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203章 对不起

第二百零三章 对不起

提及以前的事,靳哲凯汗了汗,挠着头道:“咳咳,唐大哥,大家都认识这么久了,别笑话我了行不行?”

“是啊,我们真的认识很久了呢……十几年了吧?”唐志清突然叹了口气,唏嘘着道,“说起来,当年你小子到底有什么魅力,让萌萌她对你那么死心塌地的,而且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躺在医院里,脑袋上绑着纱布,一点都不帅气!”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病着?”靳哲凯闻言皱眉,在他的记忆里,怎么没有这段呢?

“是啊。”唐志清点头应道,忽然想起了什么,笑着摇摇头道,“啊,忘记了,你应该不记得吧,那时候你还昏‘迷’着呢,萌萌被你吓了个半死,但是还是执意一个人照顾了你一夜。”

“她照顾了我一夜?你确定?”靳哲凯听了唐志清的话,又想起曲萌萌曾经说过的话,心里一动,追问道。

“我当然确定,要不是她喊过过去,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那么无声无息的好像死了一样躺在那里,我也不会选择当一名医生……”唐志清想起当年就觉得是命运,曲萌萌被靳哲凯吓得浑身哆嗦,跟他说想要救靳哲凯,现在改去学医来不来的及,他怎么会让她去学医,结果就不惜违背家族的命令,转去医学院学了医。每个人都说他是傻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原因……

靳哲凯自认识唐志清以来,一直以大哥相待,信任他,他说的话肯定不可能有假,那么,说假话的就只剩下一个人了!靳哲凯的脸‘色’黑的可怕。

“唐大哥,你还记不记得,你有一年到我们学校参加跨年晚会,最后结束的时候,好像起了‘骚’‘乱’的样子。”

他怎么会不记得?他那天去是想找机会跟曲萌萌表白,或者能有机会再午夜十二点钟声响起的时候‘吻’到她,据说那个时候接‘吻’的人都会白头到老,可是……唐志清苦笑了下:“记得,不知为什么摔倒了好多人,萌萌摔倒的时候还带了点皮‘肉’伤,说起来,我那时候对你很有意见,萌萌就在你面前,摔倒了你也不知道扶一下!”

他面前的人真是曲萌萌?靳哲凯眉头拧成一个大疙瘩。

心不在焉的跟唐志清又聊了一会儿,唐志清接到医院的电话,先走了,靳哲凯终于卸了假装的微笑。他沉着脸,回忆当初他睁开眼看到的那张宛若天使的脸庞,是夏忆没有错,只是……现在想来,如果是照顾了一夜的病人,神‘色’应该很憔悴,而不应该像她那样。

这么说来,其实一直闹笑话的人是他,萌萌她没有任何错!

忍不住的,打了个电话给夏忆,想要责问这件事情,谁知接通电话后还没来得及开口,夏忆的咒骂声已经铺天盖地的袭来:“靳哲凯,你也想劝我收手是不是?告诉你,没‘门’!曲萌萌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你们都跟在她周围转悠?……”

等夏忆发泄完了,靳哲凯这才‘抽’空问了一句:“夏忆,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夏忆突然吃吃的笑出声来,“想跟我重归于好吗?可惜,我没兴趣!不过,如果你撤回对曲氏的注资,再把到曲萌萌赶出来,也许我会考虑踹了希德重新跟你在一起哦。”

“小心说话吧你!希德听你这么说会很伤心的。”靳哲凯冷冷的道,“我只想知道,十几年前我头部受伤的时候,是谁照顾的我!”

“呵呵,你也知道是十几年前了,谁知道是谁照顾的你啊?”夏忆打死都不会说出真相,“想知道的话,就撤资!”

这是就凭这句话,靳哲凯认定了夏忆在说谎,这就代表,曲萌萌她从没骗过他,是她救了街边跟人打架伤了脑袋的他,而她说的跨年夜之‘吻’也肯定是真的,而他竟然一直认错了人,表错了请,他欠她太多了……

靳哲凯的视线落到远方,怔怔的出神想了好半天,专注道连曲萌萌回来了都不知道。

“喂……”曲萌萌把手里的袋子放到空闲的椅子上,伸手在靳哲凯面前晃了晃,“人呢?魂兮归来……”

靳哲凯猛然伸手拉住曲萌萌的手,很用力的,说了声:“对不起!”

“耶?”曲萌萌被这凭空冒出来的道歉‘弄’得一头雾水,茫然的看着靳哲凯:“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多年来的误会,他只能用对不起这三个字来弥补,而他没有勇气跟她说个明白,当年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什么啊?你发什么疯?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赶紧帮我拿了东西走人!”曲萌萌才没空跟他玩什么猜谜语,反正他欠她的道歉多了呢,就当他在自觉还债好了。

心怀愧疚的靳哲凯怎敢说一个不字,立刻按照曲萌萌的吩咐,拿起了所有的大袋小袋,见她还在诧异的看着他,心虚的举举手里的袋子道:“好了,你买的东西也不多啊。我们赶紧走吧。”

曲萌萌乖乖的跟在靳哲凯后面,快到靳哲凯新置办的公寓的时候,她突然望着某个方向出神了。

“怎么了?”她的每一个变化他都能察觉到。

曲萌萌的小脸有些黯然,没‘精’打采的道:“没事,只是觉得这里离我家‘挺’近的……

“嗯,听说爹地和妈咪过几天就出院,我想你会想要时常看到他们,还住在原来的地方的话,你来一趟很不容易,反正本来就要搬家,不如直接搬到这边来了。”靳哲凯解释道。

他这是在讨好她?为什么?

曲萌萌敏感的扫了靳哲凯一眼,突然开口道:“我想见到的人不只只有爹地和妈咪,还有我的‘女’儿,她需要我!”

她受不了他对她好,如果可能,她想尽可能的引起他对她的反感,好放她离开。

她的话果然成功的让气氛变得微妙,靳哲凯的脸‘色’更是绚烂多彩,曲萌萌知道,他要发火了,而她想要在这火上更添一把柴。

“我想把我‘女’儿接到这儿来!”她不怕死的向靳哲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