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9章 亲爱的,你的爱怎么可以如此浪漫(一)

第九章、亲爱的,你的爱怎么可以如此浪漫(一)

顾龙馨不想去,一点都不想去。一想到可能会看到不想看到的情景,她的心就不由得一阵阵地揪痛。

可是,双脚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林安妮走了出去。被她强拉着上了车,然后去一个她不想去的地方。

“我不想进去,”顾龙馨站在门口又犹豫了,她不敢想象,万一进去以后,真的看到不堪的一面,她该怎么承受内心的痛苦。

可是,林安妮扯着她的手根本就不放,不听她的反抗,拉着她的手就往酒店的贵宾房里拉。

这是一家酒店,林安妮说,此刻龙夕爵正和一名知名模特在酒店里开房。她不想相信,一点都不想相信。所以,嘴上说着不想进去,心里想着不想进去,可是身体却跟着她进去了。

来到一间房门口,林安妮将她给拉到那里。然后指了指这间房说:“就是这里,你敲门,也许他就会开门了。”

顾龙馨站在那里犹豫起来,抬起的手臂又无力地垂下来。她想起了龙夕爵给她的承诺,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爱自己,可是那些爱自己的话,他是真真切切地说过。

“我不敲,我不相信,所以,我要回去。”挣扎了很久,顾龙馨依旧不愿意面对那个有可能是事实的现实。

林安妮冷笑一声,似乎有些嘲笑她的懦弱,自己伸出手来用力地敲了敲门,那一声声的声音,仿佛敲在了顾龙馨的心上。

么怎联系保保们保。她垂下眼眸,期待又恐惧地盯着房门,希望他开,又希望他不开。开了,希望出现别的男人,不开,希望他根本就不在里面。

可是希望与不希望,都不是现实。现实是怎样的,并不是希不希望就能改变的。

门还是开了,只看到脚尖,顾龙馨的眼泪就一下子涌了出来。

“你们…怎么在这里?”头上传来的是龙夕爵惊愕又颤抖的声音,顾龙馨的眼泪,更加汹涌而出。

这个时候,突然从房间里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女音:“爵,是谁呀,快点来嘛,人家等你了。”

这一声声音,将顾龙馨全部的希望都给捏碎。迅速地抬起头来,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来,看到龙夕爵惊愕又惊恐的脸,真的让她很难过很难过。

这个男人,昨天晚上还和自己说着那些爱意情浓,还和自己做着情人之间才会做的事情。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他竟然又跑到别的女人的**。

林安妮在一旁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顾龙馨,艰难地叫了一声:“龙馨。”脸色那么难看,还以为会甩给龙夕爵一巴掌,可是没哭没闹却笑了,更加的诡异。

“是真的吗?”顾龙馨静静地问,脸上还依旧挂着那丝笑容,可是在外人看来,那笑容诡异的可怕。

“你觉得是就是,”龙夕爵倒是平静了下来,声音有些低沉,却字字砸在了顾龙馨的心上。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林安妮在一旁有些气愤地说。

“这不是你所希望看到的吗?”龙夕爵将眼眸转向她,脸上布满了一层冷意。

林安妮打个寒噤,是的,这不是她所希望的吗?可是,她所希望的是里面有女人,而女人是自己。

顾龙馨这个时候抬起手来将眼泪擦了一下,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看着龙夕爵说:“对不起,打扰了,你继续,不要精尽人亡就好。”

说完,不再理会任何人,飞快地跑了出去。

她要转过身,不然,会让他看到自己又一次汹涌而下的眼泪。

一口气跑出了酒店,然后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去哪里。除了龙夕爵之外,她所认识的人也只有藤井和林安妮,而他们,都也是龙夕爵的人。

他没有追出来,林安妮也没有追出来,此刻她真的觉得自己很悲哀很悲哀。

她一直活着他给她编制的幸福牢笼里,可是一旦这个幸福的牢笼破灭了,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工作,甚至,连记忆都没有。

浑浑噩噩地在大街上走着,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虚无缥缈,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幽灵一样,没有一个可以让她栖身的地方。

天色渐渐的黯淡下来,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她走的好累好累,找到一个角落里缩着自己可怜的身体。因为出来时,根本就没有带钱,也没有穿很多的衣服。现在好冷好饿,可是她还是不想回去,一点都不想回去。即使冷死饿死在外面,她也绝对不会再回到他的家里。

从他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起,她和他之间,就已经彻底完了吧!

