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07章 不同的吻

第一百零七章 不同的吻

以下是:

为你提供的《亿万新娘赖上你》小说正文,敬请欣赏!“靳哲凯生日那天,我想亲手做一个特别的蛋糕给他,这不是在试验嘛。”曲萌萌懊恼的将做失败的蛋糕丢进垃圾桶。

夏忆睨了她一眼:“做蛋糕给他?随便买个就好,反正他又不会吃的。”

“我知道啊,可是我还是想亲手做,意义不同嘛。”曲萌萌坚持己见道。

见她坚持,夏忆便也不多说什么,帮着她一起准备晚餐,看看窗外渐渐暗下的天空,她不经意的问道:“靳哲凯晚上回来吃饭吗?”

“回来啊。”曲萌萌回答道,“他答应我每天都回来吃晚餐的,如果有特别的事情会先打电话来通知我。”

“哦?那他生日那天呢?你跟他说好了没有?别准备了一大堆东西,结果他人没回来。”夏忆提醒她道。

曲萌萌摇摇头:“用不着说好吧,只要他习惯天天回家就好。我赌他压根不在意自己的生日,那天会像普通日子一般乖乖回家的。到时候看到我准备的东西,那才叫大大的惊喜!”

“是吗?但愿能像你说的那样……”夏忆的嘴角隐隐带着笑意。

饭菜摆上桌的时候,靳哲凯果然步履匆匆的赶回家来,看到夏忆忙着布置餐桌,他暗暗心安,有外人在,曲萌萌那家伙总不能再发疯了吧。

“靳大哥你回来了,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夏忆柔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声问好,眼睛看着他的时候带着浓浓的爱意,彷佛她才是为他洗手作羹汤,等候丈夫回家的妻子。

“哦,好……”靳哲凯回她一个微笑,听话的去洗手间吸收,却和要出洗手间的曲萌萌打了个照面,心顿时悬了起来,下意识的往旁边侧开一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咦?靳哲凯你回来啦?真是会赶时候,马上就要开饭喽。”曲萌萌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毫不在意的嚷嚷着。

看来,这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纠结于早晨的那个吻中。

意识到这一点,靳哲凯心里别别扭扭的,随意的点点头,便进了洗手间。

曲萌萌这是才轻轻拍了拍胸口,深吸口气,将那狂跳的心脏压制住。

她早晨竟然强吻了他耶,好害羞……

“萌萌?你愣在那里干嘛?去叫小远来吃饭。”夏忆见曲萌萌发呆,扬声唤道。

“知道了,我马上去。”曲萌萌应了声,转身去夏远的房间找他。

眼瞅着曲萌萌的身影在视线内消失,夏忆放下手中的东西,快步走到洗手间门前,正好赶上靳哲凯开门出来。

“小忆?”她的突然出现,让他惊呼出声。

而夏忆却踮起“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脚尖,飞快的在他的脸颊上“啵”了一声。

“我想你了。”她低低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面含羞意的在他惊讶的注视下扭身跑走。

“小忆……”靳哲凯喃喃的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喊她的名字,心中五味杂全。

难得她如此主动得待他,可是他的心中竟然没有一丝喜悦,除了尴尬,便是尴尬,一时间,竟不敢挪动步子走向有她在的地方。

“喂,靳哲凯,你愣在那里干嘛?”曲萌萌拉着夏远过来,瞧见靳哲凯的异状,好奇的把脑袋探过来,瞅他的脸色,“你怎么了?干嘛一脸的便秘……”

她最近是越来越不会说人话了!靳哲凯黑着脸推开曲萌萌,他要是跟她搭话他就是傻子!

曲萌萌冲夏远耸了耸肩:“他又生气了。我有说错什么嘛?”

夏远立刻摇头,跟曲萌萌同时撇嘴,表示对靳哲凯的鄙视,然后相视一笑,一起咧着嘴去了餐厅。

傻样吧……靳哲凯眼瞅着曲萌萌和夏远进来,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原本冲着靳哲凯笑意盈盈的夏忆,脸色暗了下去,或许他自己没注意,可是她却看得清楚,即使刚才她主动吻了他,他的视线,却没在她身上停留过,而曲萌萌的身影一出现,他的视线就粘了上去。

这顿饭,夏忆吃得毫无滋味,本想着饭后再寻个什么机会跟靳哲凯说几句话,可是一吃饭完,靳哲凯就说工作忙躲去了二楼,不禁让人恨得牙根痒痒——他这是故意在躲她吗?

其实夏忆是想多了,靳哲凯确实是忙,跟美国ky公司合作的项目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他派出了一组公司里最精英的职员去了美国,晚上,就是他们开视频会议的时间,所以他根本没有时间陪着他们聊天。

一工作起来就忙得昏天黑地,跟美国那边的人讨论的口干舌燥,这中间,曲萌萌探头探脑的进来一次,见他忙得不可开交,便递上一杯咖啡识相地走了,事情忙得告一段落后,靳哲凯走出书房,才发现房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夏忆和夏远肯定是早就走了,可曲萌萌呢?路过卧室的时候,他顺手打开房门,惊讶的发现她已经睡了。

睡得这么早可真不像她。

靳哲凯摇摇头,端着咖啡杯下楼,想续上一杯。可打开厨房的灯后,却被咖啡机上贴的纸条吸引了视线。

“咖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喝杯热牛奶早些睡觉吧。萌萌留。”

“嘁,小孩子睡前才喝牛奶呢!”他嗤笑一声,撕掉那张可笑的便签纸。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的咖啡。

离开前,眼角的余光瞥到咖啡机旁的保温杯,就再也挪不动步子,僵持了片刻,他还是伸手取过保温杯。

反正她都给准备好了,不喝白不喝。

热牛奶果然有助于睡眠,这一夜,靳哲凯睡得非常之好,还做了一个美梦。

他梦见,他回到那个记忆深处最美好的夜晚,他和心爱的女人在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子里温存缠绵,她是那样的羞怯,在他的孟浪下,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能隐约听见那让人情动的细碎的吟哦。他爱极了她的反应,知道她是怕被人听见,便用双唇帮她隐去那一点点的声响,让她安心。

在梦里,她的唇跟记忆中的唇一样,如此的细嫩和甜美,让人忍不住想探究更多……更多……

“我想看看你。”他在她耳边低声说,却换来她猛烈的摇头。

“只看一眼……”他执拗的打开灯,身子下面,那张含羞带怯的小脸,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却让他惊出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