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42章 危机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危机

以下是:

为你提供的《亿万新娘赖上你》小说正文,敬请欣赏!曲萌萌在为未来做打算的时候,全城大搜寻行动中少了一个人。是他第一个满城寻找她的身影,也是他第一个退出这场搜寻。

“靳总,您赶紧回来主持大局吧。”泽卡企业所有的员工人心惶惶,

靳哲凯彻夜未眠,眼睛布满红血丝,他的车停在路边,一边听着下属的紧急汇报,一边在熙攘的街道上搜索也许会出现的那道身影。

“靳总,这次的事件貌似是由曲氏先开始的,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您和曲氏是不是……”下属汇报完泽卡当先面临的紧急情况后,犹豫了下,想要打探一下靳哲凯和岳父家是不是闹翻了。

靳哲凯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闭上眼睛,靠在驾驶座后背上,表面上很淡定,可实际上心里翻腾得跟油锅一样。

他可以确定,曲贺华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才会突然弄出这些事。

&nb“海天中文”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没事,我去处理。”靳哲凯淡淡的挂断电话,沉吟片刻,他选择驱车前往曲宅。

“姑爷,老爷在书房等您呢。”刚停下车,就有佣人过来跟他通知。

靳哲凯点点头,皱眉走进书房。

书房内,曲贺华正沉着脸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见到靳哲凯进来,没有丝毫表情。

“爹地……”靳哲凯喊了一声后,默默的站在书桌的前面。

曲贺华锐利的眸光扫过他的脸上,靳哲凯只觉得压力倍增,突然,曲贺华的面色又缓了缓,略带和蔼的问道:“哲凯啊,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爹地。我来是想问一下,曲氏为什么暂停了所有跟泽卡的业务往来?”

“你就是想问这个w百度搜索“海天中文”看最新章节才来的?”曲贺华的声音冷了起来。

靳哲凯咬了咬牙:“爹地,萌萌的事,我很抱歉,我会尽最大努力把她找回来的。”

“找回来?找回来之后呢?”曲贺华盯着靳哲凯,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波动。

“我会好好待她。”靳哲凯真心的回答。

“那……那个女人呢?”曲贺华直截了当的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她……”靳哲凯微微皱眉,他不知道曲贺华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也不确定他知不知道那个女人是夏忆,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犹豫了下,回答道:“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曲贺华呵呵的冷笑,“那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现在在哪里!”

“爹地!”靳哲凯抬起眼,要不畏惧的看着曲贺华,“我跟那个女人真的结束了,你没必要去找她的麻烦。”

“你还在护着她?!”曲贺华勃然大怒,“如果真的结束了萌萌会被你气走?如果真的结束了你还护着她干嘛?靳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哲凯,你不要犯糊涂!”

见曲贺华发怒,靳哲凯眼底暗了暗,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解决,可是想到泽卡企业上上下下几千口子人,他大着胆子道:“爹地!您也不要犯糊涂!生意上的事不是小孩子闹脾气,关系着整个企业的发展和所有工作人员的努力,您这样置气并不妥,请您仔细考虑一下,收回成命。”

听到靳哲凯说的话,曲贺华更加不悦,在他看来,不论什么事,靳哲凯必须把曲萌萌放在第一位才对,而他竟然避开关键的问题不谈,反而把话题扯到生意场上,这完全是不把自己闺女放在心上,那他另外有女人的事情更加坐实了。

“靳哲凯,我曲贺华做出的决定从来没有收回的先例,但是今天我要破例了!当初我看萌萌太过喜欢你,而你也是个优秀的人才,我才让萌萌嫁给你,但是我看错你了!你们离婚吧!我们曲氏从此跟你们泽卡断绝所有往来,大家以后不要再碰面了!”

离婚?不要再碰面?靳哲凯闭了闭眼,脑中跑马灯似的跑过曲萌萌赖着他,黏着他的笑容,心中像是被一把刀狠狠的划过,生疼生疼的。

“我不离婚!”睁开眼,他坚定的望向曲贺华,“萌萌还没找回来,即使你是萌萌的父亲,也无权决定我们的婚姻。”

“萌萌的事不劳你费心,我的闺女我自己会找回来!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曲贺华决然的道。

知道事情已经谈崩,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靳哲凯心情沉重的走出书房,临走前,扔不死心的劝了一句:“爹地,生意上的事,请您再考虑一下。”

“不要叫我爹地,我承受不起!靳——先生!”曲贺华却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靳哲凯暗暗的叹了口气,想到从今天起泽卡面临的困境,战意立刻溢满了全身,这是一场艰难的仗,如果他先认输,那么他就将一无所有。如果他能赢得这场战争,那么曲贺华就再也没有能左右他命运的能力,也许他就能保住曲萌萌……

想到这里,靳哲凯的脚步变得坚定,昂首挺胸的走出曲宅。

“凯……”

身后的大门刚刚关闭,身旁就传出熟悉的声音,靳哲凯皱了皱眉头,转过身,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夏忆。

纤细的她站在围墙边上,红肿的双眸代表着她也是一夜未睡,见他注意到她,更是双眸盛泪,泫然欲泣。

“凯,你是不是在怪我。”她怯怯的问。

早就猜到是她对曲贺华说了什么,靳哲凯原本心里有疑虑、有猜疑、有愤怒,可是在看到夏忆楚楚可怜的模样,这一切最终只化成一声叹息:“唉……你到底说了些什么……”

夏忆急急的上前一步,扯着他的袖子掉眼泪:“凯,我不想的,我真不想的,可是曲叔叔他手里有照片!他追问我那个女人是谁,还猜到萌萌是因为这个才离家出走。我不敢说是我,我懦弱、我没用,凯,你怪我吧……”

靳哲凯怎么能怪她,她是这么无助的一个寄人篱下的弱女子,让她去面对和承担曲贺华的怒气,实在是强人所难,

“算了。没事,我应付的了。”靳哲凯勉强笑了笑,想安抚她,“你不要放在心上,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可……曲叔叔很生气,他叫你来说了些什么?是不是迁怒你了?”夏忆打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