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31章 坦白

第一百三十一章 坦白

靳哲凯左等曲萌萌的短信没有,右等曲萌萌的短信没来,原本还内心焦急,无意中抬头,瞧见从曲宅大门那里闪出一个小小的影。

扑通!扑通!他的心猛跳两下,飞快的下车,小跑两步追上,拉住她。

“啊——”被吓着了的曲萌萌发出惨烈的尖叫。

“别叫,是我。”靳哲凯急忙捂住她的嘴巴。

曲萌萌惊惧的瞪大眼睛,使劲吧靳哲凯的手扒开,气哄哄的道:“你要吓死人啊?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靳哲凯没有说话,看着喋喋不休的曲萌萌,看了两久,看得她尴尬到手脚都没处放。

“你看什么?”曲萌萌双颊飞起红霞,嗔的问道。

他无语,只是突然将她扯进怀里,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往自己肩膀处用力,让她和他之间再无缝隙。

“对不起……”

正在略略挣扎的曲萌萌僵住:他可是在道歉?

“我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

曲萌萌的睫毛染上晶莹的泪珠:“好……”怎么会不好?她喜欢跟他吵架吗?如果有可能,最好一辈子都不吵架。

“那……你跟我回家吧。”他的下巴摩挲着她的头顶,亲密而宠溺。

曲萌萌差一点儿就被他蛊惑的答应了,可是她心底深处却不让她这样做,有些事不说明白,那就是个定时炸弹,她和他随时可能因此粉碎骨。

趁他一个不注意,推开他那温暖的想要腻在里面永远都不离开的怀抱,曲萌萌轻咳一声:“那你是不是决定好告诉我一些事了?”

决定好了吗?靳哲凯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可是随后他告诉自己,也许将事告诉她,一切才会真正的结束,他和她才会真正的开始。

“那我们走走吧。”靳哲凯邀请曲萌萌道,“正好,我也有话跟你说。”

说的,是那个女子的温柔与善良,隐忍与痛苦。

说的,是他和她倾心相却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公开。

说的,是他和曲萌萌bi不得已成婚时的愤怒和她的悲伤与祝福。

说的,是他和她的从一开始就带着的负罪感到最终走不下去的淡薄。

说的,是她一直在等他,却等到了结束的结局。

“萌萌,生那天是我她的最后一次相守,从今以后,每一年的生我都会与你一起渡过,所以不要再执迷于那一天了好不好?我不敢说我会你得比她更深,但是,我和她真的结束了!从此就只是朋友,而我想跟你一起走下去的心是坚定的。”

说到这里,靳哲凯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曲萌萌:“所以,能不能就问到这里,不要再纠结她是谁,跟我回家去,好吗?”

曲萌萌静静地流泪。

听着他的故事,从一开始的讶异、愤怒到后来的感动、愧疚,最后她能做的也只有流泪。

是她太过分了吗?从小,想要的就一定会得到,所以才会执拗的想要得到他,认为只有他才配得上她,从没有关心过,也许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庆幸的是,他喜欢过的人终于成了天边的云,而她成为他边的树,所以,她真的是很幸运很幸运的人,没必要去跟那个可怜的姑娘去较真对不对?虽然,心里还有疑惑,他是什么时候认识那姑娘并相的,她明明霸占了他所有青的岁月不是吗?

“萌萌?”

见她不说话,靳哲凯有些忐忑,除了不能坦白的那个女人就是夏忆这件事,他基本上已经都坦白了,为什么她还没有任何反应呢?

曲萌萌抽了抽鼻子,扯过靳哲凯的衣服胡乱的擦了下眼泪,歪着头,故作刁蛮的道:“靳哲凯,你知道吗?选我肯定是你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这辈子你都不会后悔!”

“但愿如此!”靳哲凯笑着回应,“那你现在可以跟我回家了吗?我的靳太太!”

“既然你诚心实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靳先生,带我回家吧!”曲萌萌促狭的笑,握住他的手,十指交叉,代表两人永不分离。

于是,曲萌萌连招呼都没打一个的就跟着靳哲凯跑了,而靳哲凯,顺利的拐回了自己的老婆。

一回家,他就拉着曲萌萌直奔卧室,曲萌萌羞满面,任由他将她推到,本以为是他猴急着小别胜新婚,谁知他只是抱着她,把头满在她的脖间,孩子气的说了句:“睡觉!”

说完,竟是真的闭上眼睛,安稳的睡着了。

曲萌萌哭笑不得,想起却是被他箍的紧紧的,动也动不了。

“喂,放开我。”他这算是搞什么啊?

靳哲凯“嗯”了声,闭着眼哄孩子似的拍她的后背,声音里睡意浓浓:“乖萌,陪我睡一会儿,这几天我都没睡着……”

曲萌萌听他这样说,心疼不已,又心中暗喜,没有她的陪伴他果然不行了吧?紧接着,靳哲凯的话又让她黑了脸。

“还是你上的味道好闻,抱着好睡……”

搞了半天,他是把她当成好用的人形抱枕是吧?曲萌萌气结。不过,有他抱着好心安呢,曲萌萌眨巴眨巴眼,闭上,跟着他安心的睡着了,要知道,她这几天也是没休息好呢。

第二天,曲萌萌迷迷糊糊得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咬她,她下意识的伸手想要赶走那讨厌的虫子,却被人捉住手指轻轻咬了个遍。

“嗯……”她抗议的皱眉,觉得上凉飕飕的,伸手想要拽个被子盖上,却捞上来个男人。

他来势汹汹动作贪婪而急躁,曲萌萌抗议的皱眉,咬着唇瞪他:“靳哲凯!”

怎么一大早就发疯?

“人家忍不住了……”他满脸委屈的控诉,“都好几天了……”

噗!曲萌萌差点喷了,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卖萌?不对!他竟然会卖萌?!这太可耻了!

看他大汗淋漓的样子,终是不忍心推开他,咬着唇忍着不适,再不行,就用拳头堵着嘴巴,房间里,除了靳哲凯的粗喘,便是她隐忍的低吟和嘤嘤的动静。

靳哲凯停了一下,然后是更加激烈的动作,这声音恍惚间觉得有些熟悉,可是箭在弦上让他无法思考,最终,也就忘了那一瞬间的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