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217章 喊老公

第二百一十七章 喊老公

曲萌萌特有的甜香味道又掺杂了小妞的奶香味,靳哲凯只恨不得啃遍她的全身,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直到曲萌萌无力的抵住他:“你弄痛我了。”

“乖萌,我该拿你怎么办……”靳哲凯轻轻的叹息,放松了力道。

曲萌萌只觉得自己像是浮在云里,失重般无力的感觉笼罩着她,偏偏身上那个人一会儿吻她,一会儿啃她,弄得她又酥又麻,有些痛又很痒,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她抓狂的想哭。

“呜呜……靳哲凯……”她咬着唇,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别咬,那是我的!”他蛮不讲理的撬开她的牙关,吸允她的红唇,像是在捍卫自己的权利。

当他的唇沿着她的曲线,越吻越朝下的时候,她忍不住抓住他的头发,喘息着惊呼:“别……靳哲凯……”

“喊老公!”他抬起头,眼中精光飞过,命令道。

“……”曲萌萌只能含着泪惊慌的看着他,然后被他低下头的动作惊到,连声低叫,“老公!老公……”

靳哲凯这才满意的放开她,覆上她妙曼的身子,此时两个人就像是着了火,想要找对方灭火,却让自己和对方越烧越旺。

粗喘、低吼、呢喃、啜泣……

两个人发出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让人面红心跳。

好半天后,靳哲凯终于放开曲萌萌,两个人都累成了一滩泥,只不过一会儿工夫后,靳哲凯稍事休息就恢复了精神,而曲萌萌已经陷入了昏昏欲睡当中。

“乖萌,去洗洗再睡……”他轻声哄着臂弯中的曲萌萌。

可曲萌萌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喃喃的抗议着:“累……”

于是靳哲凯抽出胳膊,去浴室放了大半缸温热的水,然后将中的曲萌萌抱了,当温水盖过她的身体,曲萌萌闭着眼舒服的“嗯”了一声,满足的像是慵懒的猫咪。

靳哲凯眼睛一眯,只觉得小腹那团火又蹿了上来。

“乖萌……”他干干的咽了口唾沫,用暗哑的声音喊她,双手伸进热水里,为她擦拭身体,不但成功的将她一身的汗渍洗掉,还成功的又为她点着了火。

“靳哲凯……”曲萌萌半睁着眼,迷蒙的瞅着他,身子扭成一条蛇,切切的喊着他,“靳哲凯……靳哲凯……呜呜……”

靳哲凯被她唤得全身紧绷,无法忍耐的猛然起身,长腿一迈就挤进了浴缸,双手将她微微一提,她就从躺着的姿势变成了趴在他身上的姿势。

于是,又是一室的旖旎,直到浴缸里的水都溅了出来,洒到地上,曲萌萌哭着就饶,靳哲凯这才心满意足的放开她,抱着她回房。

小心的将昏睡中的曲萌萌放到**,靳哲凯躺到她身边,为她盖上柔柔的薄被,就着灯光看着她,怎么看也看不够。

浴后的她全身都泛着粉色,双颊更是因为欢ai的原因红扑扑的,让他忍不住上去啄一下,再啄一下。

“萌萌,我爱你。”他笑着对她说。

可惜曲萌萌在睡梦中,什么反应也给不了他。

靳哲凯睡不着,他看着曲萌萌,想起了以往的点点滴滴,他和她之间的误会,他错过了她很多年,误会了她很多年。他们的初吻都是彼此的,他们的次都没交给别人,是彼此的!她生的孩子是他的!她为他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而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人从中作祟!

夏忆!他眯起眼睛,想起那个他曾经爱过,以为她也爱过他的那个女人!是她,利用曲萌萌对她的不设防,利用自己对她的爱,搞出了这么多事情,即使他曾经爱过她,他也无法原谅她做的事情!

“夏忆!咱们走着瞧!”他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眼中闪过厉色。

大约是因为提及了夏忆这两个字,睡梦中的曲萌萌敏感的蹙起眉毛,呢喃了两句。

靳哲凯立刻松开眉头,眼中的厉色消失,轻轻搂住她,眼中满是深情。

“乖萌,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我欠你的太多太多了……”

睡梦中的曲萌萌下意识的往靳哲凯的怀里钻了钻,头发扫过他的胸膛,弄得他痒痒的,却没有什么想法,心中只有她的身影,只想宠着她一辈子又一辈子。

“乖萌,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我会宠着你,宠到你能像以前一样!”

靳哲凯低声慢慢的说着,像是发誓,又像是承诺。

可惜曲萌萌睡着了,什么也听不见……

第二天天一亮,小妞的房间就传来震天动地的哭声,把睡梦中的靳哲凯和曲萌萌骤然惊醒。

“怎么了?”靳哲凯猛然起身,茫然的环顾四周。

而曲萌萌已经反应过来了,起身就下床往外跑,靳哲凯急忙跟着下床,两三步赶过去拦住她。

“让开!小妞醒了,再找我呢!”曲萌萌一脸的急切。

靳哲凯却是不急不慢的打量着她,轻轻的吹了声口哨:“,这是早晨起来的福利吗?”

曲萌萌低头一瞧,立刻尖叫着跑回**,用被子死死的盖住自己:“靳哲凯!你这个大!”

她竟然没注意到自己是赤果果的,而且门口那男人也是赤果果的。

看到她害羞的样子,靳哲凯轻笑不已,取过衣服随意的套到身上:“我去看看小妞,你穿好衣服吧,不过如果你想让我和小妞都享受这美好的清晨福利,也没有意见!”

回答他的是一个被扔过来的枕头,伴随着曲萌萌的怒吼:“臭流氓!滚!”

靳哲凯仰头大笑两声,打开门,小妞的哭声更加的响亮,他变了脸色,收起笑容,急忙跑去哄孩子,曲萌萌也急的捂着被子跳下床,从地上捡起自己皱巴巴的衣服,想到昨夜他是怎么**她的衣服的,她就禁不住红了脸。

“流氓!流氓!”她一边低声咒骂,一边穿上糟乱的衣服,随便抓了下头发就往小妞的卧室跑。

此时,靳哲凯正一脸无奈的在小妞的床前打转转,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小孩子早晨起来要哭得这样凄厉啊?跟没了爹娘似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