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36章 局中局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局中局(贯穿前后的必看 )

";唉,算了,既然过两日藤井过来接她走,也不在乎这两天了。";顾龙馨靠在龙夕爵的胸膛上叹息地说。

龙夕爵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吻,一脸幸福地说:";谢谢你馨儿,我就知道,我的馨儿是最善良的。

顾龙馨脸一红,刚刚还巴不得林安妮马上在她生活里消失呢,这会子被他称赞善良,倒是羞愧的很。忽然又想起了今天一早龙夕爵就出门的事情,连忙问:";早晨你那么早去做什么了我看你的脸色有些不好。

龙夕爵一愣,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地神色,将她拥紧说:";是你爸爸,让我调查叶俊昊的下落了。

";爸爸调查叶俊昊的下落为什么";顾龙馨不明白,叶俊昊不是已经走了吗这件事情不是就代表着结束了吗又想起唐佳蜜来,心里有些不安,更加迫切地看着龙夕爵,希望能够从他嘴里听到她想要听得答案

龙夕爵看她十分着急的样子,心里有些不高兴,可是一想到她应该再也和那个叶俊昊之间没有瓜葛,便也不想隐瞒她了,说:";那个叶俊昊不止是顾辰锡,而且还是暗夜组织的第一号杀手,也是暗夜组织的头目叫夜澈。

";啊,他的身份这么复杂呀!";顾龙馨倒是没有想到,惊讶地张开嘴巴,忽然又想起那時候在英国時,龙夕爵就好像叫过他夜澈

龙夕爵眼眸一暗,低下头吻上了她张开的。该死的,刚才升起的还没有消下去,她居然又窝在自己的怀里,还将那的小嘴张开,看到她嫣红的唇瓣和口里粉红色的小舌,天知道是对他有着多大的

这一吻,本来是想要惩罚惩罚她随便自己,可是却情不自地自己沉陷了下去。有浅尝变成了深吻,只吻得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呼吸困难起来,龙夕爵才将自己的唇和她的离开

顾龙馨面色绯红娇嗔地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说的好好的,怎么又这样了。";最后一句声音极小,气恼地白了他一眼。

可是对于龙夕爵来说,她那一眼却带着无限的风情,羞红的娇容更是如同火焰一般燃烧起了他原本就蠢蠢欲动的**。尤其是他居高临下地将她拥在怀里,刚才的一拉扯之间,她睡衣的领口已经乱的松开,从领口往下看去,没有穿上的风景一览无遗。

又是一紧,硬生生地挺立起来顶住了她的翘。

顾龙馨脸色一怔,顿時如同火烧一般地滚烫起来。她自然知道她身后顶着她的是什么,又好气又好笑地一把将他推开,娇嗔着说:";你还越说越来劲了,快点把刚才我爸爸为什么要调查叶俊昊的事情说完,否则的话,就不准碰我。";

龙夕爵被她推到床的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连声说:";你的意思是,我告诉你了,就可以碰你了吗";

顾龙馨一愣,脸顿時红的可以滴出血来。万万没有想到刚才自己一時口误,竟然许下了这句话来。娇羞地垂下头来,不否认也不承认,让他自个琢磨去。

可是龙夕爵的琢磨却是她已经是默许了,心里一喜,连忙将顾龙辰调查叶俊昊的事情长话短说地说:";那个叶俊昊不简单,二十多年前被一个叫做寒冰的女人带进了组织里,接受着最最残酷的训练。他的格斗技术可能不是最最出色的,但是他冷酷冰冷的心却是最最无情的。所以,在他十四岁的時候,便坐上了暗夜杀手第一名的宝座,更是亲手杀了暗夜的首领,自己做了老大。就连那个抚养他长大的寒冰,听说,都是死在了他的手里。";

";啊,他真的是这样的一个人。";顾龙馨有些不敢相信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想起那两年和叶俊昊的点点滴滴,虽然没有太过于多好的浪漫回忆。可是在她的眼中,他还是温柔的,嘴角总是若隐若现地挂着淡淡的微笑。即使是后来她失忆的時候,再见他也是经常看到他温和的笑容。

一个嘴角总是挂着淡淡微笑的人怎么可以这么的无情,她真的想不通。

";爸爸还是不肯放过他是吗";调查他就是为了除去他吧!她早该想到,爸爸那个人是个瑕疵必报的人,叶俊昊让自己受了那么多的哭,他又怎么会无动于衷任他离开。让他离开或许只是个幌子吧,为的是把他一网打尽,听说,那暗夜的组织已经威胁到了台湾的风雷帮。

