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04章 惊讶

第一百零四章 惊讶

曲萌萌一离开,靳哲凯就全心的投入到工作中,什么报表,什么邮箱,那就是一个玩笑,他完全的抛之脑后。

直到几天后,需要用到这份资料的时候,他才想起来邮箱里躺着做好的文档,打开一瞧,甚是惊讶。

这真是曲萌萌做的?

格式工整,内容准确,让人看上去一目了然,竟是做的很不错的一个报表。

将报表打印出来,一张一张的核对,不能说绝对完美,但是数据上没有任何错误已经让人称奇了。

看来,他还真是小瞧她了,她并不是那么不学无术的一个千金大小姐。

正想着,曲萌萌提着食盒走进来,每例行的心午餐她从未间断过。

走到靳哲凯边,眼尖的发现他看的是她那晚做的报表,立刻欣喜的凑过去:“靳哲凯,这报表弄的还合格不?”

靳哲凯点点头:“还不错,能用。”

就这样啊……曲萌萌有些失望,她还想着靳哲凯也许会大大的夸奖她一番呢。

“能帮上你就好喽。不用太感谢我!”她自嘲的嘻嘻笑道。

吃着饭,靳哲凯按捺不住的好奇心冒出来:“曲萌萌,你怎么能看懂那些文件,会做报表呢?你学过?”

曲萌萌翻了个白眼:“拜托,我爹地可是曲贺华,我妈可是袁兰纤,我再不济,也是曲家的人,我也有遗传到他们那聪明的脑细胞好不好!”

“噗,你聪明?”靳哲凯嘴里的饭粒都差点喷出来,“你要是聪明就不会每次考试都不及格了!”

“我那时候不是因为你才荒废了学业了吗!之前我可是一直成绩都很好的,不然学校也不会同意我跳级到你所在的班级的!”曲萌萌急匆匆的为自己辩解道。

“只要你砸得起钞票,你就是想跳级到毕业班,学校也没意见吧!”靳哲凯嗤笑。

曲萌萌的脸涨得通红,十分不满靳哲凯看不起她:“靳哲凯,你不要瞎说好不好!咱们学院的况你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能用钱砸动学院的规则了?我拼死拼活的,让爹地帮我请了最好的家教,好不容易才考过去越级试哎!”

“你自己考的?”靳哲凯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怎么可能!当初明明说你是凭着关系……”

“哎呀,考试不能凭关系,可是挑选班级还是要动用关系的,不然我怎么能坐到你后呢。嘻嘻!”曲萌萌贼笑不止,从此以后他上就打上属于她曲萌萌的标签了。

靳哲凯才不管她在笑什么,他还处在震惊中。

她竟然能考过去越级测试,如果这是真的,这简直就是世界奇迹!可是回想一下,她除了用这个办法可以到他边来,好像还真没有其他的办法,所以说,她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她上,到底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

“喂!”曲萌萌突然伸手在靳哲凯眼前晃了晃,见他回神后笑着靠近他,“你是不是很感动,很激动,对我完全的刮目相看?”

“你想多了!”靳哲凯冷着脸拉开她和他的距离,“我只是突然觉得,在我没找到合适的助手前,或许你可以暂时充当一下我的秘书,帮我处理一些简单的事务。”

“什么?你你你、你是说真的?”曲萌萌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砸到,话都说不顺溜了。

靳哲凯肯定的点点头。

说实话,现在的他对曲萌萌起了那么一点儿好奇心,想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想知道她到底有多少能力没使出来。无论如何,作为曲氏未来的接班人,她从他这里开始学着接触管理公司的事务,也算是不错的学习经验不是吗?

曲萌萌陷入狂喜中,他竟然许她向他跨进一大步,她竟然从此以后可以名言正顺的粘在他边了,这真是最近以来最好最好的一个好消息。

高兴之余,她立刻跟夏忆分享了这件事,问她为军师对这件事的看法。

“萌萌,恭喜你,你离成功又近了一步!我想不久的将来,靳哲凯一定会被你的魅力迷住的!”夏忆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由衷的替曲萌萌高兴。

可是实际上,她银牙咬碎,恨不得立刻冲到靳哲凯面前,问他到底在想什么!

“小忆,你有没有觉得,靳哲凯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也不会对我冷嘲讽了,对我好了很多很多呢!”曲萌萌觉得,自己最近的子,可以用幸福来形容。

夏忆沉吟了下,小心翼翼的开口道:“萌萌,会不会是因为你救了他,他觉得亏欠你,所以才会突然转变成这样……”

只是报恩,无关。

曲萌萌的笑变得勉强起来:“是吗?这么说起来……好像也有可能……”

“哎呀,萌萌,你别听我乱分析,我也只是随口这么一说……”

“你说的也没错啊。”曲萌萌消沉了一小下,立刻又振奋精神,“不过没关系,只要能让我一直待在他的边就好,其他的,我们总能想出办法来解决的,你说是不是?”

“嗯,我一定会帮你想出办法来的!”夏忆承诺道。

放下电话,夏忆静静坐着,想了好半天,才掏出手机,给靳哲凯发了条短信。

“我还在原地等你,你呢。还记不记得你的承诺。”

是的,她总会想出办法来的,她必须要想出办法来的,不能任由靳哲凯偏离了既定的轨道。

而靳哲凯,在洗手间里,怔怔得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短息,许久许久……

两手用力的握成拳头,指甲刺痛了掌心。

她还在等他,等他履行当初的承诺,夏忆,她是那样让人怜惜的女子,她是他那样深过的女子……

不由自主的摸起电话,按下铭记于心的号码,接通后,却相对无言。

“小忆……”他哑着声音喊她的名字,然后听见她低低的啜泣声。

原本就纠结的心被这哭声搅得更加混乱,想着电话那头的人,因为怕被人听见而捂着嘴压抑的哭泣,他就习惯得替她心疼:寄人篱下,痛快的大哭一场都是奢侈。

“小忆,别哭,别哭好吗?我在这呢,一直都在。”他低声劝道。

好半晌,才听到夏忆哽咽的回音:“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作者题外话】:每个周末都用来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