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67章 睡着了

第一百六十七章 睡着了

月光下的他像是男版的睡美人般,长长的睫毛掩住他犀利的眸子,白日里的威胁力消失不见,就连脸部的轮廓都变得温柔了许多。【 木鱼哥 ——更新最快,全文字首发】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彷佛在做一个让人心情愉快的美梦。

她有多久没有这样看着他了?

曲萌萌停下脚步,悄悄蹲下身子,趴在床沿仔细的看他。

上一次这样看着睡梦中的他是什么时候?好像是新婚吧,她是那样欣喜而期盼的等着他,结果他却皱眉睡觉,还说着伤人的梦话。

那时的他们近在咫尺,可是心却各自在天涯,而当时的她不自知。现在,他们依旧是近在咫尺,也依旧是心各自在天涯,而她清楚的知道,心若明镜。

“回来……别走……”他喃喃的梦语着,却不知道在喊着谁。

曲萌萌猝然站起,抹掉脸颊上的眼泪,他喊的人永远不会是她,她还在奢望更新最快ll.,全文字手打什么呢?这里也不属于她,她得离开!

就着月光,她看了看周围,房间的布置没有一点儿变化,在看到通往露台的门时,鬼使神差般的,她轻轻移动脚步走了,打开门,踏着月光走到她放置薰衣草花盆的地方。可惜那里空空的,连个空花盆都没有。

是了,她都离开五年多了,他怎么还会留着她的东西呢?曲萌萌苦笑着摇头,笑自己这个时候还在幻想,笑自己当年是那么小心的培养那盆薰衣草,想着那是他送给她的,想着他还欠她一个承诺……

没了,心也该彻底死了吧?曲萌萌轻声劝自己,回到卧室,忍着不再看**的靳哲凯,轻轻的走出房门。

关上大门,习惯性的往自己停车的地方看过去,惊喜的发现秦怀送她的那辆脚踏车还在,曲萌萌急步过去看了看,惊讶的发现车况良好。

好吧,这是秦怀送她的东西,她骑走是应该的!曲萌萌这么告诉自己,然后堂而皇之的骑着脚踏车离开了。

月夜茫茫,天知道她得骑多久才能到家……

靳哲凯这一觉睡的很好,直到太阳高照才慢悠悠的醒过来,醒过来的那一刻,他甚至以为自己还在梦中,因为只有在梦中,他才可能睡的这么踏实。

鼻间彷佛有丝丝的甜味,他下意识的闻闻自己的手,想起他昨夜是用这双手抱着曲萌萌睡觉的……

曲萌萌!

他猛然坐起身来,环顾四周,眼中略过一丝惊慌:她人呢?她又跑掉了?

房间里寂静无声,没有第二个人存在的迹象,他急忙下床,冲下楼去,厨房里冷冷清清,跟她离开后的六年一模一样,她没有在!整栋楼里都没有她的人影!

靳哲凯的拳头恨恨的砸向墙壁,眼中闪过嗜血的狂乱:他等了她六年!好等她回家,结果她竟然趁他熟睡的时候跑掉了!!曲萌萌,你好!你真好!你现在学会逃跑了是吗?没关系,他总会把她抓回来的!他要让她知道,当年既然是她主动赖上来的,那么现在她就没有资格和机会逃走!

这一天,自从接掌曲氏以来兢兢业业的曲萌萌翘班了,她被靳哲凯折腾了半宿,又被自己折腾了半宿,等她骑着小巧的脚踏车跨越半个城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天都蒙蒙亮了,她的腿都颤的不像是自己的腿了,好不容易爬上楼,顾不得搭理等了她的夏远,她摆摆手,挪回自己房间,在床就昏睡过去。

这一觉睡的并不好,全是靳哲凯,发怒的冲她大喊让她滚开的靳哲凯,皱着眉伤心的问着她为什么喜欢他他该还不行吗的靳哲凯,一脸甜蜜的吻着她喊着她乖萌的靳哲凯……

为什么梦里梦外都是他?曲萌萌在梦中流着泪,喃喃的说着梦话:“放了我吧……求求你……”

求的是不再想起他,求的是能跟他相逢陌路不会心痛。

她不知道,梦外,夏远一夜未睡,坐在床边看着她,为她在梦魇中的眼泪而心疼不已。

“萌萌,醒醒,醒醒……”他曾经试图叫醒她,可是她只是在他的大掌中蹭了蹭鼻子,然后接着做梦,于是他也不再唤她,就静静的坐在床边等她自己醒来,就如同小时候,他不会说话,也是这样静静的守在她的身边,等她发现他的存在……

原本是安静的,可是慢慢的,传来了喧嚣声。曲萌萌的房门大敞着,所以能隐约听见吵闹声。

夏远皱了皱眉,看看曲萌萌还在梦中,怕吵闹声吵醒了她,便起身离开,为她轻轻的带上房门,然后往楼下走去。

家里的佣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有几个看着曲萌萌长大的老人不舍得离开还在家里帮着忙,曲氏夫妇不在,他们跟人吵起来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夏远走过去,想着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却发现那个让曲萌萌伤心流泪的靳哲凯竟然跟尊大佛似的站在楼下,任由几个老人家吵吵闹闹的推搡而纹丝不动。

“我要见曲萌萌!”他翻来覆去的只说这么一句。

夏远站在楼上,看着靳哲凯,看了片刻,直到靳哲凯发觉了他的注视,冲他看过来,他才缓步下楼。

“这里不欢迎你!”他对他说。

靳哲凯看着夏远,当年那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竟然可以跟他平视而站,对他说“这里不欢迎他”了。

“小远……”

“我叫夏远,你也可以叫我夏先生。”夏远冷淡的打断靳哲凯的话,“这里不欢迎你,3g最快,全文字手打请你离开!”

&nbspd5.百度搜索“第五”看最新章节;靳哲凯眯了眯眼,露出危险的光:“夏远,曲萌萌是不是回来了?我要见她!”

原来,她昨晚那么晚回来,是跟他在一起!夏远心里如同被针刺了一下,微微作痛:“她在睡觉,睡得很不安稳,我想原因就是你吧?她不想再见到你,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她。”

“!”靳哲凯斩钉截铁的回答,“她别想躲着我!从我这里偷走了东西就想逃?门都没有!”

夏远皱了皱眉:“她从你那里拿了什么东西?我可以出钱赔偿。”

“你赔不起。”靳哲凯冷笑,“夏远,我跟她的事没有完,至于你……你就别妄想了!”

【作者题外话】:慢慢调整节奏,先争取不断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