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86章 顾龙馨失踪了

第八十六章、顾龙馨失踪了

顾龙馨趁着藤井去喝水的空挡飞速地跑出了伯爵府,因为今天的特殊情况,龙夕爵又不在这里休息,所以伯爵府的戒备并不森严,很快的,她就成功地逃了出去。

此刻她满脸的泪痕,心里有着难以诉说的难过。她从未有想过龙夕爵竟然是这么的爱她,她一直觉得她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宠物,一个无意中邂逅的女人,他喜欢她她知道,但是也只是限于兴趣而已。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爱她,而且还是爱的那么深。

她多么希望藤井说的那些话都是在骗她的,可是她知道,那不是谎言,那是实实在在的,真是的事情。

她就更加无法原谅自己,龙夕爵临走前那悲痛的一瞥,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里。他一定很难过吧,自己当着他的面为另一个男人求情。该怎样做,她才能弥补她对他的伤害呢,她不知道,可是也不愿意再待在那令她压抑的伯爵府了。

藤井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尖利的剑一样,刺到她的心里。

深夜的街头,她毫无目的地走着,此刻她才发现,离开了龙夕爵,她就像是一片脱离了大树的孤叶,没有可以着落的地方。

龙夕爵心情郁闷地离开了伯爵府,他真的没有想到,即使是她失忆了,却已然能够记得那个叶俊昊。也是,两年的感情,不知道爱的有多么的深厚。在他们的面前,他就像是一个第三者一样,虽然他极力保持着自己的尊严和主导地位。可是叶俊昊一走,他就再也支撑不住那假装的微笑了。

么怎联我跟能保持。他真的很气,这些日子以来,他对她是那样的好,可是,她终究还是不爱自己。既然不爱,他多想潇洒地挥挥手,放她和那个男人离开,不管那个男人来找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都不要管。可是,他却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放手。

他恼恨这样的自己,想他龙夕爵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是,他却那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强烈的自尊心让他不允许在她的面前黯然伤神,才会急急地离开那里,但是终究不放心她,也只能托付藤井来照顾。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才离开没有多久,就接到了藤井的电话,顾龙馨失踪了。

可想而知,原本就不好的心情此刻会是怎样的。先是在电话里将藤井狠狠地骂了一顿,又立刻联络手下去四处寻找。

本对着顾龙馨的怨恨此刻都被担忧所占据,他的宝贝,这么晚了一个人让他怎么放心。

龙夕爵开始开着车在大街小巷里寻找着,他想她应该没有走出很远。而去在这里有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唯一一个认识的叶俊昊,也被他连夜用私人飞机给遣送回了中国。

他的眼睛不敢放过任何一处角落,心里都是不安和担忧,伦敦的治安虽然还算可以,但是到了晚上,各种各样的危险都会发生,更何况是她那么一个美丽的女人,独自走在大街上,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此刻他真的非常恼恨自己,为什么要跟她生气,为什么要丢下她离开。万一她发生了什么不测,他一定会懊悔而死。

正当他在担忧和悔恨中痛苦不已的时候,忽然眼眸一亮,不经意地一瞥,瞥见了一座房子的角落里那抹仟瘦的身影。

龙夕爵急速地将车停在那里,飞速地跑下车去跑到她的身边,当他离她越来越近,心里的欣喜也越来越大了。因为那抹身影正是他无比思念的人,美丽地华服此刻还穿着她的身上。可是脸上的泪痕和苍白的小脸让她更加显得楚楚可怜,犹如不小心坠落到人间的天使,因为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而更加彷徨可怜。

“馨儿,”龙夕爵站在她的面前,沙哑着声音叫一声,却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顾龙馨盲目地在大街上走着,一路上很多的男人对她吹着口哨高声呼叫,吓得她不住地瑟瑟发抖。若不是自己身上的这身华服让那些低贱的男人不敢随便的乱来,恐怕,她早就不知道落到那个恶魔的魔爪中了。

她一直走一直走,走的好累好累,穿着高跟鞋的叫酸痛酸痛的,让她再也不能多走一步路,只好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蹲下来休息。

但是疲惫和寒冷侵袭着她单薄的身体,她好怕好怕,也好想好想龙夕爵呀!

