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89章 错把她当做欢爱的对象

第八十九章、错把她当做欢爱的对象

唐佳蜜不知道这一晚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本来白天的一顿折腾已经差点要了她的半条命。还没有恢复过来精神呢,又被叶俊昊给强行拉上了床。没有任何的爱抚,没有任何的前戏,甚至连上身的衣服都没有褪下来,就那样狠狠地贯穿了她。

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地叫了起来,可是,高喊的唇却被他用一只手给死死地捂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连眼泪都不需有,一滴眼泪落下,他便是更加猛烈地进攻。只让自己几次的昏死过去,可是,他依然不肯放过她,一次次的猛烈刺激又将她从昏迷中拉了回来。不过,醒来后的她,心里竟有莫名的欣喜,醒来了,证明自己还活着。虽然折磨还在继续。

折磨,是的,折磨。

更确切地说是发泄,这不是一场欢爱,而是一场掠夺,似乎要将她拆开吞掉的掠夺。

虽然上一次也是一样,他不温柔,不爱抚,不亲吻,不抚摸。但是却没有如此的狠厉。可是这一次,他似乎心里有着满满的怒气,比上一次更加的强烈。强烈的狠狠地折磨她,却又不允许自己喊叫一声。

门豪团裁总,幻情。她以为,自己会在这场掠夺中死去。没想到,杂草的生命就是顽强。当她疲惫地再次睁开眼睛,看到雪白的房顶和金黄色的大吊灯,她勉强牵出一丝微笑来。

终于,她熬过去了,熬到了黎明的曙光。

估计已经中午了吧,曙光特别的强烈。身边也没有了叶俊昊的气息,她突然有些失落起来。

多犯贱,人家明明将她折磨的要死。即使将她推倒的那一刻,她还是依稀听到他再叫馨儿的名字。即使是上一次,估计也是错把她当做了那个人,才会欢爱的吧!而且还是那么的不温柔,简直就像要了她的命一样。可是,即便如此,她的心里竟然都对他恨不起来。反倒是有着些许的期盼,期盼,在他如此频繁猛烈的运动中,能够给她留下一点点的希望。

勉强地撑起自己的身子坐起来,忽然感觉下身湿湿的。眉头不由得一皱,这湿湿的不光是他的东西,还有自己的。但是却不是什么好东西,鲜红的血如同妖艳的玫瑰花一般开在了白色的床单上。

唐佳蜜不禁低声咒骂一句,这个挨千刀的男人,居然把她搞得这么受伤。可是一早醒来,自己却提上裤子走人了。即使嫖客,也没有见过这么无情的。

移动着撕裂般的下身勉强地下了床,她要先去泡个温水澡然后给自己上点药,不然,这两天她都不要出门了。而那个死男人,还有那个刚回来的小魔头不知道还会不会折磨自己呢。她就是一贱人一个,为什么就不能往**一躺,一工伤来像那死男人抗议。

微微地叹息一声,慢慢地挪进了浴室里。

幸好这里的浴室的水是恒温的,所以,她在里面整整泡了两个钟头,然后给自己上了一些药才出来。

药还是当初在娱乐场所里的,她就顺手带了出来。还以为,不会用上了呢,没想到,今天倒是派了用场。

身上的酸痛和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因为泡澡和上药好了许多,可是,依旧是走路有些艰难。穿着浴袍几乎是扶着墙壁走出来的,而一走出来便看到了坐在房间沙发上的叶俊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慵懒地坐在那里,脸上有着冷漠,却显得更加的俊美如斯。

唐佳蜜先是微微一怔,而后狠狠地在心里骂了一句,死男人,明明是一副冰冷的欠揍的脸,可是却让人恨不起来。长得好看了,就是占便宜。

慢慢地走向大床,大**的床单已经换过了。

也是,叶俊昊有着轻微地洁癖,不能容忍自己的地方有任何的污秽。看到**的那血迹斑斑的污秽,不赶紧换掉才怪呢。

但是她想,一定不是他自己换的。顶多是自己撤下来然后扔进了垃圾桶里,让佣人过来重新布置了一床。他可是好女婿,好女婿怎么会让人知道,虐待大小姐呢。

唐佳蜜慢慢地坐到了**,然后靠在靠背上,将两条腿抬了上去,让自己更加舒服些。她早就忘记了,这**叶俊昊的,自己睡觉的位置,是在地板上。

而叶俊昊就那样怔怔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并不打算提醒她一样。看着就是那样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眸看着她,不一会,唐佳蜜就浑身发毛起来。

有些勉强地开口问:“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顾辰雷知道你的身份了,”叶俊昊淡淡地说,语气十分的平和,似乎,这就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唐佳蜜的脸却立刻刷白起来,知道了,不会吧?她昨天那么卖命,即使怕的要死,也没有很强烈地反抗。

“那…那怎么办?”唐佳蜜有些口吃起来,这些日子,她已经彻底地了解了她所在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即使不说这是犯罪行为,只要顾家一句话就能让她将牢底坐穿。就是不用法律途径,顾龙辰也会让她死的很难看的。

“你怕?”叶俊昊挑眉,这个女人,昨天在自己的身下那样的折磨都不曾露出一丝怕的神情,现在倒是怕了。

唐佳蜜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她怕,她是怕。

她能不怕吗?

叶俊昊冷笑,淡漠地说:“你放心,他是暂时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顾龙辰的。可能还会来为难你,但是,也不会太明目张胆,记住,不要跟他单独出去就没有事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告诉他老爸,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说才怪呢。”唐佳蜜不相信他,一点都不相信。

叶俊昊眼眸中有些不悦,这个女人,居然不相信自己。他还特意地好心跟她说,让她稍微放心,居然不相信他。

眼眸里有些冷厉,冷冷地瞪着她说:“信不信由你,不过,我也再提醒你一件事情,我会找一个人来应付顾辰雷,那是个让他十分头疼的人。可是,有利于也有弊,那十分头疼的人也会让我们头疼的,你先做好心里准备。”

唐佳蜜心里一惊,好奇地瞪大眼睛看着他问:“是谁?”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