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39章 翻脸

第一百三十九章 翻脸

在曲贺华和袁兰纤殷切的目光中,夏忆稳了下心神,但是依旧略带惶恐的回道:“我……我其实也是为了萌萌……”

说着,将两张攥皱了的照片递到曲贺华和袁兰纤面前:“曲叔叔,袁阿姨,你们看看这个。”

曲贺华疑惑的表情接过照片,看过后,惊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夏忆飞快的看了眼曲贺华,低声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原来靳哲凯跟萌萌的同时,就弄了套房子把自己的秘包养起来了,而照片上这个一直没露出真相的女人,应该是靳哲凯身边的另一个女人,他大概很看重她,所以连生日都跟那人一起过的,萌萌傻了吧唧的,那天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和蛋糕,想要跟靳哲凯一起庆祝,结果他一个电话都没有,害的萌萌一直等到天亮。我实在看不了,一直想找他谈谈,可他知道我要说什么,一直对我避而不见,萌萌又傻,他说什么信什么,今天晚上我想着趁萌萌睡着了,跟他好好谈一天,告诉他好好对萌萌,让他离开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可他……”

曲贺华浓眉竖起,锐利的眼神扫过:“他不愿意?!”

夏忆咬着下唇,迟疑了下,肯定的点了头:“对,他不愿意,我真不明白他怎么就这么鬼迷心窍,萌萌哪里比不上外面那些狐狸精?所以我就跟他吵了几句……大概是我们说话声音太大了,让萌萌听到了……等我们谈完,萌萌就不见了,小远也不见了……曲叔叔、袁阿姨,你们责罚我吧,是我不好,如果我不找靳哲凯对质,萌萌就不会知道,也不会离家出走……”

“这不怪你,你做的对!”曲贺华再看了眼照片,恨声道,“这个靳哲凯太过分了!如果萌萌出点什么事我一定饶不了他!”

袁兰纤擦了把眼泪,也跟着恨恨的道:“之前我看他还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没想到……萌萌这孩子到底为什么这么傻!好在这次看清了他是什么样的人,希望萌萌能彻底清醒。老曲,我看等萌萌回来,让她立刻和靳哲凯离婚,咱们家庙小,供不起人家那尊大佛,老死不相往来是最好的结果!”

“那太便宜他了!”曲贺华冷冷的道,“其他的事情放一放,先找萌萌,靳哲凯那小子我会看着办的!”

看着盛怒的曲贺华和袁兰纤,夏忆假意安慰了几句,离开时,却露出胜利的笑容。

“事情已经办妥,曲萌萌离家出走中,能不能拿下她看你的本事了。记得你的承诺!”她回房后给爱德华打了个电话。

“我喜欢你办事的效率。合作愉快,夏小姐。”爱德华哈哈大笑两声,愉快的结束了谈话。

放下电话,他下了命令,让手下的人全力找曲萌萌的踪迹,而他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一张支票笑得高深莫测。

八千万……

那之后,他竟然真的收到她寄过来的数额为八千万的支票。如果说当时他出价四千万只是因为不喜她随意改变游戏规则而故意之为,那她送来的八千万就像是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想把他跟那些等候被挑选的男人等同视之,那他怎么能不反击回去呢?他要让她知道,在他的面前,她不是天之骄女,她只有被选择和被抛弃的权利。

这一夜,无数人彻夜未眠,满城搜索着曲萌萌和夏远的踪迹。

而所有曲氏集团的高管,均接到最顶层的命令:冻结跟泽卡企业的业务来往。这个消更新最快ll.,全文字手打息在天亮之前,蜘蛛式的蔓延到全城,大大小小的企业、公司的负责人全部知道曲氏和泽卡翻脸了,所有的人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全城乱成一团的时候,事件的主人公曲萌萌和夏远正坐在一辆晃晃悠悠的面包车上,走在更新最快ll.,全文字手打出城的路上。

开车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头发短短的像个子,有着泛着健康光泽的微黑的肤色,眼睛很大,很灵活,时不时的从后视镜里瞄一眼曲萌萌。

而曲萌萌穿着睡衣,肩膀上披着夏远的外套,双眼呆滞的看着车窗外面,即使夏远一直紧握着她的手,她也好似感觉不到,毫无反应。

开车的姑娘皱了皱眉,问道:“小弟弟,你姐姐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傻子吧?”

夏远恼怒的瞪她,说话不顺溜的抗议道:“不许……说、萌萌姐姐!不是、傻子!”

开车的姑娘汗了汗,暗暗怀疑自己一时让他们上车是不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瞧这一男一女,长得虽然不错,可是女的傻了吧唧的至今一句话没说过,而且像是看不到别人。男的呢……闭上嘴巴是个正常的青葱,一张嘴说话就听出来他也有问题,好像每说一句话都很困难似的。唉……算了,看着都不是正常人,太可怜了,先带回去,实在不行就找送去福利院好了。

想了想,她又开口问道:“小弟弟,我叫徐小慧,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小!”夏远抗议的把头扭到一边,他受不了这个女人了,从见面开始就小弟弟、小弟弟的叫他,他哪里小了?他比她高很多呢!

“噗……”徐小慧看他别扭的样子,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又看他一脸的愠怒,便着改了称呼:“咳咳,好吧,少年,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nbsp“第五”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夏远动了动嘴,下意识的报了个假名:“我叫……曲远……”

“屈原?”徐小慧又呵呵直笑,“真好玩!你爸爸妈妈是屈原的粉丝?”

夏远的脸冷了冷,懒得看那白痴女人:“歌曲的曲,远方的远。”

“呃……”徐小慧汗了汗,这孩子真是的,开个玩笑而已,干嘛突然板着脸发火似的,“曲远啊,嗯,你爸爸妈妈一定给你取名的时候一定想着你会是一个志高存远的小孩吧。就像我,我爸爸妈妈给我起名叫小慧,是想让我成为一个聪慧的人呢……”

夏远看了她一眼,无趣的抛了个小炸弹过来:“我、没有、爸爸妈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