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31章 你永远都逃不开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你永远都逃不开

";怎么?看到我这么吃惊,忘记我临走前跟你说过的话了。";叶俊昊看着目瞪口呆地唐佳蜜,嘴角扬起一抹玩味地笑意,却笑的分外薄凉。

";你你,";唐佳蜜不可思议地用手指指着他,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是想问我怎么会在这里的吗?";叶俊昊替她说出她想问的问题。

唐佳蜜茫然地点了点头,还是不敢相信,又使劲地闭了闭眼睛。当真的确定了眼前的这个是叶俊昊,而不是她的幻觉的時候,不心里狂喜起来

难道,他是来接自己的。是来兑现他的诺言,接自己离开的吗

看着她脸上不断变化的神色,最后变为无尽地喜悦,叶俊昊不眉头微皱,有些厌恶地看着她。想起刚才听到的一切,衣袖下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只想要狠狠地掐住这个纤细地脖颈

可是最终,握紧的手没有伸出来,眉宇的川皱微微地放平,一脸平静地看着她。可是眼眸中的不屑和厌恶,更深

";叶俊昊,等一会我们再走好吗?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等一会,我下去跟他们说清楚,我们就离开这里。";唐佳蜜柔声细语地恳求说,到现在他还以为,叶俊昊是来接她呢

";我们?离开?";叶俊昊似乎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看着她,嘴角地不屑和耻笑更深,淡淡地说:";我什么時候说要带着你离开了。

";你你走之前跟我说的呀!";唐佳蜜终于看到了他嘴角的不屑和耻笑,又急又气,眼眸里布满了一层雾气。难道是自己猜错了吗?她可是一直把他当做是他的女人呀

";我只说来找你,可是却没有说要带你离开呀!你在这里不好吗?以后你们就是一家人了,呵呵,真是幸福的让人嫉妒。";叶俊昊的眼眸里发出一丝冷冽来,一家人,这句话他等了多久,还以为顾龙辰真的已经看到了自己。却没有想到,他最终还是骗了他

";你不带我走,那你来做什么?";唐佳蜜最终不争气地将雾气化为了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

叶俊昊更加不屑一顾地扯起了嘴角,对于她的眼泪他没有丝毫的同情。他所有的情,都在顾龙馨出现的那一刻,全部殆尽了。

";我来是要告诉你,好好的待在顾家,好好的留在顾龙馨的身边,更好好的学习她的一举一动。以前你学不来她的神韵,是因为没有看到过她。现在看到了,可以好好的学了吧!";叶俊昊冷冷地说,一声声仿佛从地狱里传出的魔音一般,声声刺痛了唐佳蜜的心。

她即使再蠢也明白他这些话的意思,不可思议地瞪着他,有些愤怒地说:";难道,你还要。不,我不愿意。";

她对她是那么好,非但没有一丝责怪她冒充自己,还口口声声地叫自己姐姐,那明媚地笑容,让她看了心里暖暖的。她怎么可以再一次地,伤害她。

";不愿意,是嘛。这么快,你就进入角色了,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是他们家的人吗?真的觉得自己是他们的亲人吗?也是,流着一样的血,自然心里的情分不同。可惜的是,那养育了你二十多年的养父母,还有那个才十几岁的妹妹,偏偏这一生遇上了你这么一个人。不过,即使他们死了,你也应该不会伤心吧!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你担心的,是顾家这些人。";

叶俊昊不急不缓云淡风轻地说,唐佳蜜立刻吓得长大嘴巴,快速地用手捂住嘴,否则的话,她就会惊叫起来。

大口地喘息着,等自己稍微平复了一下,才急不可耐地双手抓紧了他的手臂,带着哭泣地声音说:";你把他们怎么样了?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你让我做的,我都做到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叶俊昊静静地看着哭的泪流满面的唐佳蜜,伸出另一只手来,一根手指轻轻地滑动着她的眼眉,勾起一抹淡淡的笑,轻声说:";多漂亮的眉眼,唐佳蜜,你永远都逃不开的。";因为你也同顾龙馨一样,留着差不多的血液,也同她一样,一样的对自己的亲人善良。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求你了,放了我的养父母,还有我小妹,她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你有什么气有什么恨,都冲我来好了。我知道,你恨我爸爸,可是你不应该迁怒到我养父母的身上。";唐佳蜜哭的期期艾艾地抓着他哀求,那声爸爸叫的是那么自然,自然到刺痛了叶俊昊的心。

