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64章 不会敲门吗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会敲门吗

“不用理他!”曲萌萌冷着脸道,“有那功夫,你不如跟我说说,根据这两天了解的情况,曲氏的现状到底如何了。”

提到曲氏,秦怀的心里沉了沉:“只怕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我的那点儿资本在这里杯水车薪不值一提,现在的曲氏如同腐朽了的高楼,摇摇欲坠,如果有人再轻轻的推一把,也许就彻底倒下去了……”

这些情况曲萌萌也都大致清楚,接手以前没想到几年光景曲氏会变成这样,现在的她毫无头绪,只能垮着小脸一筹莫展。

“再好好想想,总能想出办法来的。”两个人垮着脸面对面的发愁。

而再一次被拒绝见面的靳哲凯有些抓狂了,自从曲萌萌回来,他只在医院跟她见了那么一面,话也没法多说几句,再后来,突变的,秦怀回来了,曲萌萌秦怀和夏远接管了曲氏,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机会跟曲萌萌见一面,而他想见她的心情在近六年后的今天,显得那么的迫不及待、不可抑制。

靳哲凯阴沉的气息让路过的人不寒而栗,不约而同的远离他周围。

曲萌萌,想躲我?他冷笑着推开前来阻挡他的秘,大踏步的走到曲萌萌办公室的门前,猛的开门撞进去。

屋里的曲萌萌和秦怀被吓了一跳,同时抬头看,发现来人是靳哲凯后,又同时站了起来。

“谁让你进来的?”曲萌萌肃着张小脸厉声问道,可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色厉内荏。

靳哲凯觉得这样的她很新鲜,故意道:“没人,我自己走进来的!”

“你!”曲萌萌气结,“真没礼貌,没学过进别人的屋子前要先敲门吗?”

“哦?”靳哲凯好笑的挑挑眉,“听起来,你终于学会进门前先敲门的礼貌了?知道教训别人了?”

曲萌萌的脸红了红,想起以前,自己也是这样经常突然闯进靳哲凯的办公室和房,而他也是像她刚才那样,质问她懂不懂礼貌。

他是故意这样做来气她的!曲萌萌用力瞪着那个厚脸皮的人。

靳哲凯看到她这副样子,什么焦躁的“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心情都没了,心情舒畅的很,也不说话,就好整以暇瞅着她,越瞅心里越舒坦:她就在他眼前呢!这小模样,真的是好久好久不见了呢!

被无视的秦怀看到靳哲凯的表情后,心里警铃大作,上前一步挡在靳哲凯面前:“靳总,您这样闯进来,不太好吧……”

靳哲凯的脸沉了下来:“让开,我来找我有什么不好的!”说完,冲曲萌萌扬声命令道:“曲萌萌,你给我过来!”

以往他这样说的时候,曲萌萌都好像终于逮到肉骨头的小狗似的往他身边奔,而这回,曲萌萌刚下意识的抬起脚,立刻又站得笔直。

她和他早就毫无瓜葛了不是吗?她干嘛还要听他的召唤?

见曲萌萌竟然无视他的召唤,靳哲凯的脸色更加难看,他两步迈到曲萌萌:“怎么?听不见我叫你呢?”

久违了的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跟她之间的距离近到让人窒息,曲萌萌看都不敢看他,硬撑着回答:“靳先生,之间没什么话好说吧?”

是谁特么的说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为什么她辛辛苦苦躲着为自己疗伤了多年,再一次见到他,在他靠近她身边的时候,心脏仍会激烈的跳动?

靳哲凯皱眉,她竟然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以为,这么多年了,你的气也该消了吧?”靳哲凯烦躁的道。

曲萌萌闪躲着,想要避开他的身旁:“我是没什么气了,所以你没必要找我……”

“曲萌萌!”靳哲凯恼怒的擒住她的胳膊,“你在躲我?”

&nbsp“第五”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我……”

“放开她!”秦怀擒住靳哲凯的手腕,想要他放手。

他已经很用力了,可是靳哲凯就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丝毫没有放开曲萌萌的意思。

“秦怀,我们夫妻的事情用不着你管!请你自忖身份,不要打扰我们的谈话。”靳哲凯冷冷的看了秦怀一眼,又不屑的移开视线。

秦怀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容易被激怒的人,他丝毫没有被靳哲凯的话所影响,仍是坚定的擒住靳哲凯的手:“靳总,您也是有身份的人,请您自忖身份,放开我们曲总“海天”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然等我叫保安来了,您就不太好看了。想必你也不想因为这点儿事上报纸是不是?”

秦怀的话提醒了发懵的曲萌萌,她努力挣脱开靳哲凯的手,揉着被弄痛的胳膊,躲到秦怀身后,狠狠的瞪靳哲凯:“秦怀,别跟他废话,直接叫保安!”

“靳总,您还是请回吧……”秦怀放开手,对靳哲凯道。

靳哲凯还想说什么,可看秦怀这样坚定,而曲萌萌对他又是比如的样子,暗了暗双眸,闷不做声的扭头就走。

曲萌萌心里松了口气,又有些不甘。

就这样走了?他果然对她没有多重视……

“萌萌,你吧?”秦怀发现她怔怔的,询问道。

曲萌萌急忙摇头:“我没事,你去忙吧,我也要开始忙了。”

秦怀还想说些什么,可曲萌萌心里乱乱的,好说歹说的吧秦怀打发走,她坐到办公桌前,明知道桌上有一大堆的资料需要整理,可她却只能看着它们发呆,脑子里除了靳哲凯还是靳哲凯。

多年不见,他比以前沉稳了许多,不若以前的锋芒毕露,他现在整个人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更让人无法抵挡。当他靠近她的时候,她心跳的一如十年前般快速……

“曲萌萌!别傻了!别再想他了!”曲萌萌用双手轻轻的拍了拍双颊,让自己清醒一些,“努力工作!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努力工作!”

振作了些许的精神,曲萌萌让自己努力投入到工作中,繁琐而又忙碌的一天,直到秦怀过来叫她,她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萌萌,天晚了,该下班回家了。”秦怀敲着办公室的门道。

曲萌萌揉了揉酸痛的肩膀:“直到了,你先走吧,我今晚还有许多事要做,不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