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58章 闪躲的早餐

第五十八章 闪躲的早餐

曲萌萌觉得有些头疼,难道她威名远播的连海外友人都知道她的事迹了?

“不知希德先生说的那个曲萌萌是哪个?”她小心的问道。

希德张了张嘴,又闭上,他怎么能当着人家本人的面把道听途说来的东西说出来呢?最终,他只能干笑两声:“靳,既然靳先生不在我就不打扰了,我先告辞了。”

曲萌萌刚想点头说好,突然从肚子里传出怪异的声音。看着希德持续惊讶的眼神。她难堪的捂着肚子红了脸颊。

“希德先生您慢走。”她恨不得眼前的男人立刻消失。太丢人了!这太丢人了!

希德有些失笑,明明就是个女孩子,偏偏某些时候看起来优雅大方的不像是她这个年纪的,看得出她从小是受过良好的礼仪教育的,只有偶尔露出的稚气能泄露出她的孩子气。

原本想要移开的双脚犹豫了下,立住不动。

“靳夫人还没用早餐呢吧?我正好要去楼下的餐厅,一起去如何?”他开口邀请道。

曲萌萌才不想跟这个看到过自己糗样的人出去吃什么早餐呢,在国外友人面前她一直想保持的形象绝对不包括肚子咕咕叫这。

“不用……”

“咕噜噜……”

拒绝声还不如肚子的叫声大,这也难怪,她已经两三顿饭没怎么吃东西了。

希德望着眼前一脸羞愤的小人儿忍不住想笑,憋了好久差点儿憋成内伤后,才能正常的开口说话:“我能有这个荣幸请您一起共进早餐吗?”说完,还做了个邀请的姿势。

曲萌萌觉得很是悲愤,上次被这个男人看去了自己受伤狼藉的一面,今天又被他看到自己丢脸的一面,这让她往哪里摆她那小小的尊严?

“走吧。”希德一直维持着邀请的姿势。

“不去!不去!”曲萌萌的内心在叫嚣。

“去吧!去吧!”曲萌萌的肚子在抗议。

曲萌萌面红耳赤的捂着肚子,看看面前这个男人似乎很有诚意,这样让她有些不好意思,想想靳哲凯反正一早就出去了不知何时回来,她一个人吃饭也是寂寞,便点了头:“那就麻烦希德先生了。”

两个人一起乘坐电梯到了楼顶餐厅,这家饭店的特色之一便是顶楼的露天餐厅,坐在这里吃饭,整个城市尽收眼底,配上早晨凉爽的清风,好像什么烦恼都能被这风吹散,让人心旷神怡。

各自点了早餐后开始边吃边聊。

希德就像看不出曲萌萌的不自在,跟她天南海北的聊着,慢慢的曲萌萌那端着的小脸就放松下来,一个见多识广刻意迎合,一个追着靳哲凯的足迹也算跑过大半个,不一会儿功夫,两个只是第二次见面的陌生人就已经相谈甚欢。

靳哲凯走进餐厅的时候,眼便看到了笑颜如花的曲萌萌,再看她对面坐着的男人,不由得轻轻皱眉,他们俩人什么时候认识的?

探究的心理走近他们,还未到跟前便听见曲萌萌银铃般的笑声,畅快的,无所拘束的,他有些恍惚,她可在他面前这样笑过?一时间,竟怔在原地。

希德先发现了不远处的靳哲凯,急忙起身相迎:“靳先生。”

“靳更新最快ll.,全文字手打哲凯?”曲萌萌也发现了靳哲凯,放下手中的刀叉,却不是去迎接他,而是尴尬的想要避开他的视线。

她还没化妆呀,怎么能见他!讨厌啦。

看到她的反应,靳哲凯面色一沉,怎么?她躲避的模样是不想见到他?想起他起床后发现隔壁早已人去楼空的惊讶,这还是第一次她没有等他,缠着他一起用餐,当时就只是觉得怪怪的,可现在心中已然恼火。

最让气的事,她这是什么打扮?不同于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火辣艳丽,现在的她清新的如同晨雾中的嫩叶,娇嫩欲滴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为什么不能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呢?纵使他对她的着装抗议多次,她仍然穿成那样来气他,就是不肯用现在这副模样出现在他面前,可却愿意这般模样跟别的男人坐在一起。

靳哲凯的脸阴鸷的可怕。

&3g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曲萌萌用手挡着脸却挡不住靳哲凯锐利的目光,她的心突突直跳,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的不悦。

完了完了!他果然欢看到这样的她,怎么办呢?要不要立刻冲回去补妆?不行不行,那样也太假了。哎呀,他不是一早就出去了吗?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在餐厅里?曲萌萌欲哭无泪。

希德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明明是夫妻,看起来却不像是一般的夫妻,他甚至能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暗潮涌动,看来,他能看到一场好戏。

“靳先生也是来用早餐的吗?一起坐吧?”希德为靳哲凯拉开椅子。靳哲凯看了躲闪着的曲萌萌一眼,没理会希德拉开的那张椅子,而是毫不客气的坐到她的面前。

想躲?没门!

曲萌萌暗暗叫苦,低着头苦想对策,片刻后她站起身:“我去补下妆。”

十分钟,只要给她十分钟,她就能摇身一变闪亮登场。

可是靳哲凯看着菜单眼皮都不抬:“别麻烦了,我和希德先生还有事商谈,你就别来回折腾浪费时间了。”

曲萌萌只能苦着脸坐下,拿着叉子在盘子里戳了半天,又起身道:“我吃好了,你们慢慢用。”

这次靳哲凯抬起眼皮了,不但抬起来了,还盯着曲萌萌目不转睛了整整一分钟:“我还没开始吃!”

这是什么意思?曲萌萌想不明白,只能乖乖的坐下苦思冥想。

希德不明白她在纠结什么,但是这不妨碍他以看热闹的心情偷偷观察他们。

曲萌萌边食之无味的随便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观察着靳哲凯优雅的用着早餐,然后顿悟,立刻变得殷勤起来。

靳哲凯一放下刀叉,她就立刻为他端过水杯,靳哲凯一拿起刀叉,她就立刻为他送上各色早点,总之,他想要不想要的,她都根据他的脸色提前准备好。对于她的这一行动,靳哲凯没说什么,也没拒绝,一副很享受被人伺候的模样。

希德暗暗摇头,他实在瞧不出靳哲凯有哪里比自己强,到底凭什么能让曲萌萌这个身家不菲的大小姐如此委屈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