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2章 到底谁疯了

第十二章 到底谁疯了

“对啊,她昨天不是大婚了吗?怎么没去享受新婚蜜月,带了个小男生在这里?”

曲萌萌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时谈话的人,依稀有点儿印象,好像是哪家企业老总的。

不熟的人,她向来不放在心上,便也懒得理会她们。

大约是见她没反映,那两个女人就自以为是的聊的更加兴奋了。

“她啊,追那个靳哲凯追了好几年,没脸没皮的去跟在人家*后头,结果人家一直不理她。这回啊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的靳哲凯实在没办法把她娶回家。你想想,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喜欢,大概是刚就被靳哲凯给冷落了吧。?*渲幸桓雠税素缘馈?br/>

另一个女人显然不甘落后:“就是就是,听说啊,她故意在靳哲凯的办公室把自己衣服撕了,对人家说靳哲凯强bao她,这才*的靳哲凯没办法,只能娶了这个贱女人。”

“啧啧,真给我们女人丢脸。”

曲萌萌的脸黑的跟锅底似的,完全没了食欲。

“两个八婆!”她在心里暗骂。

见她面露不豫,夏远也不吃东西“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抬头瞅她。

曲萌萌勉强笑了笑:“小远,这里的东西不好吃,我们不吃了好不好?”

夏远点头。

刚想起身离座,耳边又“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传来八婆的声音。

“看到没有,那个。别看穿的干干净净的,长的也秀气,可惜不是个傻子就是个哑巴。”

“傻子?哑巴?”

见同伴很惊讶,那女人更加兴奋,彷佛自己掌握了什么线的八卦资料一般。

“真的,那男孩从来没开口说过话,听说曲家一直不遗余力的给他满世界找医生,想要治好他呢。”

“啧啧,真看不出来……”

“笨了吧,其实很好看出来的。他啊,整天跟在曲萌萌后面,这么大的个子了还像个孩子似的走路拉着别人的衣服或者手。你见过有这么大的正常孩子这种表现吗?”

“那倒真没有……”

两个女人越聊越起劲,曲萌萌的脸已经不能用黑来表示了。

混蛋!死八婆!说她也就罢了,竟然敢说小远是傻子和哑巴!真是不能忍了!

曲萌萌猛地站了起来。

手里拿着冰块桶路过的服务生被吓了一跳,刚要问她需要点儿什么,曲萌萌已经将他手里盛冰块的桶一把抢了。

一脸惊慌的夏远急忙伸手扯住曲萌萌的衣服。

曲萌萌示意他站到一边去:“小远,别担心,姐姐给你报仇!”

说完。拿着桶几步跨到另一个桌子面前。

桌前两个正在眉飞色舞八卦的女人惊讶的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一桶冰块就在其中一个女人的头顶灌下,还没等俩人反应过来,曲萌萌把手里的空桶一扔,劈手端过桌子上的罗宋汤,猛泼到另一个女人脸上。

“啊——”一脸罗宋汤的女人捂脸尖叫。

另一个满身冰块冰水的女人蹦得老高:“曲萌萌,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还用我说明白?”曲萌萌冷冷的笑,下巴微翘,后背挺得笔直笔直,蔑视的眼光射出去,任谁都心里打了个哆嗦,这从小的千金大小姐的气质,那可不是糊弄人的!

餐厅里的人被这变故惊呆了,包括服务员,竟然没人想到要过去劝架。

满身冰块冰水的女人声音都哆嗦了:“你、你什么意思!”

曲萌萌扫了她一眼:“你,早晨起床没刷牙,我特意给你准备了冰水洗漱,是不是很爽?”

接着,又一指满脸罗宋汤的女人:“你,嘴巴是用来吃饭的,不是用来胡说八道的。食不言寝不语没学过?没学过本大小姐就教教你怎么喝罗宋汤学会闭紧嘴巴!”

满脸罗宋汤的女人终于回过神来了,哆嗦着抹了把脸,也跳了起来:“曲萌萌!你竟敢泼我?!”

曲萌萌没回话,缓缓的,缓缓的,又端起桌上的另一碗罗宋汤,在众人的注视中,再次泼到那女人。

泼完,也不说话,就那么笔直的看着她。就好像在说:我就泼了,我还泼了两次,你能怎么样?

周围的人再一次震惊,瞠目结舌的看着这场景。

那女人气的直发懵,指着曲萌萌“你你你你”了好久,才恨恨的憋出一句:“曲萌萌,你竟敢这样对我!你不就是凭了你姓曲么?我就不信你们曲氏能风光一辈子!离了曲氏你什么都不是!你小心点!我早晚要你好看!”

“是吗?”曲萌萌耸耸肩,给她一个轻蔑的微笑:“小姐,我想你忘记了,我现在是靳太太,‘泽卡’企业总负责人的妻子,我想我不用动用一定点曲家的力量,就能给你好看。你觉得呢?要不要试试?”

那女人终于有些慌了,说话的底气也不足了:“曲萌萌,你别乱来,你疯了吗?”

“疯不疯,等着看看就知道了。”曲萌萌冷笑道,又想了想,“啊,对了!如果我没记错,你是王平实的,王城企业家的千金是吧?你叫什么名字?”

没人要告诉曲萌萌这女人的名字,谁都不知道她是说着玩呢还是真要宣战。

“不说?无所谓!”等了片刻,曲萌萌脸上挂着冷笑离开,“我随便打听一下就能知道。”

那姓王的女人显然被她*的有些发疯了,眼看着曲萌萌的背影即将消失在餐厅门口,她疯子一般的冲过去冲着曲萌萌大喊。

“曲萌萌!你以为靳哲凯会为你出头?你别做梦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你!不喜欢你!!”

曲萌萌的背影僵了片刻,扭过头,她轻笑,笑的让人毛骨悚然。

“是吗?不如我们试试看?祝你好运。”

说完,再也不理会众人,昂首挺胸的离去。

夏远静静的跟在曲萌萌的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神情竟是有些沉重,仿佛瞬间成熟了不少。

曲萌萌心里很难受又很忐忑。

那女人说的话就像一根刺一样狠狠的扎进她的心里。她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没错,靳哲凯不喜欢她。他会不会为她出头,完全是个未知数。

靳哲凯是一个非常冷静非常有头脑的人,如果他不愿意为了她去对上王家该怎么办?退散的曲萌萌此时懊恼的直揪头发。

【作者题外话】:作者正在努力中……握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