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32章 谁让谁失望

第三十二章 谁让谁失望

靳哲凯脸色铁青的按呼叫器:“秦秘,立刻把曲……叫道办公室来!马上!”

靳总听起来很火大呀。靳夫人要倒霉了,他为曲萌萌担心又觉得解气,谁让她选他当保姆。

“靳夫人,总裁让您一趟。”他彬彬有礼的打开休息室的门,换来的却是曲萌萌一个白眼。

“秦怀,你喊我什么?!”

秦怀鼓了鼓勇气:“曲——萌萌……”

“嗯!这样才对嘛。是朋友,干嘛喊的那么生分!以后不喊我萌萌我会生气哟。”曲萌萌调皮的眨眼道。

这模样哪里像是盛气凌人的总裁夫人,简直就是调皮的!秦怀腹诽。

“靳哲凯找我吗?他忙完了?我马上就去!”曲萌萌边说边跟出了笼的小鸟似的奔出休息室。

秦怀跟在后面偷着乐:这只小鸟肯定会被总裁一枪毙命的!爽!!

“靳哲凯!你叫我?!”

曲萌萌边嚷嚷边闯进靳哲凯的办公室,依照惯例,门都不带敲一声的。

本来就处在暴怒边缘的靳哲凯立刻爆发:“你不知道进别人的房间要敲门的吗?没教养!”

内心雀跃的曲萌萌被当头暴喝,愣在原地:“靳哲凯……”

“谁教你连名带姓的喊人的?你家里就是这么教导你的礼貌的?!你爹妈还真本事!”靳哲凯狠狠的瞪着曲萌萌,彷佛她是上最毒的那颗毒瘤,人人得而诛之。

曲萌萌此时虽然不明所以,可是却把背挺的笔直,她直视靳哲凯,毫不躲闪:“靳哲凯,道歉!”

“道歉?哼!”靳哲凯冷笑,“你确实应该反省一下自己了!”

“靳哲凯!”曲萌萌肃着小脸,下巴微微翘起,面色冷峻,“你道歉!如果我有什么不对,我道歉,可是我的父母没有错!”

就是这副模样!就是这副模样!盛气凌人的曲萌萌!藐视他人的曲萌萌!报纸上的那张脸跟面前这张脸重合,靳哲凯的眼光掠过之处如寒风过境。

“他们错在没把你教育好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他毫不留情的道。

他竟然这么不讲理!曲萌萌握紧拳头,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不要发颤,不要在他面前露出一丁点儿的软弱。

“我的父母在我看来是世界上最棒的父母,即便他们有什么过失,也轮不到你这个当女婿的小辈做评断!”

“哦?”靳哲凯冷笑,伸手拿起报纸,使劲摔到曲萌萌“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眼前,“最棒的父母就教出你这种恃强凌弱的?我倒想看看,世界上最棒的父母看到这份报纸会有什么反应。”

恃强凌弱?

曲萌萌捡起报纸,冷着脸看完整个报道,气的脑门一跳一跳的疼。

如果不是这则报道,她差点忘了那天的事了,这报道是那个脑残的王家搞得鬼?

“曲萌萌,你还有什么话说?”靳哲凯站到曲萌萌面前,高大的身躯带来迫人的气压。

曲萌萌毫无畏惧的看他,眼底澄明:“我没错!”

“你没错?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欺负人的事,你还敢说你没错?你看看报纸上你那副让人作呕的嘴脸!”靳哲凯十分气愤。

“我就是没错!”曲萌萌高高仰起苍白的脸庞,“我这么对她都是客气的,可是看来她还是学不会如何做人,那就让干脆让王氏企业彻底从商界消失!”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靳哲凯怒极反笑,“你凭什么!”

“凭我是曲萌萌!凭我是你靳哲凯的妻子!”曲萌萌傲然道,“她敢惹我,就得付出代价!”

“啪!”

回答她的是一声脆响。

靳哲凯颤抖着收回自己的右手,紧紧的攥拳,垂在腿侧。

他竟然失控了的打了她!他竟然失控了!!她总有办法惹恼他!她总有办法让他失去理智!

“你打我?!”曲萌萌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靳哲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她却命令它们不许落下来。

“你竟然打我?为什么……”

她明明没有错!

“去跟人家道歉!”靳哲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堪堪的避开她的眼睛。

“凭什么?我不要!”曲萌萌回答的斩钉截铁。

靳哲凯冷眼看她:“那就离婚!我不需要一个打着泽卡的旗号到处欺负人的妻子!我靳哲凯,丢不起那个人!”

&nbsd5.百度搜索“第五”看最新章节p;“靳哲凯!”曲萌萌想要尖叫,想要大哭,想要大闹,“你要为了这个臭女人跟我离婚?凭什么?为什么?我不同意!你别想我会同意!”

“不离婚,就去道歉!”靳哲凯冷冷的道。

他竟然这样*她……

眼泪终于还是不听话的从眼角滑落,不想让他看到,她转身,背对他:“!如果你要因为这点儿事跟我离婚,我就要她王家从此穷困潦倒!”

“曲萌萌!”靳哲凯震怒,他没想到她竟然是如此冥顽不灵的蛮横。

曲萌萌背对着靳哲凯,任由眼泪在脸上肆虐:“靳哲凯,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讨厌你!”

说完,她捂着即将哭出声的嘴巴冲出办公室,一头撞进偷偷听墙根的秦怀怀里。

“曲曲曲……萌萌,你、你还好吧……”秦怀结结巴巴的,看着捂嘴流泪的曲萌萌。

她看起来……挺可怜的……

“秦怀!”她突然抬起泪眼。

“哎?”秦怀手足无措,不知是要推开她呢还是推开她呢?

“秦怀,我不想待在这里,带我出去,带我出去!”曲萌萌抽噎着道。

她觉得喘不动气,她觉得自己要死了,她必须离开这里才能活下去。

她仰起的小脸异常的惨白,脸颊上印着一个鲜明的手印,两只眼睛红肿不堪的,眼里的哀求让人不忍拒绝,秦怀心里莫名一软,柔声道:“好,我们出去,萌萌不哭了。”

听到外面没声音了,靳哲凯愤愤的将拳头砸到桌面上。痛吗?感觉不到。他懊恼自己怎么就对女人动了手:“该死的!”

她竟然还说他让她失望!他还没说她让他失望呢!原来,她竟然是这样一个女人,他要对她刮目相看了!

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起,看看来电人名,他深吸口气,镇定的接起来:“爹地……”

“哲凯啊,今天的报纸你看了没有?”曲贺华沉稳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