风雷帮曾经是爸爸掌管的,即使是现在交给了雷叔叔,爸爸也是挂名的帮主。而且辰雷和晓音的婚事,爸爸又岂会让风雷帮有什么闪失。自己开始还傻乎乎地以为爸爸是念及旧情,真的愿意放过叶俊昊一马呢。唉,看来,又是她傻了。只是爸爸这样做,又把姐姐置身于何地。若是知道姐姐是真心爱那叶俊昊,会不会,会改变他的想法。

龙夕爵似乎猜透了顾龙馨此刻所想的事情,凑过来将她拥紧叹息地说:";对于你爸爸这个人我一早就听说过他的狠厉和心计,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深。幸好,我要做他最宠爱的女儿的丈夫,若是敌人的话,即使不被他伤到,可能也不会捞到什么好处吧!不过,他也不是一个真正无情到极点的人,他也给过叶俊昊机会,我之前跟他谈过,若是我们不回来的话,他是真的想要把公司交给叶俊昊,让他走台面上的路。

只是我们突然回来了,破坏了他的计划。那个時候他已经查出了暗夜的秘密基地,正准备让风雷帮将暗夜铲除呢。但是我们突然回来破坏了他的计划,叶俊昊那个人也是个小心的人,我们一出现他就知道事情已经不像他所想像的那样了,所以,就在他威胁唐佳蜜的時候,暗夜就已经转移了。不然的话,你爸爸又岂会让他全身而退地立刻。即使把他打残了养着他一辈子,也不会再让他跑出去吧!";

";可是我姐姐她我今天才知道,她是真的爱上了那个叶俊昊。若是爸爸真的伤了叶俊昊的话,她一定会很难过吧!";想起今天唐佳蜜说到叶俊昊時的眼神,她就知道,她已经不是一般的喜欢了。而是爱,深爱。

龙夕爵一愣,捧起顾龙馨的脸看着她,虽然有些不忍心,但是还是严肃地说:";馨儿,我知道你善良。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那个唐佳蜜,离她远一些,她也许会真的伤害你的。我不想让你受到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即使有这种潜在的可能都不行。";

";爵,";顾龙馨将他的手挪开,皱着眉头说:";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她呢,我之前也曾怀疑过。可是今天和她聊了好久,我知道,她不是一个坏女孩。真的,再说,她是我的姐姐,我不应该这样防备着她的,这样对她不公平。";

";那如果她不是你的姐姐呢";龙夕爵急切地问。

";怎么可能,爵,不要说那种不可能的如果。";顾龙馨有些生气地说。

龙夕爵摇摇头,说:";我不是说不可能的如果,我说的是事实。她也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你的姐姐。";

";怎么会,";顾龙馨不相信,一点都不相信,";连爸爸都承认了,而且还做过亲子鉴定,那怎么还会有假。你呀,不要说这种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好不容易,才算是步入正轨。妈妈也没有记恨爸爸,现在的情况已经算是稳定的,你可别在我家里火上添油呀!";

龙夕爵失笑地又摇了摇头,伸手捏了捏他宝贝滑腻地小脸,感叹地说:";我的宝贝,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这么善良这么单纯,我真是有些气恼你爸爸将你保护的这么好了,这样的人万一我们不在你身边,你该怎么生活下去。所以,馨儿,以后我会時時刻刻地将你带在身边,永远都不会跟你分开的。";

顾龙馨脸一红,娇嗔地说:";看你把我说的,像是古代没有出过门的千金小姐一样。我哪里单纯哪里善良了,在那岛上的時候,还不是自己生活的好好的。";

";是,我的宝贝是最棒的了。";龙夕爵宠溺地搂住她吻了一下,笑着说。

顾龙馨脸更红,没好气地推开他说:";不要岔开话题了,继续刚才的。你还没说唐佳蜜怎么就不是我姐姐了,连我爸爸都承认了,你还在瞎怀疑。";

";我可没有瞎怀疑,再说,她是不是你姐姐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我关心的只有你而已。先怀疑的人不是我,是你爸爸。";

顾龙馨吓了一跳,不相信地看着他说:";不可能,爸爸已经承认了,那日叶俊昊说的那些话,若是爸爸怀疑的话不会不反驳的。还有,妈妈都气的走了,爸爸也没有管,若真的怀疑的话,又怎么会不解释。";

龙夕爵摇了摇头,看着顾龙馨气的小脸更红的模样,附在她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顾龙馨将眼睛睁大,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龙夕爵说:";所以现在也只是怀疑,并不确定。但是不管是哪种结果,她依然还算是你的姐姐。";