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68章 想摘这颗星

第六十八章 想摘这颗星

“靳总!”秦怀的声音变得大了一些,怒到极致说话反而流利了,他涨红着脸大声道,“我承认!我喜欢萌萌!可是我也知道她是您的妻子,她深深的爱着你。她所有的快乐和悲伤都只围绕着您一个人,我以为,这世上,如果能有人让她幸福,那只有您能做到。可是现在我很失望。你竟然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你是有多么的无耻和卑鄙,你根本不配站在萌萌的身边,你不配也不能给萌萌带来幸福!既然你这样不懂得珍惜,那我愿意做那个带给萌萌幸福的人!可这不是为了你所谓的报酬,也不是为了曲氏集团,只因为她是曲萌萌,她值得我为她做一切的事情!”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剧烈起伏的‘胸’膛表明了他情绪的‘激’烈,此刻,他不是靳哲凯手下的打工仔,他是在捍卫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的尊严的斗士。

靳哲凯默不作声的看着秦怀,眼中掠过一丝不被人察觉的‘激’赏。

“呵呵。”靳哲凯突然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看着秦怀的眼光也变得戏谑,“秦秘书,你不用说得这么慷慨‘激’昂,不论你出于什么目的,也不论你本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做这件事,这都跟我没关系,我要的只是结果。你懂吗?我想要的结果,同时也是你想要的结果,那么,这事儿还有什么可争议的呢?祝你顺利哦秦秘书。”

靳哲凯说完,不等秦怀的反应,面带笑容的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取开紧闭的房‘门’离开。

这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他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倒是想起在夏忆还在楼下。特意给她买的礼物正好能借此机会送给她。

房内,情绪过分‘激’动的秦怀慢慢镇定下来,脸‘色’由红转白,他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啊?他是疯了吗?竟然跟大BOSS这么说话,委婉的回话能死吗?能死吗?秦怀‘欲’哭无泪,垂头丧气的下楼。

此时,曲萌萌和夏忆已经收拾完东西,正坐在一起聊天,夏远坐在她们旁边瞅着她们微笑着倾听,如果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他的目光永远只在一个人的脸上。

靳哲凯先秦怀一步走下楼来,两只手里各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径直走到夏忆面前:“小忆,我出去这么久麻烦你照顾家里了,这是感谢的小礼物。”

夏忆倒也没客气什么,站起来接过礼物:“谢谢,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而曲萌萌呢,眼巴巴看着夏忆手里的礼物,再眼巴巴的瞅着靳哲凯,夏忆都有礼物,她应该也有啊。

可靳哲凯就像是看不到她的期盼一样,转头冲小远‘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将另一个礼物盒递到他面前:“小远,这是给你的,希望你喜欢哦。”

夏远看看靳哲凯,又看看曲萌萌,咬着‘唇’低头接过来。

还不等两个人打开礼物看看里面的东西,曲萌萌撅着嘴不依不饶起来:“靳哲凯,我的礼物呢?”

于是夏忆和夏远都又瞅向靳哲凯,看他会给她什么礼物。可靳哲凯只是瞪她一眼:“给你买了那么多衣服都是假的吗?还要礼物!别在小忆和小远面前丢人了!”

丢人?其他两个人都有礼物,而她这个正牌老婆却没有,这才是最丢人的吧?曲萌萌被气的两眼熠亮,想要冲过去跟靳哲凯好好理论理论,却被夏忆拉住:“萌萌,别闹,你想要什么靳哲凯不能给你买来呀,何必在乎这一点。”

她是在乎这礼物吗?她在乎的明明是这一份心意。曲萌萌委屈的瞅着夏忆,眼里水‘波’‘荡’漾。

秦怀终于是看不下去了,若说他刚才还懊悔自己当着靳哲凯的面大言不惭,现在他可是一点儿都不后悔了。这样的男人,没有资格拥有曲萌萌!

“萌萌,时间不早了,靳总刚回来肯定很累,我就先走了。”他突然上前打岔道。

曲萌萌垂头耷拉耳的“嗯”了一声,提不起什么‘精’神跟他说话,秦怀走过去,当着靳哲凯的面拉起她的手:“萌萌,身为有礼貌的主人,难道你不应该送送我这个客人吗?”

“耶?”曲萌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秦怀拉着走向大‘门’,身后传来惊讶的‘抽’气声,是夏忆被秦怀的大胆惊到,她刚想开口训斥秦怀,就被靳哲凯拉住胳膊,冲她摇头示意她别管这事儿,可是他瞧向秦怀和曲萌萌背影的目光,让人怎么看都看不透。

曲萌萌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和秦怀已经到了院中,她的手还被他紧紧的拉在手中,曲萌萌不乐意了,使劲甩掉秦怀的手:“秦怀,你干什么把我拉出来?”

“不是说了吗?送送我呗。”秦怀笑道。

“呸!”曲萌萌毫不给面子的啐了他一口,“你整天来我家吗,熟‘门’熟路的,还用送?”

“今天不一样……”秦怀淡淡的说道,转过身,仰头看着漫天的繁星,那一闪一闪的其中一颗,就是属于身边的曲萌萌的吧,那么遥远又那么美,他摘的下那颗星星吗?摘下之后,那还是星星吗?想着,就轻轻的叹了口气。

曲萌萌疑‘惑’的绕到他面前:“秦怀,你怎么了?有心事?”

她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脸庞如‘玉’般动人,双眸比天边的星星还亮,秦怀怔怔的看了片刻,狼狈的移开自己的视线:“萌萌,我可能会辞职了……”

“辞职?为什么?是靳哲凯要你辞职的吗?我去找他去!”曲萌萌先是一惊,而后义愤填膺的打算冲回去找靳哲凯理论理论。

秦怀急忙拉住她的胳膊:“别去,不关靳总的事,是我个人原因要辞职的。”

“啊?”曲萌萌纠结了,小脸伤心黯然的瞅着秦怀,“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以后都不会来我家了?”

她的宏伟大计没了秦怀该怎么办?还有谁能像他那般容忍地教她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这是不舍他吗?秦怀按捺住心头的雀跃,不确定的问道:“如果我不再是靳总的秘书,你还和会欢迎我来吗?”

曲萌萌像是看着傻瓜一样的看着秦怀回答:“你是秦怀,是我的朋友,我的家‘门’随时向你打开啊,这关靳哲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