寒风一阵阵地吹来,顾龙馨的小脸冻得有些通红。眼睛涩涩的,一定是哭的太久太多了,再没有眼泪可以流出来,所以才会这么干涩吧!

此刻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了,听到一阵阵的钟声,似乎已经快要到十二点的样子。她忽然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有些自嘲地笑起来,难道,自己也要像她一样,在这个寒冷的天气里活活地冻死吗?

“宝贝,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有些轻挑地声音,顾龙馨吓了一跳,这一声宝贝是和龙夕爵叫的一样的称呼。可是这声音却…。

“你要干什么?你走开。”顾龙馨赶紧地站起来,有些愤怒地冷斥道。这是一个流浪汉,一身的破衣烂衫,头发很长很长,将整张脸都给遮盖住了,可是唯独一双闪着**靡亮光的眼睛,却看的那么真实。

“嘿嘿嘿,小美人,天气很冷,我们两个一起暖暖吧!”男人又发出更加**地声音,直恶心的顾龙馨想要呕吐。

她看了看周围,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心里咯噔一下,看着这个一步步逼近自己的流浪汉,只觉得心里一阵阵发寒。她现在很危险,若是再不逃离,说不定会在此受辱。

那是她死都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所以,顾龙馨趁着流浪汉擦口水的空,急忙扯开步子就飞快地往前跑去。

可是,没有跑多远,竟然被追上来的流浪汉给一把从身后抱住拖了回去。

“放开我,你放开我。”顾龙馨一边挣扎着,一边四处张望,可惜,现在街上依旧没有一个人出现。

而这个流浪汉,有可能是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不管顾龙馨怎么样的挣扎,都无济于事。而他急了,更是将顾龙馨一把给扛在了肩膀上,然后扛进了一条死巷子里。

将她的身体抵制在了墙上,又发出那**不堪的笑声,伸出一只手来挑起她的下巴嘿嘿嘿地笑着说:“小美人,看你往哪里跑。”

“你放开我,”顾龙馨厌恶地挣扎着,眼泪再一次地涌了出来,除了伤心之外,更多的是恐惧。

“嘿嘿嘿,哭呀哭呀,越哭我越开心。”流浪汉又发出一声声无比恶心地叫声。

顾龙馨听呗硬生生地将自己的眼泪给逼了回去,是的,她不要哭,听说有一种变态,就是喜欢看到人哭。这样才会有成就感,所以,她不能让他得逞,一会一定要趁他不备的时候,赶紧逃走,哪怕死,她也不能受辱在这个人的身下。

全身被他挟制着,根本动都不能动,这一点让顾龙馨很痛苦。忽然想起了龙夕爵,难道,她就真的要和他就此错过吗?

想起他对自己的好,想起他对自己的爱,想起在马尔代夫所有的一切美好的甜蜜生活,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因为这么多美好的回忆,也只有她将这些当做美好,他不爱自己的,也或许,根本就从来都没有爱过自己。

可是,自己却不争气地爱上了他。

“龙夕爵,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上了你。”顾龙馨突然闭上了眼睛,嘴里喃喃自语。

流浪汉听了,身体一颤,居然将挟制她的双臂给松了下来。顾龙馨的身体,便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布偶一样,从墙上滑落下来,卷曲在墙角,更加的楚楚可怜。

“小美人,睁开眼睛,我这里有可以让你快乐的东西。”流浪汉继续猥琐地说着,然后是听到了一阵衣服解开的声音。

顾龙馨虽然没有睁开眼睛看,可是也可以猜得到,他所说的东西倒地是什么。将眼睛闭的更加的紧了,她不要开,死都不要看。安安地握紧了拳头,就等待着一触即发时,狠狠地给他一招致命,然后自己好快点跑出去。

“小美人,快点睁开眼睛,我可是等不及了。”流浪汉看她一直紧闭着眼睛,竟然伸出手来挑起了她的下巴,可是顾龙馨紧闭着的眼眸似乎让他有些生气。

“你真的不想看吗?不想看我就给别人看了。”流浪汉居然用威胁的语气跟她说。

本来是一个十分尴尬的场面,本来是一个十分痛苦的场景,可是顾龙馨再听到他这一句话的时候,差点就笑了出来。她现在可以肯定,这个不光是个年轻力壮的男人,说不定大脑也有些毛病。

那么现在生的机会,似乎有些希望了。

顾龙馨将眼眸缓缓地睁开,在刚看到流浪汉一缕缕的长发遮盖的脸时,砰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