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215章 清醒一下吧

第二百一十五章 清醒一下吧

?没事你个大头鬼咧!曲萌萌心中暴怒,可是看到靳哲凯那黏糊的模样,知道一时半刻的也挣脱不开他,想了下,立刻换上一副柔顺的面孔:“小妞在这里,不行!去你的房间吧。”

靳哲凯大喜:“你说真的?”

“骗你干什么!”曲萌萌红着脸娇嗔道,“赶紧放开我,让我起来,惊到小妞的话你就什么好事都别想了!”

含情脉脉的双眸,的肌肤,吐气如兰的娇声娇语,这样的曲萌萌让靳哲凯惊艳,虽然以前见过她的各种勾引手段,可是都不如现在的她夺人心魄,让人心荡神驰。

靳哲凯默默的起身,伸手将曲萌萌拉起来就往外走,曲萌萌皱了皱眉,在离开她和小妞的卧室之后出声:“你急什么?先去喝一杯吧。”

于是靳哲凯又默默的拉着曲萌萌去了餐厅,此刻,无论曲萌萌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满足,因为他知道之后的他会获得什么样的满足。

曲萌萌轻轻晃了晃手臂:“放开我,我去拿,你先坐一下。”

“嗯。”靳哲凯不疑有他的放开曲萌萌。

曲萌萌缓步走着,背后能感觉到他那炙热的视线,她暗暗撇了撇嘴:“你帮我取被子。”

“好!”靳哲凯回答的很是快速,立刻去柜橱那里取杯子。

杯子取到手,刚刚转身,只听哗啦一声,他浑身一个颤栗,低吼出声:“什么鬼东西!”

定睛一瞧,曲萌萌手里端着冰盒正双目灼灼的瞅着他:“怎么样?够冰吗?清醒了吗?要不要点?”

靳哲凯低头看看自己,再看看地上散落的冰块,头顶更有几线冰水顺着发际流下,顺着脖颈流到后背和胸膛,那透心凉的感觉让他不爽的皱起双眉:“你这是做什么?”

“也没什么,让你清醒一下!”曲萌萌凉凉的回答,“清醒了没有?清醒了的话谈谈。”

好盼来的一室旖旎让曲萌萌一盆凉水泼了个干净,靳哲凯已经够不爽的了,听到曲萌萌的话更加生气,对曲萌萌伸出一只手道:“有什么好谈的?过来!不然让我逮到你有你好看的!”

“嘁靳哲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猴急了?我一直忘了问你,这几年来你身边有多人?”

听了曲萌萌的问话,靳哲凯的脸沉的可怕:“萌萌,别乱说话!我承认我没爱上你以前有个几个女人,可是当我发觉我爱上你以后,就只有你了!你忍心这么对我吗?”

“嘁,我懒得理会你以前的事,我只问你,你半夜突然找上我,到底有什么事?我可不相信你只是突然夜半兴起需要找女人了!”曲萌萌冷冷的道。

“我……”靳哲凯暗暗咬牙,想起自己之前的念头,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无论如何那都是他和夏忆的曾经,曲萌萌也许会大发雷霆也说不定。

看到靳哲凯为难的模样,曲萌萌心思通透,暗暗叹了口气:“你这么为难,是不是关于夏忆的事情?”

除了她能横在他们俩之间,她想不出别的能让靳哲凯如此作难的问题。

靳哲凯心里一惊:“你怎么知道?”

“说吧,如果你没有其他的想法,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曲萌萌咬了咬牙,为自己做理建设,大不了是再次输给夏忆,大不了是扔了面前的男人!

只是,靳哲凯,千万别在让她失望了好吗?她殷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靳哲凯知道曲萌萌已经对自己起疑,他心中一凛,肃然道:“萌萌,你保证,我说出来你不会生气!不许赌气离开!”

“好,我保证!没弄清楚事情之前不会离开!”曲萌萌也为自己留了条后路。

靳哲凯深深的看了面前的曲萌萌一眼,好半小心翼翼的道:“萌萌,你还记不记得你十八岁生日那年,邀请我和夏忆一起去了一间酒吧。”

曲萌萌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怎么会不记得那个酒吧?

“你……你问这个做什么?”曲萌萌身上的气势消失不见,讪讪地问道。

靳哲凯的脸上也讪讪地:“我……我想问下,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曲萌萌的脸更红了,狠狠地瞪了靳哲凯一眼,他就这么问出来让她怎么回答啊?难不成要让她大大咧咧的说那一天晚上没发生什么事,就是她跟他睡了一觉?然后还没出息的跑路了?

“你……不记得了?”靳哲凯见曲萌萌不回答,有些失望。

曲萌萌咬了咬牙:“发生什么事你不知道吗?夏忆不是都告诉你了吗?”说到这里,曲萌萌的心隐隐作痛,记起夏忆曾经说过,靳哲凯根本不信她说的那打事,而是认定那一晚的女人是别人。想起来她就觉得恨。

“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是不是发觉你认定的那个女人骗了你?”她意有所指的问道。

靳哲凯脸色一变:“萌萌,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告诉我!”

“告诉你?告诉你什么?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你自己都记不清吗?还要问别人!”曲萌萌拥蔑视的眼光瞅着他,“猪脑子!”

“我……”靳哲凯讪讪的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来的道,“当时喝了点酒,有点儿晕……”

“我也喝酒了啊!那我怎么没晕呢?”曲萌萌撇嘴道,想起自己当时喝过酒之后浑身又燥又热,完全不胜酒力。

“你也喝酒了?”靳哲凯大惊,“那你没事吗?”

“什么事?我应该有事吗?”曲萌萌不解的看着靳哲凯变了色的脸问道。

“那酒……那酒……”靳哲凯为难的半天才说出口,“那酒被下药了,你不知道?还是我们喝的不是同一瓶?”

“下药?”曲萌萌怔住,一脸的茫然,“什么药?”

“就是……就是那种药……咳咳!”靳哲凯轻咳两声,隐晦的回答道,“就是那年你带给我的爱心午餐里下的那种药,让人失控犯错的……”

话没说完,他突然又变了脸色,想起来那药不是曲萌萌放的,是夏忆放的,那么说起来,夏忆是手里有那种伤天理的药的,那么当年在酒里下药的人是谁?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