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34章 醉酒2

第三十四章 醉酒2

以下是:

为你提供的《亿万新娘赖上你》小说正文,敬请欣赏!“回家?”曲萌萌抬起头,歪着脑袋想了想,“不要!我不要回家!我要喝酒!”

说着,一仰脖,半杯冰啤见了底。

“萌萌,别喝了,喝太多了就醉了。”秦怀急忙抢过曲萌萌手中的杯子。

曲萌萌皱着眉头打了个酒嗝:“醉?我……没醉!”

说完,头一垂,一头撞到桌子上,彻底醉倒了。

什么呀?几杯啤酒就能醉倒?秦怀哭丧着脸结账,连拖带抱的把曲萌萌弄上车。

这样把总裁夫人送回去的话,总裁会不会把他给生吞活剥了?应该不会……谁都知道总裁并不是很重视这个总裁夫人。秦怀这样自己宽着自己的心,将曲萌萌送回家。

谁曾想,刚到院门前,刚巧不巧的就碰到载着夏远开车回来的靳哲凯。

秦怀立刻下车:“靳总……”

靳哲凯瞄了眼车子里,显得不甚在意的问道:“怎么才回来?夫人呢?”

“夫人她……”

秦怀话还没汇报完,只见秦怀的后车门被砰地一声打开,曲萌萌披头散发的滚了出来

“秦怀……我难受……呕……”

秦怀大惊失色:“总裁夫人!”

夏远吓了一跳,急忙跑到曲萌萌身边拽她。

秦怀本想伸手扶起曲萌萌,可靳哲凯先他一步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一股酒臭味扑面而来,靳哲凯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夫人她……她心情不好。那啥,心情不好就、就不小心喝多了……”秦怀胆战心惊的回答,此时此刻**oss的脸色非常不好,他必须要小心回答。

“秦怀……”曲萌萌站都站不稳,难受的很,迷迷糊糊的唤着秦怀,想让他扶着她。

靳哲凯的脸更加寒了,他明明就在她身边,她竟然还唤着别人的名字。

“秦秘书!你是怎么做事的?怎么能让夫人醉成这个样子?!”他凛冽的目光扫过秦怀,“我不是吩咐你直接送夫人回家的吗?你看看,这像什么样子?要是被小报记者拍去照片了怎么办?你能负责吗?”

秦怀打了个寒颤:“是,是我考虑不周,总裁教训的是……”

说句话的空,曲萌萌已经溜向地面两次了,夏远担心的扯扯靳哲凯,靳哲凯很是烦躁,他明明可以让秦怀或者夏远搀着曲萌萌的,可是他不想!!

“真是麻烦!”他嘀咕着,将曲萌萌打横抱起,然后冲秦怀道,“你先走吧。”

“是。”秦怀虽然应声,可是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他在考虑要不要跟**oss说说报纸上登的那虚假的报导。

靳哲凯横了他一眼:“还有事?”

“没……没什么……”秦怀挠挠头顶。

&nb“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靳哲凯不再理会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的秦怀,抱着瘫成烂泥样的曲萌萌回屋,夏远刚要关门,门缝里挤进一个人。

“靳总……”秦怀探头喊道,“要不要我给夫人做个醒酒汤?”

醒酒汤?

夏远立刻猛点头,扯着秦怀的袖子往厨房的方向拉。

靳哲凯想了想,冲秦怀点点头:“那就麻烦秦秘书了。”

“不麻烦!不麻烦!”秦怀腼腆摆手,立刻进厨房忙活起来。

这时,曲萌萌又开始不安分了,扯着靳哲凯的衣领看看他的脸,嘴一瘪,呜呜的哭起来:“靳哲凯,大笨蛋!呜呜……混蛋!大混蛋!”

夏远从没见过曲萌萌这样,稚气的小脸上挂满了担心。

而秦怀却冲了出来:“靳总,您被在意,夫人她是喝多了在胡说八道。”

靳哲凯的脸都黑了,他难道不知道怀里这个女人喝多了吗?偏偏要他跑出来解释?

秦怀却以为靳哲凯生曲萌萌的气了,连连帮她解释:“靳总,你真不能怪夫人,报纸上那都是胡说八道!是那个女人先欺负夫人的!”

会有人欺负曲萌萌?这话说出去谁信?靳哲凯在心里冷笑,脸上毫无表情:“秦秘书,你的话太多了!”

秦怀只能老老实实的缩回厨房。

靳哲凯这才终于得了空将曲萌萌抱回卧室。见夏远担心的蹲在床边上看她,靳哲凯无奈的揉了揉他的头:“小远,别担心,她只是喝多了,一会儿就好了,你先下去看看秦怀的醒酒汤做好没有,做好了你就给端过来好吗?这里有我照顾。”

夏远懂事的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靳哲凯厌烦的看着一身臭味的曲萌萌,实在不能忍受她弄脏了他的床,便伸手将她的衣服剥掉扔到外面,谁知,醉着的曲萌萌却像八爪鱼一样缠上了他。

“靳哲凯……”她呢喃着喊他的名字,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只穿着内衣裤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因为酒精的作用,皮肤红的像煮熟的大虾,隔着身上的衬衣都能感受到她身上的热。

大概是被她的热力感染,靳哲凯觉得自己也有些热,他想拉她下来,可是那触感却让他猛地弹开双手。

热热的,嫩嫩的,很想掐一把……

“曲萌萌!给我下来!”他只能用语言恐吓她。

曲萌萌糯糯“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嗯”了一声,却没有下来的意思。

“靳哲凯,她们欺负我,她们欺负小远,你帮我去教训他们!”她闭着眼,头趴在他的肩膀上,喃喃的说道。

靳哲凯闻言眯起眼睛:“谁欺负你和小远?”

曲萌萌勾着靳哲凯的脖子往下滑,靳哲凯身子一僵,低头想要呵斥她,却发现她竟然闭着眼睛昏睡过去了。

在曲萌萌即将滑到地上的时候,靳哲凯伸手捞住她,将她放到**,然后用被子将她裹了个严实,好似生怕露出她一丁点儿的肌肤。

“曲萌萌!曲萌萌!”他轻轻拍她的脸,想要将她从昏睡中唤醒,“告诉我,是谁欺负你和小远?”

睡眠被打扰,曲萌萌抗议的嘟气嘴巴,将靳哲凯的手挥到一边,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嘴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说着什么梦话。

靳哲凯凑近过去仔细听,才听到她来来回回嘟囔的不过一句:“坏女人,我要教训你……”

竟然真有人这么不开眼?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先不说曲贺华了,单说就凭她是他靳哲凯的老婆,也有人动她?

靳哲凯若有所思的下楼,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用的这个形容词有多么的不合适。

【作者题外话】:真是抱歉,有事耽误了更新,马上奉上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