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4章 我们之间的协议

第四章、我们之间的协议

蓝御邪的一句话,如同一颗炸弹一般在顾家轰的一声炸响了。

叶俊昊嘴角扯了扯,他说的那位小姐,不用他说,他也知道是真的顾龙馨了。只是这个人,突然在这里说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又知道多少。

顾辰雷则是双目发出精光来,难道,姐姐没有出事吗?难道,被叶俊昊弄到了国外去了吗?一脸期盼地看着蓝御邪,刚才对他的妖孽模样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只等着他说出下一句他所喜欢的话来

唐佳蜜心里害怕,难道他是遇到了鬼。

顾龙辰则是一脸的平静,眼神高深莫测的让人分不清楚情绪。

最后还是殷馨蕾,将这个尴尬打破,微笑着说:“是嘛,还有和馨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好巧呀。”

“是呀,好巧呀!”蓝御邪微笑着说,眼角的余光却看向了叶俊昊那里。

不一会儿,管家走过来问什么时候用饭。大家这才注意到,已经到了中午了。

殷馨蕾浅笑着看着蓝御邪说:“蓝就在这里吃饭吧!喜欢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准备。”

“我…、”

“伯母,我不想跟这个人一起吃饭,我怕我会吐出来。”还没有等到蓝御邪开口,一旁的雷晓音便张开嘴愤愤地说。

那一招让她脸面丧尽,也就是几眼的功夫,她就看出来了,这个蓝御邪虽然狠厉,不过在殷伯母的面前却是不敢的。现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更加的不敢轻举妄动,吃定他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便出出嘴上的恶气。

蓝御邪嘴角抽了抽,后悔自己刚才没有一下子把她掐死。

正想要想个理由留下来的时候,顾龙辰也开口了,十分不给面子的说:“既然晓音不高兴,那么蓝御邪,你就离开吧!不能因为你,而影响了别人的食欲。”

蓝御邪嘴角更抽,脸都黑了起来。

可是看看殷馨蕾没有说什么,便也住了口。还是露出那一副无害地笑容,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十分有礼貌地跟大家再见。

临走的时候,突然冲上去趁顾龙辰不备,将殷馨蕾抱在怀里,然后在她的耳边轻声说:“姐姐,下次再见。”***就|爱|网看小说好地方***说完,不等顾龙辰发火,便不着痕迹地松开了殷馨蕾,然后潇洒地离开了这里。

那一个拥抱,没有带着任何的**,有的只是暖暖的感觉,自然也就不会引起殷馨蕾的反感。

他的姐姐,一向是最最善良的,这就是她的软骨了,蓝御邪扯起嘴角得意地笑了起来。

蓝御邪走后,顾龙辰的脸越来越黑,有些怒不可歇,可是又不能冲着殷馨蕾发火。最后还是强行地忍了忍,然后尽量保持着心平气和地声音问:“你是怎么认识那个小子的?”

貌似,自己这几十年是一直和她形影不离的。她的一切,都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怎么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和那个小子挂上了关系。

殷馨蕾到没有多想,听到顾龙辰问她,便笑着说:“你还记得我当年离开你的三年吗?有一次我去采访一位律师,在去的途中遇到了一个小男孩。还那么小,就被迫沿街乞讨,真的很可怜。我就带着他去吃了一顿饭,给他买了一身衣服,然后给了他一些钱。怕他遇到坏人,还给他送去了孤儿院。之后也经常去看看他,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吧!等我再去的时候,他就被人接走了。听说,是他的家人找来了。没想到,隔了那么多年,他还找来了。”

殷馨蕾说的时候始终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那语气那神情,圣母利亚也不过如此。其他人都微眯了一下眼,她身上的光环刺痛了那些邪恶的心。

不过,也就一瞬间的时间,叶俊昊便反应过来。

鼻子里发出一声别人都听不到的冷哼,没想到她当时的一时善良之举,竟然救下了这个在欧洲听了名字都闻风丧胆地黑道之帝。只不过,对于他们现在来说,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刚才蓝御邪看她是眼里**裸地**,恐怕除了殷馨蕾之外,其余的人都看的一清二楚吧!

