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01章 离婚吧

第一百零一章 离婚吧

曲萌萌默了默,犹豫的道:“靳哲凯,我是不是很坏?其实真的只是一点儿小事,怎么会搞成这样……都怪我,当初我如果就每当听不见走人就好了,就没这些事了……”

“那种程度的话,你要是能当做听不见,你就不是曲萌萌了。”靳哲凯叹了口气,开解她道,“别想太多,虽然一开始是小事,可是小因有时候就会酿成恶果,事情就是这样一步步的发展过来的,当初的你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

况且,商场如战场,王城企业不仅有他们盯着,也有其他人虎视眈眈,他们只不过是借着这么一个借口先发制人而已。至于这样的结果,想来王平实要比王美珍更能接受,因为商战当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样的例子太多。不过这种话就没必要对曲萌萌讲了,反正她对生意场上的事情并不在意。

虽然有靳哲凯的劝慰,曲萌萌还是显得有些郁郁寡欢,想来是这件事对一直被保护的很好的她刺激太大,靳哲凯怕她越想越多,便引着她聊别的事情,让她渐渐的将这件事放下。

好在曲萌萌的性格就是那种缺心少肺的,纠结了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在靳哲凯的故意引导下,把王美珍的事情抛之脑后,开始关心起他的脑袋来。

“靳哲凯,你的脑袋都被砸过两次了,唐大哥说,你以后一定要注意,不要碰到脑袋,不然会变傻子的。”

“知道了!谁会去碰脑袋玩。”靳哲凯敷衍了句,心里却是想起来,自己次受伤的时候,倒是不止夏忆在照顾他,曲萌萌也是露过面的。

说起来,当初也是因为替她“海天”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出头,结果在回家的路上被几个小混混截了道,被砸晕在地,想到这儿,他哼了一声:“我真怀疑你是上天派来考验我的,每次受伤都是因为你……”

只是一句玩笑的话,却让曲萌萌愧疚不已,她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掉眼泪。

他说的没错,每次都是她害他,她还害了秦怀,她就是个大瘟神!

好半天没听见她的动静,靳哲凯疑惑的支起上半身,看到她背对着他躺着,后背一抽一抽的。

“曲萌萌?”他低声唤她。

“嗯……”她的回答哭腔。

这又怎么了?靳哲凯无奈的起身,慢慢的挪到曲萌萌的病床前,伸手扳回她的身子。

“你哭什么?”

&nbsp更新最快ll.,全文字手打;“我是害人精,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受伤……靳哲凯,你是不是怪我?要不,离婚吧,我怕我会拖累你……”曲萌萌抽抽嗒嗒的,憋着气哭得一塌糊涂。

她是多么才有机会他,可是无论她有多珍惜这段婚姻,想到自己会危害到靳哲凯的生命安全,她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离婚,远离他。

离婚啊……这是靳哲凯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当曲萌萌真的提出离婚,他心里却是隐隐作痛,想也不想的就黑着脸拒绝。

“不许胡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以后不许提离婚这两个字!”他语气不善的警告她。

曲萌萌抬起泪眼瞅他:“你刚刚还说你每次受伤都是受我拖累……”

“我没说拖累!”靳哲凯瞪她,“我只是说我受伤都是为了你,所以,为了补偿我,你赶紧好起来!我还等着你回家给我做饭呢!”

“真的?”曲萌萌破涕为笑,“只要你不嫌弃,我一定都给你做好吃的!对了!我以后会做好多好多补脑子的东西给你吃,把你的脑袋给补好,省的哪天变成大傻子。”

“调皮!”靳哲凯再次瞪她,却忍不住和她一起笑出声。

屋子里愉悦的笑声传到门外,唐志清脸色苍白的靠在门旁的墙壁上,那是她和靳哲凯的,他永远都走不进去……

“唐大哥?”夏忆提着煲好的汤走过来,诧异的看着门外的唐志清,“你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太累了?你是来看萌萌的吗?怎么不进去?”

唐志清摇摇头,换上淡淡的笑容:“我没事。”

话音未落,屋里又传来一阵笑声,夏忆的脸色变了变:“怎么回事?靳哲凯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不能随便移动吗?”

“哦……为了方便照顾,把他们放在一处了,也省得他们互相闹着探病。”唐志清淡淡的解释了句,看了看手表,对夏忆道,“我还病人要看,先走了。”

“啊?哦。唐大哥再见。”夏忆回过神来,看着唐志清离开后,咬了咬嘴唇,提着保温壶打开病房的门。

“萌萌,哲凯,你们在笑什么?老远就听见你们开心的声音了。”她脸上挂着微笑扬声问道。

见她进来,靳哲凯立即收了笑声,闷不做声的回到自己病床躺下,曲萌萌倒是很高兴看到夏忆,笑着招呼道:“小忆,你来啦,小远呢?没跟你一起吗?”

夏忆嗔怪的斜了她一眼:“萌萌,你可饶了我们家小远吧。这几天因为你受伤的事,他吃不好睡不好的,人都瘦了一大圈。这几天我也不让他去上学了,就让他在家好好休养休养。”

“呀!”曲萌萌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那让小远好好歇着吧,反正我也好得差不多了,等我好了再去看他。”

“行了,等你彻底好了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过不几天他就会忍不住跑来找你的,我的弟弟我还不知道吗?”夏忆一边叹道,一边给曲萌萌盛了一碗汤。

“呶,特地为你熬的,对恢复伤口有益处。”说完,又看了看靳哲凯,“靳大哥,你也喝一碗吧。”

“唔,那就给我盛一碗吧,麻烦你了。”靳哲凯回答的礼貌而疏离

&nd5.百度搜索“第五”看最新章节bsp;夏忆暗暗咬牙,脸上平淡无波的也替靳哲凯盛了碗汤。

等两个病号喝完汤,她收拾了下东西,匆匆告别离去,以前她根本不在意靳哲凯在曲萌萌面前对她疏离,因为那是她吩咐的,可是今天靳哲凯的态度让她无法忍受,再多待下去,只怕她会忍不住露出什么端倪。

病房里,靳哲凯也没心情跟曲萌萌继续说笑,他躺在**,只说自己倦了,便闭上眼睛装作休息,心里,却是翻腾不止,他刚才那样,怕是伤了小忆的心吧……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准时报到,陷入没有存稿的焦虑症状态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