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36章 那你帮我

第三十六章 那你帮我

放下电话,靳哲凯的内心有些激动,按曲贺华所说,只要他能得到KY的承认,拿到业务,那泽卡必将迅速壮大,那就离曲氏集团的距离更近了一点儿,如果她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吧?

忍不住的,拨通了心中那默念无数遍的电话号码,还没来得及问声好,夏忆那甜美的声音便从电话听筒中传了出来。【 木鱼哥 ——更新最快,全文字首发】

“凯,你还好吗?报纸上登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萌萌呢?你们俩怎么搞的“第五”怎么一天了电话都打不通?我都要急死了。”

“小忆,你别着急。”靳哲凯急忙劝道,少不了又复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夏忆向来夏远这个唯一的弟弟,听得有人说他弟弟是白痴,差点气厥,抱着电话哭成个泪人:“凯,她竟然这么说小远!太过分了!凯,你说过会替我守护小远,你一定要替姐弟出这口气啊。”

“小忆,你别哭啊!别哭!”靳哲凯心疼不已,低声劝慰她,“你一哭,知道我有多心疼吗?这事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为小远和你出了这口气的,放心好吗?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凯,我只有你了,除了你我还能依靠谁?”夏忆哽咽的说道。

听夏忆的心情转好,靳哲凯低声转移话题:“小忆……我想你了……”

电话那头默了片刻才传来夏忆娇嗔的声音:“讨厌,人家跟你说正事呢……”

靳哲凯呵呵的傻笑,脑海中浮现出夏忆那含羞带怯面容,因为曲萌萌而阴了一天的心立刻放晴,不禁拿夏忆和曲萌萌做比较,明显的,曲萌萌是那个一直不停惹麻烦的瘟神,而小忆才是他的。

跟夏忆腻歪了几句后,靳哲凯放下电话,看到桌子上的醒酒汤,才想起来秦怀说的话,他端起碗,想拿到楼上给曲萌萌灌进去。刚出门口,就被站在一边的吓了一跳。

“小远?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还没去休息?”

夏远不会说话,脸色有些苍白,见靳哲凯走近一步,他就急忙向后退一退。

靳哲凯有些无奈,不明白夏远为什么这么排斥他。他冲他举了举手中的碗:“我得上楼给你萌萌姐姐喝醒酒汤了,小远你快去睡吧。”

夏远点点头,像躲避什么东西似的,低着头快速回到自己的房间。

靳哲凯回到卧室,废了好大的劲才把睡的跟死猪似的曲萌萌拽起来,好说歹说的塞了半碗醒酒汤进去,“好难喝!”曲萌萌皱着眉叫嚷,一巴掌把靳哲凯端着的碗砸落,于是剩下的半碗汤全浇到自己。

本来半梦半醒的曲萌萌有些清醒,茫然的看看身上,又茫然的看着靳哲凯:“这是什么?”

“小心点!”靳哲凯急忙查看她的手和脚面,还好上面没有沾到水。

d5.百度搜索“第五”看最新章节“好脏……”曲萌萌丝毫没注意到自己身上没什么衣服,她从**爬下来,摇摇晃晃的往洗手间走,

她身上的熟虾般的已经基本退去,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着玉般的光泽,柔润而细腻;纤细的腰肢从后面看看盈盈不堪一握,他依稀记得,某一个夜里,那里往下有一个毛绒绒的圆球尾巴……

靳哲凯觉得,这卧室的温度陡然高了几十度。

&nd5.百度搜索“第五”看最新章节bsp;“你要做什么?”他干干的喊道,努力拔开自己的眼神。

“洗澡……”曲萌萌回答的也摇摇晃晃。

洗澡?靳哲凯一惊,顾不得许多上前拦住她,“不许洗!你忘记大夫说你不能沾水了?”

曲萌萌用雾气朦朦的眼睛瞅着靳哲凯,整整十秒钟之后才听明白他说什么,她抱着头,撅嘴抗议:“脏,要洗澡!”

她的眼睛好似懵懂的小鹿,湿漉漉的,撅起的小嘴泛着诱人的粉红,靳哲凯想避开,却不经意的看到她露在外面的……。

他更热了……

“不许!除非你不介意手上脚上留下难看的疤痕。”他想夺门而出,却不得不留在这房间里面对她。

“我想洗澡……”曲萌萌见他不答应,便贴近他,摇着他的胳膊哀求,浆糊般的脑子哪能想那么多,她只知道她现在好脏,必须洗澡。

“不行!你不能洗。”靳哲凯想甩开他,却使不出力气。

曲萌萌想了想,语出惊人:“那你给我洗!”

他给她洗……

靳哲凯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场景画面,身子不由自主的变得紧绷。

“你不能沾水!快回去睡觉!”他胡乱说着理由,想要离开这间像被下了魔咒的房间。

“我不要!我要洗澡!”曲萌萌哪里是那么听话的人。

“不行!”

“呜呜……你*我!你不让我洗澡!我已经两天没洗了,我要发臭了!你闻闻,你闻闻!”曲萌萌的眼泪就跟自来水似的,说流就流,使劲凑向靳哲凯,*他闻自己身上的味道。

靳哲凯*的鼻梁上都渗出汗来,为了脱身只能敷衍的哄她:“曲萌萌,你乖乖的去睡觉。明天打电话让小忆来帮你擦擦好不好?再忍几天,等你好了你随便怎么洗我都不会拦你。”

“不要忍,我会死的!你帮我擦!”曲萌萌倒也干脆。

靳哲凯看了她一眼,怀疑她是故意的,可是她泪眼朦胧的看上去一脸的无辜。

“曲萌萌!!”

“哇……”曲萌萌干脆大哭起来。

这大半夜的,她哭声如魔音穿耳,什么粉红旖旎的想法都被她哭没了,靳哲凯虽然头皮发麻但是心里却松了口气,连连点头道:“好,好,我给你擦,我给你擦!”

曲萌萌的哭声戛然而止,仿佛她压根没哭过,一步三晃悠梦游般的挪回**,眼都不带睁的:“麻烦你了,小忆。”

搞了半天,她还醉着,靳哲凯满头黑线。他无可奈何的去浴室打水,把毛巾弄湿,然后站在床前踌躇。

他真的要替她擦吗?

“笃笃笃”有人敲门,靳哲凯打开一条缝,闪出去,怕曲萌萌的样子被夏远瞅到。

夏远看看他,指指门里,又指指自己。

靳哲凯脸绿了,他怎么能让小远帮这样的忙?

“小远,没什么事,不用你帮忙,你回去睡觉吧。”

虎起脸,把小远赶走,靳哲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情回卧室,暗暗给自己洗脑说就当是擦碗了。

【作者题外话】:大半夜的,我又更了……第二更放在中午12点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