就*爱*网

叶俊昊突然笑了起来,挣脱开她的双手人,然后自己的双手捧起了她的脸,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想起刚才听到的那股悦耳的声音,眼眸突地一下狠厉起来。

有些暴怒地狠狠地附上了她的唇,带着暴戾地啃咬,不消一刻,嘴里成功地流入一股血腥的味道。

唐佳蜜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任他啃咬深吻都不敢动一动。生怕自己一动,就惹起他的不悦来。她知道,这一刻他一定又是将自己当成了顾龙馨,自己动了,就会打碎他的美梦。她怎么这么傻,原先还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还以为,他会来接自己离开。

怎么能够忘记,自己对于他来说,从来都是什么都不是。

连床奴都不算,床奴都还有片刻的温馨,而自己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替身,一个可以随意伤害但是绝对不能有任何感情的替身。

但是,她也是人呀,她是人怎么会没有心。有了心,又怎么会不动心。

可怜的是自己的养父母和小妹,落在了他的手上,凭着他的心狠手辣,不知道会遭受什么样的厄运。而能够救回他们的唯一希望,便是乖乖地听他的话,再一次地任他摆布成为他手中的木偶和替身。

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从天堂到地狱,原来,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情。眼泪不受控制地,啪一下应声而落,炙热的眼泪滚到了他的脸上,烫伤了那片。

";你哭了?";叶俊昊松开了她,抬起头来看着她还在满含着晶莹的眼。

唐佳蜜笑的苦涩,从刚才到现在,她一直在哭,可是在他的眼中,他从来都没有看到。

";求你,放了我养父母和小妹,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我养父母年纪大了,你不要折磨他们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唐佳蜜再一次地恳求说,喜欢看在他们也曾经有过**的份上,宽容一次。

可是她忘了,叶俊昊对她从来都没有过宽容。

嘴角又扯起那抹嘲讽地笑,淡淡地说:";你的养父母是年纪大了,确实没有什么用处,即使是喂了我的宠物,都可能会先肉太老而不愿意吃。但是你小妹用处可大了,十几岁的年纪是最好的年纪,长得还算是可以,若是送到了欢场,一定会比你这个做姐姐的当年更加受欢迎吧!放心,我会找一个有钱的恩客做她的第一个男人,不如,你找你的第一个客人,听说,他的技术不错。";

叶俊昊依旧说的云淡风轻,似乎这些事情在他的眼里都是再为寻常不过的事情了。声音没有一丝的波澜,却听得唐佳蜜胆战心惊,身体都发起抖来。

不光是吓得,还有气的。

举起手来狠狠地朝叶俊昊挥去,一边挥着一边怒骂:";你这个没有心的混蛋。";她的妹妹还是那么小,那么纯洁干净的女孩,怎么可以让他这侮辱。

预料中的响亮并没有响起,叶俊昊是什么人,他不想挨打的時候,怎么可能轻易地挨打。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弱不风地唐佳蜜。

手腕被猛地握住,叶俊昊手里的力道微微一动,唐佳蜜惨叫一声,手腕就差点断掉了。

";记住我的话,好好的学,不然我是不会仁慈的。";叶俊昊盯着她冷冷地说。

唐佳蜜冷笑,是呀,他从来都不会仁慈的。";可是为什么,你就不能放过我。";

";放过你,可以,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再为我做最后一件事情,我就永远地放过你。";

";最后一件事情,最后一件事情。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呜呜。";唐佳蜜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在她哭的空挡里,叶俊昊又冷冷地看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唐佳蜜,我都不能得到的幸福。凭什么你就能够轻易地得到,我费尽心机,做出那么多的事情,而你,就仅凭着一个血缘关系就能得到,多不公平的事啊,所以,注定不会有幸福的结局。

";咚咚咚,姐姐,你洗刷好了吗?";顾龙馨的声音突然从外面响了起来。

唐佳蜜身体一颤,赶紧地松开了自己的手掌,心慌意乱地看向叶俊昊,准备让他赶紧离开。可是一抬头,哪里还有叶俊昊的影子。

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像是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