尤其是顾龙辰。

嘴角微勾,有了蓝御邪,他害怕顾龙辰一直咬着他不放吗?女儿和老婆之间,只能选择一个吧!

“爸妈,我公司还有些事情,就不在家里吃饭了。”叶俊昊十分有礼貌地说。

“嗯,你去忙吧。”顾龙辰此刻满脑子都是蓝御邪那小子,哪有功夫研究叶俊昊。

倒是顾辰雷,十分警觉地看了看叶俊昊。蓝御邪前脚刚出去,叶俊昊后脚就跟着要走,也未免太巧合了吧!正想着自己也出去的时候,叶俊昊却突然把唐佳蜜推倒顾辰雷的面前。

笑着说:“辰雷,你姐姐刚好有事要跟你说,你陪陪她吧!”

“我我…我。”唐佳蜜吓得脸色顿时苍白起来,被叶俊昊强行推倒顾辰雷的身边,她连死的心都有。她什么时候有事要跟这个小魔鬼说了,正想要大声地解释,突然腰上传来一阵揪痛,然后是叶俊昊投来的一记冷冷地目光,意思是你敢解释,我就立刻让你死的很难看。

唐佳蜜很不争气地垂下了头,在一定死和有可能死的问题上,她选择了后者。凉着家里这么多人,顾辰雷应该不会把她毁尸灭迹。

唐佳蜜成功地托住了顾辰雷,而叶俊昊,也成功地走了出去。

走出顾家别墅没有多久,突然一辆张扬的红色跑车在他面前戛然而止。他也只看了一眼,便跳上了车,车子绝尘而去。

车子在靠近海边的地方停了下来,两个人都没有下车,澎湃的海浪拍打着岩石的声音,让人的心也跟着起伏不定起来。

“说吧,什么条件?”叶俊昊面无表情地看着大海,冷冷地说。此刻看着浩瀚无边的大海,他的心有种说不出来的揪痛感,想起了顾龙馨,想起了那一夜,更想起了,那一段岁月。

蓝御邪嘴角轻扬,他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叶俊昊恰恰就是那个聪明人。

其实,在马尔代夫看到顾龙馨的时候,他也着实惊讶了不少。因为那个时候,他刚刚把殷馨蕾所有的资料给调查清楚,正准备玩一玩就来找她呢。谁知道,偏偏在最后玩的那一夜,却碰到了她的女儿。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关乎殷馨蕾的人和事,他就记得特别清楚。更何况,她的女儿是那么的出色,不可否认,是个难得的美女,尤其是那冷艳的气质,颇有些殷馨蕾当年的风范。

不过,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听到龙夕爵叫她的名字。所以,他才会在龙夕爵带着顾龙馨走的那一刻,故意跟龙夕爵说了那一句话,为的就是想要试探试探他,这个女孩,究竟是不是他所认为的殷馨蕾。

谁知道,龙夕爵也不简单,还以为会有所反应,居然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而今天到了这里,当见到这里的顾龙馨的时候,他终于肯定了,他在马尔代夫看到的,那个才是真的。

因为不管长得外面有多么相像,那气质,却是怎么学都学不来的。只是很奇怪,凭着顾龙辰那样的心思敏捷,怎么会那么久了看不出来。反正,这些都不管他什么事,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他想要的,只有殷馨蕾。

所以,才会试探地提了那句话,然后戳中了叶俊昊的心事。

不能怪他太卑鄙,顾龙辰不好对付,他需要有人帮他才行。

“我们联手吧!一起把顾龙辰那个神话给扳倒,你要你想要的一切,我要我想得到的那个人。”蓝御邪十分轻挑地说,仿佛这件事情轻松的如同吃饭睡觉一样的简单。

叶俊昊扯起一丝冷笑,“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哈哈哈…,不要说这么幼稚的话。费尽心机的狸猫换太子,为的不就是顾家的这份家业,顾龙辰的存在,将是你永远都不能得到这份家业的绊脚石。你别告诉我,你换了他们的女儿,还想要做他们乖乖的女婿。”蓝御邪有些嘲讽地说。

