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16章 旧事被重提

第一百一十六章 旧事被重提

“希德先生,我想你有必要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夏忆板着脸,躲着希德的眼神,问道。

“宝贝,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原因不是很明显吗?”希德挑眉,毫不避讳的将自己的正面对着夏忆,好笑的看着她脸颊飞起红‘色’。她这是在害羞?在‘床’上明明是那么的豪放想起昨夜,只觉得热流往身下涌去,某个挑食的部位开始胀痛,他勾了勾手指:“宝贝,过来!”

“无耻!”夏忆低声咒骂,只当自己看不到他,捂着被单小心的蹲下身子捡自己散落了一地的衣服。

边捡,边脸红,屋里‘乱’成这样可见昨夜是有多‘混’‘乱’,而她每动一下都酸痛的要死的身子,都在告诉她昨夜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记得她昨晚做东宴请这个叫希德的男人,之后喝得有点儿晕,便请代驾司机驾车帮她把他送回酒店,为什么早晨醒来后,她也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见她无视他,有些难耐的希德长‘腿’一迈,从‘床’上起身,连被子带人的把夏忆抱回‘床’上,在她的尖叫声中,把她用来遮体的东西剥了个一干二净。

“啊——‘混’蛋!放开我!放开我!”夏忆连踢带踹的挣扎,可是这只能让希德更为‘激’动。

“哈尼,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啊。”希德调笑的说着,挤进她的双‘腿’。

“滚!流氓!流氓!我们才刚认识,你怎么敢对我这样!我要去告你!告你!”夏忆在他的压制下,无法动弹,只能连声咒骂。

“刚认识?NO,宝贝,相信我,我们绝对不是刚刚认识。”希德戏谑的打开她的双‘腿’,目光落到她大‘腿’的红痣上,笑着‘摸’了一把,引得她尖叫连连,“宝贝,你还真是健忘,我都这么努力的让你想起我了……是不是我还不够努力呢?”

他靠近她,让她感受他的灼热。

“什么意思……”夏忆蓦然僵住,结结巴巴的问道,想要拖延时间寻找逃走的机会,“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见过你?”

希德不给她拖延的机会,‘挺’身进入,在她的尖叫中说了一句:“三年前,暗‘色’,306号包厢。”

尖叫声嘎然而止,夏忆的瞳孔因惊惧放大,此刻,她完全忘记了他正在她身体里面,那一夜她极力想要遗忘的事情,被一个可以说是完全陌生的男人坦‘露’出来,她僵直了身子,看着他,满脸的不可置信:“是你?”

“怎么?记起我来了?看来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啊。”希德边说边动作起来,而夏忆,麻木的承受着一切。

当年的她做事轻狂不计后果,本以为是计划得完美无缺的事情,偏偏中间出了岔子。她‘迷’‘迷’糊糊的以为自己是被靳哲凯吃‘摸’干净,可是事实告诉她,她只是睡了一个不知道是方是扁的陌生人。

而现在,希德突然冒出来,告诉她,那一夜跟她翻云覆雨的男人是他,为什么……为什么他当年趁她未醒逃走了,现在又跑回来招惹她?这件事上他已经占了莫大的便宜,他还想做什么?

“你……为什么而来?”心念转动之下,她主动圈住他的腰,魅‘惑’他。

希德舒服的低叹,哑声道:“我为什么而来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我再次遇到你,这次,你别想逃走了。”

跟这个‘女’人的疯狂一夜,让他想了三年之久,如果可能,他希望能把她拴在身边,带回美国。

夏忆本就是个早熟且聪慧的‘女’子,听得希德的话,立刻就知道,这个男人是拜倒在她石榴裙之下的男人,如果她利用得当,那她的计划便会如虎添翼。

想到这些,她立刻像是变了一个人,极尽所能,差点让希德死在她的身上。

这之后的几天,她更是将工作以外的时间全都用来跟希德厮‘混’,言语里更是小心翼翼的打探他现在在JK的职位,以及到这边来是想要做什么。

可是偏偏他除了在‘床’上能跟她说些让人脸红心热的情话,其他的事情他全都守口如瓶,几日下来,她竟然连一点儿有用的消息都没打探到。

‘混’蛋!希德的表现让夏忆失望,她怀疑自己押错了宝,立刻生出疏远之意,假托有事不再赴他的约。

“凯,今晚有时间吗?我想见见你……”她转而打电话给靳哲凯,想在他生日前将两个人的关系修补一下,可靳哲凯却每每都拒绝她:“抱歉,小忆,我今晚有事,没有时间……”

“那……明天呢?”夏忆不甘心的追问。

靳哲凯的回答还是那样,没有时间。

该死的!他那里是有事,他是要回去陪曲萌萌!他是真的打算生日那天也要回家去了?那怎么可以?她不允许,决不允许!

被曲萌萌和夏忆惦记了许久的日子终于来到,这一天,是靳哲凯的生日,而寿星本人,显然是不记得这件事了。

曲萌萌在家忙了一整天,布置了餐桌,做了一个漂亮的生日蛋糕,上面写着:祝老公生日快乐。

中午的时候,她不放心,又打了电话给靳哲凯:“靳哲凯,你记得,晚上一下班就要回家哦。”

“知道了!”靳哲凯皱眉,她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每天都要叮嘱他按时回家,本以为她要搞什么事,可是她这几日很是乖巧,不像是要搞事的表现。

“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曲萌萌听出他的不悦,急忙解释了句。

“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不用你提醒!”靳哲凯烦躁的扔了电话。

这种明明预感到要发生是么事情,可偏偏就是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感觉,太糟糕了!

好在,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开始他就不会再被她啰嗦了,想到这儿,靳哲凯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快下班的时候,靳哲凯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靳总,这位夏小姐说有事找您。”秘书得到应允后,将夏忆领进靳哲凯的办公室。

“小忆,你怎么来了?”靳哲凯起身相迎,“有什么事吗?”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了?”夏忆脸‘色’黯然,自顾自的打量了圈靳哲凯的办公室,唏嘘道,“时间真是可怕的东西,以前,你的办公室,我和萌萌想进就进,现在,我想进来,还要通过秘书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