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6章 亲切的会餐

第十六章 亲切的会餐

曲萌萌委屈的嘟起嘴吧,看看幸灾乐祸的靳哲凯,再看看一脸着急的夏远,人就像泄气了的皮球似的没精打采。

听了她的话,夏远连连点头,曲萌萌冲他笑了笑,便打算上楼换装,谁知经过靳哲凯身边的时候,却被他突然拉住手腕。

“不用换了!”他面无表情的道。

“嗳?”曲萌萌愣了,“你说什么?”

他刚才还命令她去换衣服呢,怎么现在又变卦了?

“别磨蹭了,时间也不早了,就这么走吧!”靳哲凯嘴角挂着淡淡的嘲讽,“再说,我看这样的打扮就挺适合你的。”

这种不伦不类的打“”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扮适合她?他这是在嘲讽她呢还是在嘲讽她……

曲萌萌眉一扬,就想发飙。

夏远适时的拉了拉她的衣袖,担忧的看着她。

不能吓到小孩子!曲萌萌硬生生的压下那口恶气,勉强撑出一个微笑:“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走吧。小远,跟姐姐走。”

说完,也不理会靳哲凯,拉着夏远昂首阔步的走出大门。

夏远依旧是那副乖巧的模样跟着曲萌萌,同样无视靳哲凯,靳哲凯蹙起眉头,看着他们的背影若有所思。

三个人沉闷的坐在车里,靳哲凯从后视镜里观察夏远,发现他从上车就攥着曲萌萌的手,眼里更是只有她一个人,虽然以前他一直都是这样,可现在看起来却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

曲萌萌呢,心神不定的,她知道她老爸虽然疼她,可是如果看到她这样的打扮,肯定会发飙,这可怎么办呢?早知道就听靳哲凯的话了……

到了曲宅,曲贺华和袁兰纤正在等着自家宝贝闺女回来,可是当曲萌萌踏入大厅那一刻,曲贺华本来充满期盼的脸顿时拉的老长。

跟自己老爹了这么多年,曲萌萌怎么不知老爹这是要发飙的前兆,喃喃的喊了声“爹地、妈咪”之后,局促的站在一边,努力让那运动衫遮住更多的自己。

袁兰纤的脸也黑了半截,自从曲萌萌十岁开始,她就有请专人来教导她的穿衣打扮,怎么这才几天就忘记了呢?这穿的成什么样子?

虽然觉得自己闺女不像话,可是这是她回门的日子,总不能太给她脸色看,袁兰纤冲着夏忆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将曲萌萌带上楼去。

曲家人的表现落到靳哲凯眼中,让他心情大好,忍着笑意上前跟曲贺华夫妇寒暄。

夏忆趁这个空拽了曲萌萌一把,拉着她跑上楼去。

把夏远赶出曲萌萌的闺房,夏忆笑嘻嘻的拽掉曲萌萌的衣服:“萌萌,你这么穿着小远3g最快,全文字手打的衣服回来了?哇……你这是……”

曲萌萌羞红了脸颊:“小忆,我这身是不是太火辣了。”

“啧啧,火辣无比呀!真好看!”夏忆赞叹的道,“萌萌,你的身材真是太棒了!怎么样?迷死那个靳哲凯了吧?”

不提靳哲凯还好,一提他曲萌萌就一肚子火,愤愤的一*坐到椅子上:“别提了,他嫌我穿成这样丢他的脸!”

“哦?怎么会?我要是男人,见你穿成这样一定扑上去吃了你!”夏忆挑眉惊讶的道。

“谁知道他是怎么回事!”曲萌萌烦躁的起身,到衣橱里随便挑了件衣服换上,“大概是嫌我穿这身回家不庄重吧。唉,其实我也知道穿成这样回来爹地和妈咪会不高兴,可是他就不能好好跟我说吗?如果他能好好跟我说,我也不会跟他治气硬穿这件回来,你瞧我爹地刚才那张脸……”

“你们俩又吵架了?唉……”夏忆跟着叹气,“萌萌,你们这才结婚几天呢,这样怎么行呢……你,会不会后不后悔跟他结婚?”

后悔?

曲萌萌诧异的看了夏忆一眼:“我怎么会后悔跟他结婚呢?而且……而且……”她嘴角泛出的笑容,“小忆你知道吗?他称呼我靳,还说我是家里的女主人了哦!哈哈!”

“是吗?”夏忆一愣,笑的有些勉强,“他真的这么说?那恭喜你了呀萌萌。”

“谢谢你,小忆。”曲萌萌欢快的道。

夏忆觉得自己心里乱乱的,她竟不知道曲萌萌的一句话就能让自己的心慌乱起来,她站起来,努力维持着笑容对曲萌萌道:“萌萌,这身衣服不够好看呢,太一般了,你再另挑一件把。我……我去厨房帮帮忙……”

“嗯?不好看吗?”曲萌萌照了照镜子,“好像是差了点儿什么,那我再想想。小忆你去忙吧。”

夏忆梦游似的离开曲萌萌的房间,路过大厅的时候,看着跟曲氏夫妇相谈甚欢的靳哲凯,觉得自己既无力又悲伤:他们是一家人了,那她到底算什么?

像是心灵感应一般,靳哲凯也抬头望了夏忆一眼,立刻察觉了她的异样,原本的情立刻变得沉重起来。

夏忆发现靳哲凯在看她,急忙低头,她没去厨房,转身去了洗手间。

关上洗手间的门,把客厅里的欢声笑语关到门外,房间里静悄悄的,墙上的大镜子映出她精致的妆容,近似裸妆的淡雅,纯白色的蕾丝连衣裙,镜中的她看起来既干净又清纯,这是她知道他今天要来,特地为他打扮的。

可是,他还会喜欢这样的她吗?也许他脑海里只有身材火辣的曲萌萌了呢……

正想着,洗手间的门被人悄悄打开,靳哲凯闪身进来,飞快的掩上房门。

“小忆……”他轻声唤她,“你怎么了?看上去脸色不是很好啊。身体不舒服吗?”

就像是早就料到靳哲凯会出现在这里一般,夏忆泫然欲泣的看着他,在他怀里。

“哲,我,我就是很想你。”

靳哲凯心疼不已的搂着怀里的女子,她是这般的美好,可他却无力保护她:“小忆,别哭,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夏忆抬起头,伸手揽住靳哲凯的脖子,盯着他问:“哲,萌萌穿成那样,你、你有没有对她……”

“没有!”靳哲凯急忙申明,“我眼里只有你,她穿成那样只会让我更加厌恶她。”

【作者题外话】:男主很讨厌吗很讨厌吗真的很讨厌吗?好吧……咱尽力把他掰正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