叶俊昊眼眸中的墨色更深,是呀,他想要要什么。顾家的家产?说实话,他不屑。股龙辰的一败涂地,说实话,他更加的…。

“我想要顾龙馨。”思彻了很久,叶俊昊肯定而低沉地说。

“咳咳咳…,”蓝御邪惊讶的一口口水差点没有噎死,不可思议地扭过头来看着叶俊昊。他想过很多种叶俊昊想要的东西,可是唯独这一种,他没有想到。

“那个…你确定你在说什么吗?”蓝御邪挑眉,他可不想做趁人之危的事情,大脑短路的人也不想和他合作。

“我知道,我说我想要顾龙馨,真正的顾龙馨,现在待在龙夕爵身边的顾龙馨。”叶俊昊再一次肯定地说。

蓝御邪嘴角抽搐,如果他猜得没错,这个狸猫换太子的事件应该是他实施的吧。既然都已经实施了,为什么现在又突然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来。

不过,对于他来说倒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就要除了顾龙辰之外,还要和龙夕爵为敌了。这样算来算去,似乎很不划算,而且胜算也不大。

“算我刚才什么都没说,我可不想为了得到你的帮助,和龙夕爵也对上。”蓝御邪撇撇嘴,他才没有这么白痴。一个顾龙辰已经很难对付了,再加上一个龙夕爵,他可没有把握。

“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你了。”叶俊昊眼眸加深。

“哈哈哈,你别逗我笑了,还没吃饭呢,对胃不好。”蓝御邪扬起一丝冷笑,想要威胁他,在这儿世上还没有几个。

“我说的是认真的。”叶俊昊却一本正经地说。

“认真的?由不得我?叶俊昊,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蓝御邪突然冷起了眼眸,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了。

“我当然知道,不然,我也不会跟着你走出来。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我还有一张王牌,知道为什么顾龙辰一直都迟迟没有对我下手吗?那种换人的雕虫小技,你以为真的能够瞒得住他。那是因为,他忌惮的是我手里的王牌,若是这件事情被殷馨蕾知道的话,你觉得,她还会愿意待在他的身边吗?一个和自己相守了二十多年的丈夫,却联合起外人来欺骗自己,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女儿,竟然被掉了包,而自己的丈夫知道的,却无动于衷。这样的伤害,对于殷馨蕾那种天生善良的女人来说,打击有多大。而你,则是可以抚慰她心灵创伤的最好人选。所以,没有我的帮助,你得到她,会难上十倍百倍。不过,若是你只是想要得到她,那就不必在浪费时间了,找个人绑架了拖到自己**去就行了。可是若是想要得到她的心,就必须和我合作。”

蓝御邪冷峻的脸突然又缓和下来,露出他招牌式的迷人微笑。那种变脸地速度,而且从地狱变成天堂的速度,让叶俊昊看了,都汗颜。

上画面面面花花和。“好,我们的合作约定打成。不过,你也知道,龙夕爵是不好对付的。我可是要倾注自己所有的能力来,正如你刚才所说的那样,你是要得到人还是要得到心,如果是人,我马上就可以让人给你弄来。如果是心,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不过…。”蓝御邪将不过拉的很长,突然一拳打在了叶俊昊的脸上。

速度之快,让叶俊昊都没有想到,硬生生地挨了一拳。虽然在最终挨上的时候躲了躲,不过,还是立刻让脸肿了起来。

“还不错嘛,一般的情况下,很多人被我打了,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这只是个警告,以后在我的面前,不许你对姐姐说出任何不敬的词语来,什么拖到**,再被我听到,可不就是一拳的下场了。”蓝御邪迷人的微笑又立刻变成了冰冷。

叶俊昊轻轻触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扯起一丝冷笑。

米娜,看吧,不管你有多美丽,终究抵不过一颗善良的心。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