弄花了。”夏忆将曲萌萌用力按到椅子上,笑道,“好了,你就等着你的靳哲凯来接你吧。”

曲萌萌托着红彤彤的小脸,坐在椅子上扭啊扭,又站起来转啊转啊,就像是身上长了虱子似的无法停下。

她也知道自己这样有失端庄大方,可是她紧张,一紧张就话多,动作也多。

偷眼看看镜子中的自己,洁白的抹胸婚纱露出诱人的锁骨,上围在衣服的作用下愈加丰满,长长的裙摆从盈盈一握的腰肢间倾泻而下拖在地上,而那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庞,眉眼间荡漾的期盼让人臊的心慌。

也不知,他会不会喜欢她今天的装扮。

忐忑的心情在见到穿着新郎服来的靳哲凯那一刻,抛之脑后。

难得一见的,他穿着一身白色,让他原本就俊逸的五官更加让人挪不开视线,修身笔挺的西装很好的显露出他的挺拔的身躯,宽肩、窄腰、长腿。

他就像是一个有磁力的发光体,往那里一站就让曲萌萌眼里再没有别人。

不知道她是如何将手递给他,由他带她去的礼堂,也不知道婚礼现场到底去了多少人,直到神父问她:“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她这才羞红双颊回神:“我愿意。”

“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我愿意。”她紧紧的攥住靳哲凯的手,大声的回答。

神父笑了:“好的,我以圣灵、生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和新娘结为夫妻。现在,请新郎亲吻你的新娘。”

咦?这样就完了?她还没有听到靳哲凯的承诺呀。她到底刚才走了多久的神?曲萌萌懊恼的咬了咬嘴唇。

眼前压过阴影,靳哲凯英俊的脸庞靠过来,轻吻了一下她的双唇。

曲萌萌只觉得,漫天的烟花都绽放了。

之后的事,曲萌萌啥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到处乱哄哄的,他带着她四处敬酒,她挽着他,跟众人晒着她的幸福。

再然后,她就被送入洞房了。

此时夜已黑,新房的亮着暧昧的昏黄暖灯,目及之处,四散着贴了不少大红的囍字。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想是靳哲凯正在沐浴。

曲萌萌坐在床沿上,有些无措。

累了一天,礼服换了好几套,现在这件是一件改良的古式旗袍,完全贴合腰身的剪裁让她的身躯显得更加玲珑有致,可是时间长了,就有点儿喘不动的感觉,好想脱下来让自己轻松一些。

可是……

这是新婚之夜,按理说应该是他为她“轻解罗衫”才对。

想到即将发生的旖旎场景,曲萌萌的脸酡红一片。

水声停了,不一会儿,靳哲凯**上身走了出来,曲萌萌打眼望去,首先进入眼帘的就是那若隐若现的坚实腹肌。

轰的一下血涌上头顶,她急忙收回视线正襟危坐,等着他过来跟她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

可是,那男人竟然什么话也没有的走到床的另一边,躺下了。

曲萌萌难以置信的愣了半晌,炸毛般的跳了起来。

“喂!靳哲凯!”她绕到床的另一边,站在靳哲凯面前推他,“靳哲凯!靳哲凯!”

“吵什么?”靳哲凯没好气的道,“我很累,别烦我。”

张嘴间,一股酒气扑面而来,想必是喝太多了。

看他一脸倦容,曲萌萌的火气去了一半,想想又不甘心,再次推他:“靳哲凯,今晚是我们新婚之夜……”

“我知道!别烦了。”靳哲凯翻了个身,“我很累,真的很累。”

昨夜因为夏忆的到来他就没休息好,一早就起来开始忙,本来就累个半死,又被灌了那么多酒,他觉得头很晕,胃里也很难受。

很想要休息,可他这个新婚妻子聒噪的要死,让他更想念夏忆的温柔体贴。

这个人怎么这样?!

曲萌萌撅着嘴生了好半天的闷气,本想着他能起来哄哄她,谁知道人家根本对她视若无睹。

没办法,曲萌萌只好自己换了衣服,又去浴室将自己洗的香喷喷的。

睡衣,她挑了件上下两件套的,短裤很短,堪堪的遮过屁股,将她修长的美腿显露无疑。

“呀,真羞人。”她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面热心跳。

局促的从浴室出来,看到靳哲凯平躺在**动也不动,曲萌萌主动关了灯,爬上床轻轻的在他身边躺下。

她的心跳如雷,只盼着他能主动一点,可好半天过去,他还是那个姿势躺着。

太过分了!她都穿成这样来诱惑他了,好歹给她点面子呀?!

恼羞成怒的曲萌萌在靳哲凯旁边磨了半天牙,好不容易才将火气压下去。

要温柔!要温柔!她告诫自己。

她用一只胳膊支起自己的上半身,侧躺着,看着闭着双眼似是已经入睡的靳哲凯,只觉得越看越顺眼,越看越爱,她伸手轻轻推了推靳哲凯的胳膊,低声问道:“靳哲凯,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就……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靳哲凯毫无反应。

曲萌萌再接再厉:“靳哲凯,我很高兴嫁给你,我对神父说的话都是真心的。我喜欢你。你呢?”

幽暗的夜光灯下,靳哲凯的嘴巴好像动了动。

曲萌萌大喜,急忙低下头仔细倾听。

他的声音微弱的几不可闻:“曲萌萌,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我改……你别再缠着我了……”说完,轻鼾声传来,他竟是睡着了,刚才说的大约是梦话。

原本一脑子绮念的曲萌萌僵在原地,整个人像是一盆寒九冰水当头浇下。

这个恶劣的男人,竟然说她喜欢他什么就去改,她的喜欢就那么让人厌恶吗?她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个捂不热的男人呢?!

委屈的水雾在眼中浮起,他的脸庞在她眼中朦胧成一片……

是啊,她到底喜欢他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