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77章 两人间的小甜蜜

第七十七章、两人间的小甜蜜

一早醒来,身边早已没有了龙夕爵的身影。顾龙馨腰酸背痛地从**爬起来,那个混蛋昨天晚上非让她做出那么羞人的动作不说。等到自己筋疲力尽了,居然又翻了一个翻将自己压在身下,又是折腾了好久。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一样。

她觉得,长期如此,自己早晚会被他炸的油干灯枯。所以,她要尽早地恢复记忆,然后趁机溜走。

琳达琳娜听到房间里的动静,赶紧敲了敲门问要不要伺候。

顾龙馨嗯了一声,她现在却是需要伺候,从那一天残暴的折磨后,已经有好久没有做过这么剧烈了,所以一时间竟不能适应。还好,琳达和琳娜一直伺候着她,也都知道她们那个主人是夜夜寻欢,所以对她的这种状态也都心知肚明了。

琳达和琳娜伺候她更衣洗漱,然后伺候着她用了早点,顾龙馨才觉得舒服了一些。伸了伸懒腰走到院子里去看花,其实还是彼岸花,每日都会看见,但是她却一直都看不够。

若不是它凄美的传说,凭着彼岸花的花姿,她想一定会有很多人会喜欢它吧!

“小姐,快点去看,少爷让人送了一套礼服来给小姐,可漂亮了。”琳达兴冲冲地跑过来,急忙跟顾龙馨报喜说。

顾龙馨皱了皱眉,一早就没有看到龙夕爵的身影,这会子又送什么礼服来。她的衣柜里,不是礼服多的是嘛。说道这一点,龙夕爵对她也算是好的不能再好的了。衣柜里的衣服每一个礼拜都会全部大换一遍,每一次换的,都是世界当红流行的款式。

即使很多套她穿都没有穿一下,可是只要是有新款出来,他还会让人换掉。

所以礼服衣柜里多的是,她又很少出门,他也从来都没有带自己参加过什么宴会,礼服对于她来说,就是一套套摆设。这会子又让人送什么礼服,她可记得,刚刚换过的礼服中有一套,她十分的喜欢,正想着这次参加派对时穿呢。

可是既然他又送来了,她就要去看看。正如他所说的,她是宠物,宠物就只管好好的享受好了。

剑-梅九顾四俗人。顾龙馨尽量露出欣喜的模样跟着琳达回到房间里去看礼服,虽然她并没有十分的期待。因为金银首饰、华贵美服对于她来说不过是身外之物,是没有什么可期待。

可是当她看到挂在衣架上的送来的礼服时,她平静的眼神还是发出赞叹的光芒,不由得低呼一声哇,这真的是她见过最美丽的礼服了。

“小姐,好漂亮啊!”琳娜一直守在这里,她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礼服,她也同顾龙馨一样,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礼服呢。

顾龙馨点点头,不得不说,龙夕爵送来的这件礼服要比她衣柜里的那些好看的多的多。那些衣服和这一件比起来,就犹如农家村妞和高贵的公主,光是气质上就完全不同。

“小姐,您试一试吧!”琳达立刻提议说,这么漂亮的衣服不知道穿在小姐的身上该有多美丽呢。

顾龙馨点了点头,她也想要试一试。虽然她并不喜欢奢华,不过女孩子终究是女孩子,爱美之心人所共有,更何况这间礼服真的很吸引她。

琳达和琳娜离开相视而笑,为顾龙馨宽衣解带,然后将礼服小心翼翼地穿到她的身上。等到穿好后,琳达和琳娜又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在衣架上的礼服是没有灵魂的一副漂亮的画,而穿到顾龙馨的身上,才真正成了美艳无双。

“小姐您看,好美呀!”琳达和琳娜领着她站在大衣镜前,赞叹地说。

顾龙馨也被自己现在的样子惊呆了,这是她吗?干净纯净的脸庞犹如天使一般,身上华美的礼服又将她衬托的如同高贵的公主。连她自己都不由得惊叹,原来,她竟然是这么的美。

此刻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礼服衬托了她,还是她衬托了礼服。礼服已经和她融为一体了,礼服仿佛是为她而存在,她因为礼服而美丽。

“真美呀!”

忽然镜子中多了一个人,龙夕爵将她圈在怀里,望着镜子中的她和他不由得轻笑着赞叹。赞叹完,又情不自禁地将脸埋在她的颈窝处亲吻起来。

顾龙馨一惊,连忙想要挣脱开他的怀抱,毕竟琳达和琳娜还在里。虽然她们都知道,但是知道和看见还是有区别的。她可不想在她们的面前那么丢脸,以后成为嗤笑的对象。

可是霸道的龙夕爵又怎么能够容许她躲开,非但没有躲开,反倒是让他禁锢的更紧,脸上脖颈上锁骨处,都让他吻了个够,才将她松开来。

顾龙馨羞红了脸,急忙看向身后的琳达和琳娜,还好,她们已经不在了。或许,从龙夕爵一进来时就已经离开了吧!

“你是不是早就想着让我参加你的生日派对了?”顾龙馨抬着脸瞪着他,一脸认真地问。

龙夕爵在她的小脸上轻轻地捏了捏,笑着说:“当然,这么美丽的宠物我当然要向所有的人炫耀,你是属于我的。”***就|爱|网看小说好地方***“可是你昨天还在骗我。”顾龙馨气恼地在他胸口上打了一巴掌,昨天居然还骗她那样。若不是她看到这件礼服还被他蒙在鼓里呢,这礼服分明就是专门为她而订做的。无论是颜色还是尺码,都是最适合她的。而制作一件礼服,也绝对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做好的。光是腰际的这些颗镶上去的碎钻,没有十天半个月的都不能完工。

龙夕爵望着她娇羞的模样,心里一喜,又是将她强行搂住在她的唇上深深一吻。松开她后笑吟吟地附在她的耳边说:“不骗你,你怎么肯答应我呢,我的小傻瓜。”

“你就是一个坏蛋,一只老狐狸,一个阴谋家。”顾龙馨气的嗔骂起来。

“可是我只对你坏对你阴谋呀!“龙夕爵又将她搂住,靠在她的耳边微笑着说。

“我才不信,你不知道骗了多少女人了。”顾龙馨嘟起嘴。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