正当她不住地颤抖着身体无比思念龙夕爵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耳边出来他低哑的声音。

顾龙馨缓缓地抬起她那张布满泪痕地小脸,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又使劲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等到确定了她不是在做梦时。才嘴巴一瘪,更加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猛地站起来不管不顾地上前搂住他的脖子。

什么尊严什么矜持,此刻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了。她现在已经真真切切地明白了自己的心,她爱他,如他爱她一样。所以,既然彼此相爱,她就不能再放手。

龙夕爵被她突然地勾住脖子抱住,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以为她会继续跟自己生气,气自己不听她的解释把她丢下,或者是骂他几句来出出怨气。但是没有想都的是,她会主动抱住自己。

两个人就那样抱着抱了好久好久,一直到顾龙馨的眼泪将他的肩膀上的衣衫全部打湿了,龙夕爵才将她给扳开。

倒不是心疼他的衣服,是心疼她再这样哭下去,眼睛都不用要了。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任性,不该给他打电话,更不该欺骗你,我以后再也不会了,求你不要丢下我。”顾龙馨被他推开口,更加哽咽地大声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哀求着说。她以为他对开她,是讨厌她了呢。

听到她的这些话,龙夕爵心里一阵狂喜,简直就像是比中了天大的彩头还要令他高兴。他没有想到馨儿会主动跟她道歉,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她想明白了吗?想通了吗?到底谁才是最爱她的人。

可是他不是个得意就容易忘形的人,反倒是个得意就容易得志的。虽然心里狂喜不已,可是依旧冷着一张脸冲着她凶巴巴地说:“总算是想明白了,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一次,若是再有下一次,别指望我会这么容易原谅你。竟然背着我偷偷地给别的男人打电话,以后不许你有手机了。还居然跟我耍心眼,这次记住了没有,你没有任何事情是瞒得了我的。若是再让我知道你跟那个叶俊昊见面,我说过,我一定会勒死你们两个的。”

顾龙馨被他凶的更加委屈地瘪起嘴来,可是因为自己心虚也不能再哭了。不过还好,他貌似终于肯原谅自己了。但是有一件事情…。

“如果他还来找我怎么办?”顾龙馨老实地说,她当然是不会去找他了,但是如果他还来找自己,难道还是自己的错吗?

龙夕爵被她说的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伸出手来在她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笑着说:“放心,他是不会再来找你了。”如果他猜得不错,这个叶俊昊回去有的烦了。听说那个顾家的二少爷要回家了,聪明绝顶的他可是很容易就看出他那个冒牌姐姐和野心勃勃的姐夫的。

但是他并不打算插手,那些事情都是他们的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反倒是他并不希望那个冒牌货被认出来,这样他就可以永远地将馨儿霸占在自己的怀里了,没有任何的记忆,永远都只是属于他的。

当然,如果顾龙辰能够调查出来事情的真相找上门来,他也不会拒绝认了这个岳父。

“哎哟,我的脚好痛呀!”顾龙馨不由得低呼一声,可怜兮兮地皱起小眉头。

龙夕爵看了看她的脚,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还走这么远的路,不痛才怪呢。

但是他没有出口安慰,反倒是脸色一沉,沉声说:“活该。”

顾龙馨鼻子一酸,委屈的眼泪又要掉下来。这个混蛋,居然不安慰自己还骂自己,刚才的自己那一番深情的表白算是白说了。她真的开始怀疑,藤井跟她说的那些话的真实性了。

可是还未等她开始认真思考呢,突然身体一轻,整个人被他抱了起来抱着朝他的车子走去。

顾龙馨先是一愣,随后不由得抿嘴一笑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龙夕爵将她安放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但是并没有急着开车,而是将她的腿搬起来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然后脱掉了她的鞋子,细心又温柔地给她按摩起脚来。忽然又想起了,似乎那个叶俊昊也曾给她揉过脚,心里便开始又不舒服起来。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反倒是更加的温柔,他要让她知道,究竟是谁的技术好才行。

“谢谢你,”顾龙馨十分感动地说,他揉的好舒服呀!脚很快就不那么痛了。

“真的想要谢我?”龙夕爵抬起头脸来看着她,眼睛里闪闪亮亮的,挑挑眉头。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