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24章 受伤惨重

第二十四章 受伤惨重

“那个……”曲萌萌低下头,“我也没想到的,我是想着给你剥好,让你直接吃就行了,谁知道这个鸡蛋是怎么回事,皮那么难剥,结果就剥的很难看……”

靳哲凯了解了,她竟然连煮熟的鸡蛋用冷水泡泡才好剥这件事都不知道,他继续冷冷的瞅她:“连个鸡蛋都剥不好,真不知道你以前送来的那些爱心早餐什么的到底是谁的爱心!”

曲萌萌心脏狂跳:她不善厨艺的事情被发现了!被发现了!

“哼!”靳哲凯又是一声冷哼,“我,不吃了!”

见靳哲凯真的要走,曲萌萌着急了,她想要扭转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可是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办,只好举起双手给他看,一副小可怜模样:“靳哲凯,为了给你剥鸡蛋,我的手都烫红了。你看!”

去路被挡住,靳哲凯只能无奈的停下脚步,当他看到摊在面前的那双手是,心里咯噔一下。他还记得她的手,白皙娇嫩,可面前的手有的地方红肿,有的地方鼓起水泡,他下意识的握住她的手,翻过来,手面上星星点点的红水泡,发着狰狞的亮光。

顺着手腕看到胳膊上,也有零星红点,下意识的打量她全身,又发现她*的脚面红肿一片……

这,这到底做了些什么?!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见靳哲凯不说话只是看她,曲萌萌心中忐忑,说话愈加小心:“靳哲凯,我真的是很认真的为你准备早餐的。如果你欢吃蛋黄你就吃蛋白好不好?好不好?”

“你!”靳哲凯放下曲萌萌的手,想对她说些什么,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心中滋生出什么,让他堵的发慌。

“靳哲凯……”

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由得就放轻了语气:“我今天一早有事,真没时间吃了。”

他还是不吃早餐啊!曲萌萌失望的看着靳哲凯离开,饱受打击的坐在餐桌旁。

她忙了整整一夜,为什么他就不能吃点儿呢?就算是敷衍几口,她也会很高兴的呀。

夏远靠过来,递给她一张纸,她才知道自己又哭了。

这一夜,她哭的次数超过以往整年了。

“小远,姐姐是不是很糟糕。”她趴在桌子上问。

夏远不说话,突然惊讶的看向门口,有阵风掠过,靳哲凯竟然又回来了,还坐到了餐桌前。

“靳哲凯?”曲萌萌握着纸巾忘记擦眼泪。

“不是吃早餐吗?!”靳哲凯有些恼怒的道。

他明明是不打算吃的,可是刚才穿鞋的时候,她乞求的模样总是在眼前晃,晃的他不知怎么就走了回来。

“靳哲凯!”曲萌萌的小脸亮了起来。

“还不给我端过来!”靳哲凯敲敲桌子。

曲萌萌立刻殷勤的把两颗蛋黄端了,再送上一杯牛奶。

“小远吃饭。”她又招呼夏远,给他递上牛奶和蛋白。

夏远看着那参差不齐渣渣似的蛋白直皱眉,曲萌萌不好意思的把盘子抽回来:“小远吃呀?,先喝牛奶吧,姐姐吃掉就好了。”

她真的要吃掉那些不像样的蛋白?

靳哲凯眉头锁的紧紧的劈手夺过曲萌萌手里的蛋白,把自己的蛋黄递了过去。

曲萌萌瞪着那两颗圆滚滚的蛋黄,差点把自己的眼珠子瞪出来。靳哲凯这是什么意思?他不爱吃蛋黄所以塞给她吃?可是苍天可鉴,她最最讨厌吃的东西就是蛋黄啊!

“靳哲凯……”她纠结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蛋黄。

靳哲凯看她这副模样,突然忆起曾经的某一日,他和她还有夏忆一起吃午餐,她的餐里有一颗卤蛋,她啃掉蛋白后,就是这副模样看着蛋黄,最后还是求着夏忆帮她解决的。

原来她不吃蛋黄啊!

靳哲凯无奈之下,把盘子又调w百度搜索“海天”看最新章节换过来:“我爱吃蛋黄,给我吧。”

曲萌萌大喜:“真的?靳哲凯,我最不喜欢吃蛋黄了,那以后都是你吃蛋黄我吃蛋白吧。俩还真是天生一对呢!”

靳哲凯汗,他怎么就跟她是天生一对了?!

两口塞下那干干的蛋黄,用牛奶冲下。忍着喉咙里那让人不适的腥味,他拽过曲萌萌面前的蛋白,几口塞进肚子里。

曲萌萌怔住:“靳哲凯,你很饿吗?”

饿?他气都气饱了好吗?靳哲凯臭着脸站起来:“我吃完了!”

“呃……”曲萌萌怔怔的点头。

靳哲凯瞥了眼她的手,不耐的道:“上去换衣服!”

“哎?”曲萌萌觉得这个话题太过跳跃。

“简单的换一件衣服就行,别浪费时间!”靳哲凯嘱咐了一句。

曲萌萌呆呆的点头,然后问:“干什么?”

“手不疼了?”

手?曲萌萌立刻眼泪汪汪的:“疼!靳哲凯,疼!”

“换衣服去医院!”靳哲凯惜字如金的道,说完就往外走,好似多跟她待一会就会犯了多大的罪一样。

狂喜从曲萌萌心中迸裂,他竟然要送她去医院,他在关心她!

“靳哲凯!”她乐得忘乎所以,冲着靳哲凯的背影奔了过去,“靳哲凯!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靳哲凯身影一僵,因为他被人从身后抱住。

想挣脱她,可看到胸前那双伤痕累累的小手,又不忍心推开,怕一个不小心弄痛她的手。

“靳哲凯,你真好,真好……”闷闷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三分喜悦两分哽咽。

哭了?靳哲凯皱眉:“曲萌萌,行了,赶紧上去换衣服,慢了我可不等你!”

明明是烦躁的说出这句话,却带着一丝丝的怜惜。

胸前的小手立刻抽了回去:“我很快的,靳哲凯你等着我!”

接着是蹬蹬蹬的声音,不用回头都知道那是曲萌萌特有的脚步声,轻快没有烦忧的。

靳哲凯的嘴角隐隐露出一个微笑,好像这才应该是曲萌萌应有的模样啊。

曲萌萌是说话算话的,果然很快就带着夏远上了车,怕耽误了夏远的课程,靳哲凯接受曲萌萌的提议,先送夏远去了学校,然后才带她去医院。

本想带她去曲氏的私家医院,没想到她竟然严词拒绝,选了一家不起眼的公立医院。

“靳哲凯,我不想我爹地和妈咪知道。”她看着他道,眼底坦坦荡汤的,是她对他的情谊,她担心,怕曲氏夫妇对他生出嫌隙。

【作者题外话】:为什么又是半夜……明天一定要改,不要当夜猫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