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66章 归来

第六十六章 归来

四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以发生许多许多的事情。

譬如,传闻跟王城企业火拼导致本身也严重受挫的泽卡企业联合KY公司,将原属王城企业的各地连锁店瓜分殆尽,一时间,泽卡企业的声势响遍全国各地。

譬如,听说泽卡的负责人靳哲凯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对自己的妻子无情,王城企业的倒闭就是冲冠一怒为的结果。

……

这些传闻,让曲萌萌又振奋起来,冲冠一怒为红颜呀,这不就是赤果果的爱吗?

好吧,既然是这样,她不介意为了他穿上他买的那些衣服,如果他想借此嘲弄她,她就给他制造这种机会好了,反正这么多年来她别的长进不好说,那脸皮倒是厚了不少。

这天,秦怀汇报,靳哲凯已经忙完了美国的事情,订了机票打算回国。

想着就快要见到靳哲凯了,心情大好的曲萌萌让秦怀准备了一大桌的饭菜,还死乞白赖的硬是开了一瓶红酒。

“我绝对不会喝多的!真的!”她冲秦怀赌咒发誓。

秦怀垂下眼帘,大BOSS回来后他还能有机会坐在曲萌萌面前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靳哲凯也许比他想象的重视面前的女人。

心里有些黯然,他喝了一口自己酒杯里的凉白开,压下那股烦躁:“喝多了也,有我在呢。”

他对自己发过誓,以后她喝酒的时候他坚决不喝,他想要照顾她。

虽然秦怀没意见,可是一旁的夏远却是意见大大,鼓着小腮帮气哼哼的瞪曲萌萌,偏偏曲萌萌脸皮厚,就装看不见他的抗议,很开心的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夏远生气了,一把夺过曲萌萌手里的酒杯,弄得曲萌萌哭笑不得。

“小远,杯给姐姐,你不能喝酒。”她板着脸道。

可夏远的脸板的比她还严重,曲萌萌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小远,这是红酒,美容养颜的,难道你不希望姐姐变得漂亮吗?”

这个……夏远有些犹豫了。

曲萌萌再接再厉,站起身转了个圈,今天她穿了一件靳哲凯为她挑选的大摆的雪纺长裙,大大的裙摆随着她的转身绽成一朵盛开的花,让夏远和秦怀看直了眼。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小远,姐姐打扮的漂亮吗?要是把酒杯还给姐姐,姐姐还会更漂亮哦。”她冲夏远娇嗔道。

夏远挣扎了片刻,还是把酒杯还给了曲萌萌,他喜欢让萌萌姐姐变得漂亮。

秦怀轻轻地笑出声,曲萌萌胡说八道的本事也就只能骗住夏远这个单纯的孩子。

不过,曲萌萌有件事说的很对,半杯酒下肚,她的双颊染上了红霞,人更是娇美了,让秦怀不由自主的避开视线,只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会陷入她的美丽中不可自拔。

两个人边吃边喝边谈笑,气氛融洽而美好,连坐在曲萌萌身边的夏远都不由自主的跟着他们的笑声傻笑。

提前归来的靳哲凯站在不远处,看着眼前的情景,拎着箱子的手青筋暴起。

好一个曲萌萌,把他撂在美国自己跑回来,在他的房子里、穿着他为她买的衣服、勾引着他的秘!到底是她变得太快,还是这变化太快?

不对,他为什么要感觉到愤怒和背叛,这不正是他希望看到的吗?靳哲凯闭了闭眼,恢复冷静,放下行李箱,脸上也戴上得体的笑容面具,重重地一声,示意里面的人,他回来了!

正在吃饭的三个人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惊到,见靳哲凯站在后面,不约而同的一起站了起来。

“靳总……”秦怀站得笔直笔直的,拘谨的问好。

曲萌萌两眼亮晶晶的,见到这个传闻中为她冲冠一怒的人眼睛都笑成了小月牙:“靳哲凯,你回来了!”

而夏远,投往靳哲凯的视线里略带防备。

“大家在吃饭吗?看起来很丰盛啊。”靳哲凯微笑着走到餐桌旁,打量着桌子上的菜色,“就你们三个人吃不会太多吗?再加上我一个可以吗?对了,把小忆也叫来一起吧。”

既然她有了秦秘,那他为什么不可以拥有夏忆?靳哲凯眼底掠过一丝精光,不等其他人的回答,径自打电话给夏忆。

“小忆,是我,我回来了,萌萌在家做了一桌好菜,一起过来吃吧。嗯,对,等你。”

面对大BOSS的决定,秦怀心里再不满也不能说什么,只能垂下眼帘掩饰着自己的不满,而夏远不会说话,他看着秦怀的眼神愈加的戒备起“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来,只有曲萌萌,没心没肺的直点头:“?有时间过来吗?”

“嗯,正在来的路上,说是想来看看小远。”秦怀回答道。

“太好了!我们一家人聚齐了。真是难得!”曲萌萌高兴的道。

靳哲凯扫了一眼秦怀,怎么?他也能算是一家人?嘁

秦怀察觉到了靳哲凯的视线,慌忙起身:“萌萌,既然靳总回来了,你们一家人一起好好吃顿饭吧,我就先回去了……”

“那怎么行?!”曲萌萌眼睛瞪的圆溜溜的,里面是满满的不赞同,“你忙了这么久做了这么多菜,怎么能不吃就走?留下,跟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嘛。”

还当着他的面撒娇是吗?靳哲凯心中又浮起怒气,有些烦躁的扯开胸前的纽扣:“这屋里怎么这么闷?!”

“闷吗?”曲萌萌茫然的看看四周后殷勤的跳起来道,“是不是没开窗的原因?我去开窗子!”

“算了,别麻烦了,大概是刚回来有点儿累,小忆还有一会儿才到,我上去洗一下。”靳哲凯摇头道。

临走前,他看了眼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秦怀,突然道:“秦秘,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顿饭吧,正好晚点我找你有事。”

“是。”秦怀应声道。

靳哲凯将时间计算的很精确,他洗澡换过衣服下楼的时候,正赶上夏忆进门。

“来了。”每当他看到夏忆的时候,心里都软软的,声音也都不自觉放得轻柔。

“嗯。”夏忆轻轻的应了一声,趁着没人注意,突然扯着靳哲凯躲到楼梯拐角,这个位置,除非有人走过来,否则没人能看到他们。

【作者题外话】:最近是要被蚊子吃了的节奏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